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男后悔建议母亲打疫苗 医疗专家:疫苗没问题

近日,澳洲一名男子因母亲在印度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不久便离世,他觉得很后悔,认为不该让母亲接种该疫苗。但有专家警告说,在印度当前的疫情情况下,不接种疫苗会有风险。

近日,澳洲一名男子因母亲在印度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不久便离世,他觉得很后悔,认为不该让母亲接种该疫苗。但有专家警告说,在印度当前的疫情情况下,不接种疫苗会有风险。

据澳新网周六(15日)报导,一名堪培拉男子Prasad过去每天都和他的母亲聊天,但这一切在上个月“一瞬间”发生了变化。

他79岁的母亲Ratna在印度接种了第二针阿斯利康疫苗,就在他母亲接种的三天后,也就是当天下午4点左右打电话给母亲,询问她感觉如何,母亲回复说她很好。

但仅仅两个半小时后,当他再次打电话时,母亲已经处于昏迷状态。

他听自己在印度的亲戚说,Ratna到后院去倒垃圾,然后又回到了厨房里。

“Ratna扶着长椅,她叫了我侄女两声,当我侄女赶到时,她已经闭上了眼睛,进入了深度昏迷状态。” 印度的亲戚说。

尽管Ratna在5月6日去世前还撑了五天时间,但她再也没有恢复意识。据了解,Ratna是澳大利亚公民,她是世界上许多疑似死于与接种阿斯利康疫苗有关的、极其罕见的血液凝固状况–血栓性血小板减少综合症(TTS)的人之一。

报道中提及,Ratna死的时候居住在印度,Prasad永远不会知道接种阿斯利康疫苗是否是令母亲死亡的原因,因为当前印度COVID-19的危机使得母亲的死亡不太可能得到适当的调查。

Prasad认为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可能是母亲死亡的部分原因,他告诉澳新网说自己很后悔,他觉得自己不该让母亲接种阿斯利康疫苗。据信,他的母亲是六个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母亲的兄弟姐妹都还在世。核磁共振成像(MRI)报告还显示,Ratna的大脑左额叶有大量出血。现在Prasad的大多数家人和朋友都不愿意冒着风险自己接种疫苗。

Murdoch儿童研究所的儿科医生和免疫专家Margie Danchin副教授承认,“Prasad的母亲过世会让家人感到痛苦。但我们可以说的是,50岁以上的人接种疫苗出现血栓症状的风险是非常低的。”

Danchin认为政府的疫苗接种方法表明,保护50岁以上的人是一个高度优先事项。“人们真正认识到50岁以上的人有更高的风险,我们想保护他们。”

Danchin指出,当前有一种说法,阿斯利康是一种糟糕的疫苗,它不是一种糟糕的疫苗,它是一种优秀的疫苗,是有非常罕见的不良反应。另外,血栓问题现在在卫生专业人员和公众中是众所周知的,所以现在大多数病例都被发现并得到了早期治疗。

“现在我们可以迅速发现它,并更快地进行治疗,因此人们会有更好的结果。”

到目前为止,澳大利亚已经有18个TTS病例,其中一个人死于此病。

Danchin说:这是在180万剂阿斯利康药物中发生的,所以它的风险是十万分之一。

她说,相比之下,55岁的人死于事故或受伤的风险要高得多–每百万人中有180人,而他们死于交通事故的风险为每百万人中有23人。

即使在那些没有接种疫苗并最终感染COVID-19的人中,他们获得脑静脉窦血栓(CVST)(TTS中出现的一种血栓)的风险是百万分之5到6,这几乎与接种疫苗的人的风险相等。

澳总理斯科特-莫里森 Scott Morrison的母亲已经接种了阿斯利康公司的疫苗,卫生部长格雷格-亨特 Greg Hunt、前总理朱莉娅-吉拉德Julia Gillard和前首席医疗官布伦丹-墨菲 Brendan Murphy也已经接种阿斯利康疫苗。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