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人在澳洲】青青绿草地

人在澳洲

 

图/fotolia

来到澳大利亚,见得最多的是一片片绿油油的青草地。在一幢幢别墅的门前后院,在出门的大路两边,在社区各处的公园里,在通往山区的高坡上……到处是成片成片青草地,尤如一张张或大或小的草甸子,静静地在人们眼前铺展开来。有的象一畦畦春韭,鲜嫩得令人垂涎;有的象一片片冬小麦,绿油油充满喜悦;有的象广袤的草原,辽阔得令人心旷神怡。

我们居地前后,都有成片的青草地。门前是一处装有儿童游乐设施的公园,一方不大的草地被四周的别墅所束拥。公园里,时常有孩子来此玩耍,欢笑声不时传入窗口。屋后有一大片草地,远远地将一条繁忙的公路与别墅群隔开,往来的车辆,在草地那边川流不息。草地边一条迤逦的赤色小路,沿着错落有致的别墅向远处延伸,隔不远,便有一张长长的木椅静静地守候在草地边,长年在哪儿等待什么?时常有肥大的乌鸦立在椅背上,扯起嗓子“嘎嘎”鸣叫。葱茏洁净的草地,没有一丝尘染,一年四季都宛如初生婴儿,充满圣洁与宁馨。

春天里,整个草地充满勃勃生机,碧绿鲜嫩的草芽,一茬茬从地里冒出,不时有阵雨袭来,静无声息地飘落在厚厚的草丛里,草叶舒展着,将细细的水珠顶过头顶,在明亮的阳光下,浮绿泛金。成片的蒲公英,趁着充沛的雨水从草丛中挤出,在温暖的阳光下盛开着一朵朵迷人的小黄花。春天的青草生长十分迅速,时隔不久,便有工人运来各种剪草机械,将长长的青草连同盛开的蒲公英花一同剪掉。刚剪过的草地,尤如一张清爽整洁的草甸子,在阳光的烘烤下,散发出浓浓的青草香,静静嗅着,仿佛置身于故乡的田园。

夏天的草地是深绿色的,如油泼一般浓厚。随着气温的升高和雨水的减少,草儿逐渐处于休眠,虽然工人不时来公园打开草地里的自动浇水阀,给萎靡的青草浇溉,青草仍生长得十分缓慢。看着雾气般的水珠静静洒落在青草上,感到草儿又沐浴在春天的雨水里,在低声唱着欢乐的歌谣。不时有几只喜鹊从远处飞来,兴奋地在草地边徘徊,寻觅被水滴惊飞的小虫子。

随着秋日的来临,蟋蟀开始在草丛中鸣叫,瑟瑟之声昼夜响彻在整个社区。一场透雨,便能唤醒沉睡的小草,没几日,枯萎的草丛里,便有一片片绿芽冒出,不几日,绿芽越来越多,渐渐将整个社区染成一片翠绿。稀稀疏疏的小黄花,错把秋光当春色,竞相在草丛中绽放,给秋日的草地带来几份靓丽与生机。随着秋日的加深,虫鸣渐渐稀疏,最后变得一片沉寂。深秋的早晨,细嫩的草芽上缀满串串露珠,朝阳从别墅之间斜照过来,草地里便泛起晶莹剔透的光芒。

澳洲的冬季不冷,加上雨水充沛,更加适应草儿的生长。冬天的草地鲜活中带着繁茂,沉寂中变得厚实。在冬季阴沉的天气里,绿油油的草地给人们带来一道喜人的亮色。

冬天落日较早,公园草地旁低矮的照明灯早早便开启,静静地照在草地上,给草地带来几份空旷和静穆。

澳洲人对草地的钟爱,超过对树木的栽种。不论走到哪里,成片的青草地就在脚下,就连高速公路的间隔地段,都是宽广的青草地。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公路,鲜有树木遮挡,而成片的草地却束拥在公路两边,看上去,旷野十分辽阔、通透。不论身处社区何处,都能看见日升日落。夜里,繁星点点,从别墅里射出的黄色灯光,静静地映在草地上,给草地带来几份浪漫与神密。

我常在社区草地边徜徉,静静思索着为何澳洲人这么钟情于青草的种植:是这里广阔的土地和宜人气候更加适合青草的生长?还是成片的青草地让这儿的城镇乡村都变得一尘不染?

在我的故乡,没有成片的草地。不论是荒野的郊外还是自家的房前屋后的空地,人们都会开垦成田地,种上庄稼或蔬菜。数千年的农耕社会,人们为吃饱肚子费尽心肠。记得小时候,为解决家里煮饭的需要,连山坡上的草根都要刨出来做柴烧。看当地华文报纸,时常见来澳洲的华人同胞将自家花园草地开辟成菜园,人们对此深表不解。我想,这一切缘于来自农耕社会的人们,对获取物资的重视,远远超过了精神上的追求。澳洲人生活的优越和富裕,早已超越一般人对基本物资的需求。所以,当地人钟情于草地花园,是从心灵上回归田园。

不仅如此,草地还是孩子们放飞梦想的乐园。不是么,当我初来澳洲,第一次见到一片又一片广阔的青草地时,便立刻想起儿时在家乡放飞风筝的情景。阳春三月,菜花绽放,正是纸鸢放飞时。每逢这时,常常能见到一群孩子在乡间曲折的田垄上奔跑,不一会,一只只白色的纸风筝,从一片黄色的花海中冉冉飞起,渐渐飞向一片湛蓝的天空之中。哪个童年不是在这放飞中怀着梦想,在梦想中一天天成长。那时,从没奢望,能有这么一大片广阔的青草地,任你在此放飞、嬉戏、奔跑。当年幼的孙子开着电动车在草地边要我追他时,我便想起儿时放飞纸鸢的情景,我告诉他,下次再来,我们一起在此放飞风筝。终于等到我第二次来澳,我没食言,一下带来一扎(十只)各种图案的彩色风筝。我将它分发给街坊同胞的小孩,仿佛是在分享我童年的快乐。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我们拿着风筝兴高采烈地朝草地走去,当年幼的孙子第一次见到一只色彩斑斓的风筝从我手中高高飞起时,兴奋得手舞足蹈起来。我将线捲交到他手中,只见他高高举起手臂,在草地里迎风奔跑,那机灵的身姿尤如一只欢快的小鹿在草地里跳跃,他铜铃般的笑声,随着高高飞舞的风筝在草地上空久久回荡。

草地带给人们太多的快乐,抒发出人们无尽的情怀。她平凡中赋予浪漫;平实里带着亲和。她踏实、厚重、开放……我想,澳洲人对草地的钟爱,一定缘于人们心灵的开放和人格的张显,这也是大自然赋予每一个民族特有的秉性和内含之故吧。

我由衷喜爱这一片片绿油油的青草地!

来到澳大利亚,见得最多的是一片片绿油油的青草地。在一幢幢别墅的门前后院,在出门的大路两边,在社区各处的公园里,在通往山区的高坡上……到处是成片成片青草地,尤如一张张或大或小的草甸子,静静地在人们眼前铺展开来。有的象一畦畦春韭,鲜嫩得令人垂涎;有的象一片片冬小麦,绿油油充满喜悦;有的象广袤的草原,辽阔得令人心旷神怡。

我们居地前后,都有成片的青草地。门前是一处装有儿童游乐设施的公园,一方不大的草地被四周的别墅所束拥。公园里,时常有孩子来此玩耍,欢笑声不时传入窗口。屋后有一大片草地,远远地将一条繁忙的公路与别墅群隔开,往来的车辆,在草地那边川流不息。草地边一条迤逦的赤色小路,沿着错落有致的别墅向远处延伸,隔不远,便有一张长长的木椅静静地守候在草地边,长年在哪儿等待什么?时常有肥大的乌鸦立在椅背上,扯起嗓子“嘎嘎”鸣叫。葱茏洁净的草地,没有一丝尘染,一年四季都宛如初生婴儿,充满圣洁与宁馨。

春天里,整个草地充满勃勃生机,碧绿鲜嫩的草芽,一茬茬从地里冒出,不时有阵雨袭来,静无声息地飘落在厚厚的草丛里,草叶舒展着,将细细的水珠顶过头顶,在明亮的阳光下,浮绿泛金。成片的蒲公英,趁着充沛的雨水从草丛中挤出,在温暖的阳光下盛开着一朵朵迷人的小黄花。春天的青草生长十分迅速,时隔不久,便有工人运来各种剪草机械,将长长的青草连同盛开的蒲公英花一同剪掉。刚剪过的草地,尤如一张清爽整洁的草甸子,在阳光的烘烤下,散发出浓浓的青草香,静静嗅着,仿佛置身于故乡的田园。

夏天的草地是深绿色的,如油泼一般浓厚。随着气温的升高和雨水的减少,草儿逐渐处于休眠,虽然工人不时来公园打开草地里的自动浇水阀,给萎靡的青草浇溉,青草仍生长得十分缓慢。看着雾气般的水珠静静洒落在青草上,感到草儿又沐浴在春天的雨水里,在低声唱着欢乐的歌谣。不时有几只喜鹊从远处飞来,兴奋地在草地边徘徊,寻觅被水滴惊飞的小虫子。

随着秋日的来临,蟋蟀开始在草丛中鸣叫,瑟瑟之声昼夜响彻在整个社区。一场透雨,便能唤醒沉睡的小草,没几日,枯萎的草丛里,便有一片片绿芽冒出,不几日,绿芽越来越多,渐渐将整个社区染成一片翠绿。稀稀疏疏的小黄花,错把秋光当春色,竞相在草丛中绽放,给秋日的草地带来几份靓丽与生机。随着秋日的加深,虫鸣渐渐稀疏,最后变得一片沉寂。深秋的早晨,细嫩的草芽上缀满串串露珠,朝阳从别墅之间斜照过来,草地里便泛起晶莹剔透的光芒。

澳洲的冬季不冷,加上雨水充沛,更加适应草儿的生长。冬天的草地鲜活中带着繁茂,沉寂中变得厚实。在冬季阴沉的天气里,绿油油的草地给人们带来一道喜人的亮色。

冬天落日较早,公园草地旁低矮的照明灯早早便开启,静静地照在草地上,给草地带来几份空旷和静穆。

澳洲人对草地的钟爱,超过对树木的栽种。不论走到哪里,成片的青草地就在脚下,就连高速公路的间隔地段,都是宽广的青草地。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公路,鲜有树木遮挡,而成片的草地却束拥在公路两边,看上去,旷野十分辽阔、通透。不论身处社区何处,都能看见日升日落。夜里,繁星点点,从别墅里射出的黄色灯光,静静地映在草地上,给草地带来几份浪漫与神密。

我常在社区草地边徜徉,静静思索着为何澳洲人这么钟情于青草的种植:是这里广阔的土地和宜人气候更加适合青草的生长?还是成片的青草地让这儿的城镇乡村都变得一尘不染?

在我的故乡,没有成片的草地。不论是荒野的郊外还是自家的房前屋后的空地,人们都会开垦成田地,种上庄稼或蔬菜。数千年的农耕社会,人们为吃饱肚子费尽心肠。记得小时候,为解决家里煮饭的需要,连山坡上的草根都要刨出来做柴烧。看当地华文报纸,时常见来澳洲的华人同胞将自家花园草地开辟成菜园,人们对此深表不解。我想,这一切缘于来自农耕社会的人们,对获取物资的重视,远远超过了精神上的追求。澳洲人生活的优越和富裕,早已超越一般人对基本物资的需求。所以,当地人钟情于草地花园,是从心灵上回归田园。

不仅如此,草地还是孩子们放飞梦想的乐园。不是么,当我初来澳洲,第一次见到一片又一片广阔的青草地时,便立刻想起儿时在家乡放飞风筝的情景。阳春三月,菜花绽放,正是纸鸢放飞时。每逢这时,常常能见到一群孩子在乡间曲折的田垄上奔跑,不一会,一只只白色的纸风筝,从一片黄色的花海中冉冉飞起,渐渐飞向一片湛蓝的天空之中。哪个童年不是在这放飞中怀着梦想,在梦想中一天天成长。那时,从没奢望,能有这么一大片广阔的青草地,任你在此放飞、嬉戏、奔跑。当年幼的孙子开着电动车在草地边要我追他时,我便想起儿时放飞纸鸢的情景,我告诉他,下次再来,我们一起在此放飞风筝。终于等到我第二次来澳,我没食言,一下带来一扎(十只)各种图案的彩色风筝。我将它分发给街坊同胞的小孩,仿佛是在分享我童年的快乐。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我们拿着风筝兴高采烈地朝草地走去,当年幼的孙子第一次见到一只色彩斑斓的风筝从我手中高高飞起时,兴奋得手舞足蹈起来。我将线捲交到他手中,只见他高高举起手臂,在草地里迎风奔跑,那机灵的身姿尤如一只欢快的小鹿在草地里跳跃,他铜铃般的笑声,随着高高飞舞的风筝在草地上空久久回荡。

草地带给人们太多的快乐,抒发出人们无尽的情怀。她平凡中赋予浪漫;平实里带着亲和。她踏实、厚重、开放……我想,澳洲人对草地的钟爱,一定缘于人们心灵的开放和人格的张显,这也是大自然赋予每一个民族特有的秉性和内含之故吧。

我由衷喜爱这一片片绿油油的青草地!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