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东部饱受鼠患蹂躏 人道团体竟促农民勿毒杀老鼠

一场史无前例的鼠患造成了农民幸苦耕种的庄稼被毁,一些农民损失高达30万澳元。但是动物保护团体PETA却敦促农民需考虑老鼠的福利,避免用毒药杀死它们,还建议必须以温和的手法捕捉老鼠,将它们释放到安全的地方。

澳洲东部地区发生的鼠灾已有相当一段时间,自三月份开始以来,情况不但没有改善,而且有恶化之势,造成的损失已高达一亿澳元。但是,最近一个称作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 (PETA)的动物保护团体却批评农民以毒药捕杀老鼠,他们说不能剥夺这些小动物的觅食权力。此番言论招致农民及当局的挞伐,并讥讽这些动物保护团体为“从未到过郊外,不懂农民疾苦的白痴”。

老鼠,鼠患
澳洲东部地区发生的鼠灾已有相当一段时间,自三月份开始以来,情况不但没有改善,而且有恶化之势,造成的损失已高达一亿澳元。但是,最近一个称作PETA的动物保护团体却抨击农民以毒药捕杀老鼠,他们说不能剥夺这些小动物的觅食权力。(图片来源:Farmer’s Wife, Farmer’s Life)

据澳新社报道,一场史无前例的鼠患造成了农民幸苦耕种的庄稼被毁,一些农民损失高达30万澳元。但是动物保护团体PETA却敦促农民需考虑老鼠的福利,避免用毒药杀死它们,还建议必须以温和的手法捕捉老鼠,将它们释放到安全的地方。

PETA发言人Aleesha Naxakis说:“这些聪明、好奇的动物只是在寻找赖以生存的食物。它们不应该因为人类至上的观念而被剥夺了这一权利。”她说,政府应该为老鼠的增加负上责任,增加投资在人道控制鼠量的方法上。

Naxakis还说:“我们敦促农民不要以残忍的方式杀害老鼠,让它们痛苦的死去。而且当老鼠的尸体出现在水箱中,将造成细菌传播的风险。”

“相反的,人们可以用人道方式将小动物轻轻地抓住,并将之毫发无损地释放。” Naxakis说。

这番评论引起了副总理Michael McCormack的愤怒,他表示:“在整个瘟疫中,那些有如此愚蠢想法的人才是真正的有问题。当农民在苦苦挣扎时,有这种想法的他们是应该受到谴责的。他们从未离开过城市,不知道农民的苦处。”

Gunnedah农场主Xavier Martin向PETA提出挑战,要求他们示范捕捉和释放的模式,并亲自看看是否有效。Martin说:“我们应该关注的不是老鼠的福利,我们应该关注的是人。”

新州副州长John Barilaro也认为PETA的建议非常荒唐,是对该地区生活在水生火热下的人民的一种“侮辱”。Barilaro说:“如果情况不那么严重,我会一笑置之。但是,人们在睡觉时被老鼠攻击、电线被咬坏,许多农民多年来的第一个好收成被掠夺。”

“我不会接受PETA的荒诞论点。老鼠是害虫,它们正在破坏庄稼和农业企业,它们给家庭带来的精神痛苦是真确的。” Barilaro说。

澳洲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的老鼠专家Steve Henry说,他曾与一位农民谈过,这位农民因老鼠而损失了30多万澳元。Henry表示,除了使用毒药杀死老鼠,已没有其它办法可以遏止老鼠的侵袭。

Henry表示,用于大规模作物的毒药是磷化锌,而普通家庭则必须到超市买非处方的老鼠诱饵。 他说,他和他的同事对磷化锌的强度进行的研究促使当局允许使用更强的剂量,这意味着每只吃了有毒谷物的老鼠都会死亡。

“我们都知道老鼠是社区的一个可怕问题。而我们只有少数几种方法来控制它们。我们会尽可能战略性地使用这些方法,以减少老鼠造成的问题。”

据悉,老鼠六周大时便可以繁殖,而且每20天便会生下10只小老鼠。这意味着这种害虫的繁殖速度很容易失控,正如最近几个月居民所经历的那样。

Trundle Central School的校长John Southon也说,PETA的评论实际是贬低了该地区居民的智商。“我认为那种概念绝对荒谬,来自那些从未经历过老鼠瘟疫的人,他们看不到老鼠的危害。”

临床心理学家Gene Hodgins说,人们的心理健康才是一个真正必须关注的问题,因为鼠疫只不过是他们不得不与之斗争的一连串灾难中最新的一个,其它灾害还包括干旱、火灾、洪水和COVID-19。

新州卫生部报告说,在过去几个月里,与老鼠有关的疾病–钩端螺旋体病的病例急剧上升。今年迄今为止所录得的病例是39例,已超过过去两年的总和。这种疾病会导致类似流感的症状,严重时会导致死亡。

严重鼠疫每十年便会影响澳洲一次。据称,1993年爆发的类似规模的鼠疫共造成了9600万澳元的损失。最近新州农民的一项调查显示,大约1300名受访者中,几乎所有的人都从春天开始用饵料来控制老鼠。大约10%的人在诱饵上花费了超过5万澳元,15名受访者说他们每人花费了超过15万澳元。48人因老鼠而损失超过25万澳元的谷物、饲料和农作物。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