首页 - 地产 • 投资 - 澳洲房产 - 我的地产之路(1)——继续前行
图:网络

我的地产之路(1)——继续前行

澳洲生活网讯)“贤人君子,明于盛衰之道,通乎成败之数;审乎治乱之势,达乎去就之理。故潜居抱道以待其时。若时至而行,则能极人臣之位;得机而动,则能成绝代之功。如其不遇,没身而已。是以其道足高,而明重于后代。”

这是选自当年据传是黄石公传给张良的《素书》,张良少年谦忍,为偶遇且喝斥他的老人到桥下拾鞋,终获学成可为帝王师的奇书。他认为这事甚异,于是把自己的韬略四处游说,却难得采纳。后来与刘邦相遇,沛公听从他的话,建立了西汉政权,取得天下。

我在澳洲地产界又多待了一年,寻找著能够合作的地产公司。一边积累著行业的经验,一边注意著大势的发展。每天报纸网站上不断被有关中国投资的新闻所充斥。

一名非常低调、住在墨尔本的中国出生的商人,以5,300万澳元买下了名为“阿尔托那”(Altona)的海滨豪宅,这是2013年交易金额最大的房产之一。该豪宅位于悉尼吹笛角(Point Piper)。

八间具意大利风格的卧室错层搭建,别墅外由常春藤覆盖,而内部配有奢华家庭电影院,顶层娱乐空间还设有“极可意”水流按摩浴缸。别墅原来只出租给名人,如U2乐队的主唱博侬(Bono)。

中国富豪现在是澳洲地产的最大买家,从能眺望到悉尼歌剧院的海边豪宅到郊区普通住宅,都在他们的扫购范围之内。

据澳洲外商投资审核委员会(Australia’s Foreign Investment Review Board)2012年统计,截至6月30日,这一年在澳大利亚的住宅和商业地产中,来自中国的买家共投资了41.9亿澳元,占澳洲获得外国总投资额584亿澳元中的7%,仅次于美国和新加坡。这还不包括在中国出生,后加入澳大利亚国籍的华裔投资统计资料:在2010年时,中国移居澳洲人数为14,720人;2011年为15,780人;直至2012年已增为17,580人。

一般而言,一个国家经济形势影响著房价。但在中国大陆,诸多的不利因素仍使城市的房价,让普通百姓望而莫及。而在澳大利亚,来自中国的投资客,也影响到澳洲房地产资料份析采取新的方法。

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在对澳洲房价预测数据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全新的关联:澳大利亚三年后房价变化与中国移民数量的变化遥相呼应。于此同时却未发现在全体澳洲外来移民和房价之间存在类似对应关系。花旗因此已开始将一个因素——“中国移民”纳入到计算公式之中。

除了房产外,其它领域也可见到中国投资客人身影。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中国研究中心与毕马威会计事务所(KPMG)共同合作撰写了一份名为《揭开中国投资的神秘面纱》(Demystifying Chinese Investment)的报告,显示:2012年中国对澳大利亚投资重点已开始从矿产转向能源和其它领域。其中直接投资较2011年增长21%。

阳光灿烂、风景怡人,这是众多中国人对澳洲的评价,但天边也有几块乌云的影子,吹拂而过的风中也有几丝寒意。

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3月份对超过1,00名澳大利亚人进行调查,57%的受访者担心中国人收购澳洲资产,从上市公司到农田资产。

一个由中国人牵头的投资财团,在2012年收购澳洲一家大型棉花农场,获得澳大利亚相关部门的批准,这引起了部份澳洲议员严厉的批评。

澳洲中国工商业委员会(Australia China Business Council)主要由澳洲各方面在华700多家企业组成。该委员会2012年发布一份报告声称,中国投资者在澳洲遭到了歧视。同年末,澳洲政府推行了专门利用中国投资和农业技术的计划,来开发澳洲人口稀少的北部地方。

澳洲还推出了一项吸引投资的500万澳元的新移民方案,该方案已引来了170位申请人,据传其中主要是来自中国。如果上述全部均获批准,将给澳洲带来共8.5亿澳元的海外投资。这个移民专案将第一张签证发给了中国的一名玩具生产商。

澳洲经济近几年对中国的依赖性颇大,长期以来,一直在努力获得中国有钱人的青睐。但2013年初,澳大利亚贸易部长克雷格.爱默生(Craig Emerson)却表示,与中国之间的自由贸易谈判陷入争议僵局,原因是中方政府要求,金额不超过十亿澳元的中国国有资金对澳大利亚的投资,应免于澳洲的监管和审查。

看似矛盾之中,却有深远之意。历史上各国曾对中华汉唐文化崇拜过,当今也对中国巨大市场资金垂涎中。但民主国家因立国核心价值的不同,一直对一党独裁控制的政府存有警惕之心。

大陆所谓前副主席的公子一掷3,240万澳币购买超级豪宅,并提出再花500万澳币翻新豪宅被当地政府拒绝事件,曾经轰动整个澳洲,也加深了澳洲人对大陆现状的认识。

一位澳洲人士说:“这种建豪宅与在赌场里的洗黑钱都是出于同样的目的,只是钱的数量不同而已。所以在海外不难看到:大量官员外逃,寻求栖身之所,众多商人外迁,找寻发展之机,海量资金外移,抢购资源房产。”

中国大陆曾经有“温州购房团”凶猛之说,现在悉尼几个主要华人地产代理却暗称“四川购房团”来势更雄。我接触个一个家庭,兄弟两个四十多岁,带者一个女人和小孩,其貌不扬,但出手快速。先是在中国城附近的闹市中心购买上百万的高级公寓给小孩读书用,转眼又借贷2,000多万澳元给本地一家大型地产公司。

几次接触,熟悉了以后,赞扬他们豪爽,出手不凡,他们苦笑说:“你不见现在‘济南审薄’案,曝出了多少党国黑幕。当年重庆,名为‘打黑’,实为‘黑打’,如‘文革’再来,多少冤案。我们死里逃生,还不赶紧把资金投到海外。”

他说的现象,我虽在以前就在文章中提及,并说出了澳洲地产所面临的变化,但这期间,我际遇变化之乖,也始料不及。请看下篇。

编者按:从本期起,我们陆续刊登《我的地产之路》以飨读者。

文:黎澳

供稿:繁荣世界

更多的资讯可与我们联系:

手机 61 420 585 808

微信: peace8198

电邮:[email protected]

本文由 澳洲生活网 原创、编译或首发,并保留版权。转载必须保持文本完整,声明文章出自”澳洲生活网“,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我的地产之路(1)——继续前行

Check Also

C:\Users\Sophia\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homestay.jpg

留学澳洲寄宿家庭注意什么?(下)

(接上期) 住在Homesta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