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州与南澳突然关闭边界 影响了数千人

由于南澳疫情爆发,维州当局突然宣布对南澳人关闭边境,此举影响着维州与南澳两地边界附近社区的数千人。

由于南澳疫情爆发,维州当局突然宣布对南澳人关闭边境,此举影响着维州与南澳两地边界附近社区的数千人。

据先驱太阳报周四(19日)报导,多达300名维州警察在从米尔杜拉(Mildura,维州西北部边界的一座内陆农业小镇)到波特兰(Portland,墨尔本和阿德莱德之间唯一的深水港口)的边境沿线设置了路障,这突然的边境关闭将影响附近社区的数千人。

居住在南澳,但在维州小渔镇Nelson(这个小镇距维州和南澳边界仅几公里)经营着报亭和邮局的Andrea Winfield 和Paul Singleton一家收拾行装,在周四晚上就搬家。他们说,“在维州疫情爆发时,南澳人将维州人拒之门外;而现在南澳疫情爆发,维州人又将南澳人拒之门外,我们很沮丧,也捉摸不透,但当前的情况,我们只能这么做了。”

Winfield说,他们很幸运能在边界封锁前在Nelson小镇有个房子,但由于报亭和邮局内部的一些业务所需用品都来自南澳的Mount Gambier,这是令人头疼的地方。“边界封锁的话,可能我无法获得报纸,甚至是面包和牛奶……我们所有的商品供应商都将需要获得维州的边界许可通行证。”

与此同时,维州西部小镇Nhill 附近经过的卡车司机都非常乐意接受COVID-19病毒检测,有报道中称,大约有60人在周四中午至下午4点之间接受检测。

CEVA物流司机Andrew Millott说,“我认为来自南澳的每个人都应接受检测,整个澳大利亚社区的成员们应每周自觉至少接受一次病毒检测。”

Collins Adelaide Transport卡车司机Peter Hart说,他将必须携带检测结果作为向当局展示能通行的证据。“一直进行病毒检测的好处是,我们知道我们没有染上这种疾病。”

“我宁愿保持安全也不愿后悔。”

快餐店Nhill Dine Inn的经营者Mahesh Koli表明,自己对边界封锁这个决定感到有些失望,他不知道在和南澳切断联系后,他将如何提供业务。“通过这个南澳小镇的交通费用为他的生意贡献了大约15,000至20,000澳元的收入。”

“我们现在正努力收支平衡,但我们并没有在盈利。”

还有住在边界附近的人们说,不确定自己能否预约到边界那一侧的牙医,毕竟住的地方不是大城市,还是很稀缺的。

维州边界附近的农民则是很担心在收割期间将难以在各州之间开展工作。

维州农业联盟(Victorian Farmers Federation)主席 David Jochinke说,收割期间的“每一秒都重要”,呼吁政府实施“与南澳精简的许可证制度,以确保边境社区居民在日常生活中不会承受无法应付的压力”。

澳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周四在宣布关闭前发表讲话说,边界“没有严格的规定”。

总理说:“从头到尾,所有州和领地都对本州的公共卫生负责。”

“因此,他们将依据各地的情况做出自己的决定。”

截止周四(19日),维州已经连续21天没有新增病例,虽南澳封锁首日零新增,但维州州长安德鲁斯还是宣布48小时内对南澳州关闭边境,只有货车司机以及有医疗和紧急需求的人才能进入维州。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