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实时了解澳洲最新动态,点击下方按钮,再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

骨外科诊所针对2019新型冠状病毒 (COVID-19)的应对措施

尽管政府目前放宽了私人部门非急需外科手术的限制,但由于骨科手术本身很少涉及到紧急致命病症,即所谓的第一类和第二类紧急病症,因此我们骨外科医生可以提供全面医疗服务的能力仍受到限制,但我们希望从今年6月起政府可以取消对非急需外科手术的大多限制。
MOC 骨外科中心

随着 COVID-19疫情爆发并蔓延全球,几乎所有人都被迫重新评估自我生存处境。 确实该值得反思的是,尽管现在的医疗水平各方面都有很大突破,但人类在自然界面前还是渺小。自2020年1月中旬以来,社会各行各业都接连受到影响,而我们每个人也都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做出调整。

在这前所未有的时期,我们有时间去反思自己,以前琐碎的生活点滴曾被一度视为理所当然而不知珍惜;同时,政府以国家整体利益角度出发,每个人也都为更大的社区利益而做出小我的牺牲。 笔者作为一名医生,也反思着身为医护人员的意义,这意味着既要保护我的病人,还要在一定限制下竭尽所能去医治每一位患者。

我的骨外科诊所在针对向患者提供安全的医疗服务上,做出以下重要应对计划:

在COVID-19的早期阶段,为保护患者和员工,诊所限制“面对面”的互动方式,转而开启远程医疗服务,如通过电话或视频会议等方式沟通协调; 但远距离看诊也有挑战性,数字媒体应用技术的使用和隐私问题都面临考验。 然而换言之,从积极角度来看,未来这些利用科技进行的远距离看诊变化对于居住在偏远或医疗条件相对较差地区的患者来讲可能很有益处。

然而,尽管有这些外在因素在推动现阶段的医疗变化,但依笔者看来,骨科诊所亲自对病人进行临床病史和身体检查,是极为重要的看诊模式。 很显然,我们也需根据目前情况而相应调整。如今维州的社交限制逐步放宽,诊所在遵守澳洲疏导准则与保持社交距离指南下,重新开启面对面临床咨询。 但这时期所实行的变化,在可预见的将来仍有可能继续执行。

与此同时,在这非常时期,针对骨科问题的最佳管理策略的决策也受到COVID-19疫情的影响。 这不仅是因为最初政府停止非急需外科手术(择期手术)及后来加入对非急需外科手术的某些限制因素; 同时,无法进入体育馆和游泳池进行运动计划和水疗也是疫情造成的后果。

尽管政府目前放宽了私人部门非急需外科手术的限制,但由于骨科手术本身很少涉及到紧急致命病症,即所谓的第一类和第二类紧急病症,因此我们骨外科医生可以提供全面医疗服务的能力仍受到限制,但我们希望从今年6月起政府可以取消对非急需外科手术的大多限制。

结语

目前很多患者因为他们骨科疾病的问题,正遭受着难以忍受的疼痛和身体功能不便的问题。笔者非常能理解患者们和医疗人员在这期间感到沮丧的心情;再者,即便解除手术限制,许多骨科患者也属于较高年龄组,同时他们也是感染COVID-19的高危群组。 当然,在不确定性仍存在的情况下,某些患者会避免入院而推迟手术日期。

身为医者,我一直认为,在患者福利方面,最好遵循古老公理,即“安全胜于遗憾”。 为此,在与患者进行面对面咨询和在医院进行手术方面,我的做法很大程度上是倾向于保守治疗。

眼下澳大利亚的COVID-19疫情好转,各种限制条令也逐一解除,因此这也是个能治疗在疫情期间饱受疼痛折磨的骨科患者们的好机会。接下来,病人们可自行选择是否要适当进行某些骨科手术。当然这所有执行的基础,都是要在考量患者的需求、结合每位患者自身的实际情况后,综合做出合理客观的治疗方案。

我们是会因疫情带来的未知而焦虑,但笔者相信在医学实践最基本的保护原则下,即“First, Do No Harm (首要之務,就是不可傷害) ”,我们通过共同努力,定能走出难关。

文:赵骏骨科外科医生(Mr. James Chiu, Orthopaedic Surgeon)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