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实时了解澳洲最新动态,点击下方按钮,再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

【人在澳洲】生命赞歌——由澳洲抗疫初捷想到的

生命无处不在。常与几位好友在附近小公园晨练,追溯历史已超过十五、六年。元老叶先生,自告奋勇执笔向市政府申请,在公园里种一棵纪念树……其实对于向生命表达热爱的程度,每个人都有不一样。但生死关头,有人却置生命危险不顾。
人在澳洲

作者:无师

四月二十三日,澳洲总理莫里森在针对新冠肺炎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澳洲将在三周内开始放宽部分限制令。这意味着学生可以回校读书,员工可以重返岗位,大家都可以重获“自由”了。真高兴!最近以来澳洲抗疫的好消息频频传来。感染病例的曲线急剧下降,至今全澳仅为个位数,维州已好几日归零。在全球检测率,治愈率遥遥领先,病死率超低。可以说在这场与新冠病毒对抗,捍卫生命的战斗中,澳洲借助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依靠政府正确及时的硬核力量,依托全国民众的团结一致,初战告捷。好消息传来,令人欣喜,也让我浮想联翩。生命的不易,生命的可贵人人皆知。今天这场无硝烟的战斗,在与时间赛跑,与死神竞力中,澳大利亚赢了,它捍卫了无数人的生命。

生命无处不在。常与几位好友在附近小公园晨练,追溯历史已超过十五、六年。元老叶先生,自告奋勇执笔向市政府申请,在公园里种一棵纪念树。获准后。植树那天清晨来了四个人,开了两辆车。仔细地挖坑,放入小树,填土,浇上从车上拎下的水,再细细地在四周铺上木屑,插上木棍,用绳子围好,做成栅栏。旁观的我想,种棵小树在中国,一个人两小时就能完成。水,公园里就有,还要带来,真是小题大作。这个想法非常牢固的一直盘踞在我脑中。有一天,我忽然领悟,那水可能是加了营养,加了药品的。一棵刚离巢的小树,也是一个生命,需要加倍关怀。小树长得很快,可不知怎么,一天发现它小半枝撕裂著,好像在呻吟。叶先生和王女士马上回家,拿来布条,木棍和工具,像骨科大夫一样给整形包扎支撑好,小树又茁壮成长,现在已是婆娑有姿,摇曳成态,在公园里陪伴著我们晨练。无独有偶,我住的那条小街,行道树是紫薇。一次一棵树拦腰折断,倒在地上,仅剩一小部分树皮还连著。“这可没救了!”我心里嘀咕著。可一会车来了,人来了,不知用了什么灵丹妙药,施了什么神奇手术,生生把这棵树救活了。愈后只是在衔接处,长出了一道凸出的圆环,记录著这惨痛的过去。现在每当初春花开时,我总要对它多看几眼。相信小树有知,也会感谢再次给它生命的人,特别是那个第一时间向市政厅报讯的人,就像是这次疫情的吹哨人。

生命
生命不易,人人皆知,对生命表达热爱的方式与程度,每个人也不一样。(图片来源:pixabay)

这里的人爱养宠物,开始我很不理解,可以说十分反对,认为精神上,物质上,体力上花那么多代价值得吗?前面公寓里有一位日本老太太,出门总带著她的狗宝贝。开车时,狗就坐在座椅上,逢人介绍“这是我的女儿”。我觉得有点可笑,可一件事改变了我的看法。一天外出,看见邻居推著一辆婴儿车在散步。我很奇怪,她家没有小孩呀。俯身一看,里面躺著的是她的爱犬,还盖著一条毯子。她告诉我,这条犬她已经养了十多年,年老体弱多病,一只眼已失明,这次又摔断了腿。虽带它去宠物医院动过手术,现在正在恢复,但她仍很焦虑,不知能否平安痊愈,她想带它出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看到她焦愁的眼神,我心动了。几个月后,看到她又在遛狗,她和这条瞎眼跛腿的狗相依相靠,爱乐有加。我终于明白,他们养宠物绝不是炫耀身份,显示尊贵。也不是单纯地消遣玩乐,而是真心地付出,善待生命,守护生命。拗不过孙女的多次坚决的要求,儿子家也养了一条狗,给它取了名,买了狗舍,还为它购买了医疗保险,正式成为了家庭的一员。我也改变成见,觉得这一切挺好,你看超市里的庞物食品,玩具,品种繁多,街道上行驶著收容流浪狗的汔车,星罗棋布的宠物医院,宠物旅馆,甚至带著医疗设备送上门的狗医院不都是在为生命助力。

人,宇宙间最高级,最智慧的主宰。生命更是珍贵。记得,一位老友告诉我,一次他独自步行外出,不小心摔倒,一辆从后驶来的小汽车马上停车。车主立即下车,询问要否帮助。更有甚者,另一位老友告诉我,一次外出突感难受,他坐下,未感舒服,旁边刚好是电车站,就躺在长凳上,顷刻,身边就围了不少人,都表示要帮助她。那时手机还不普及,“给我儿子打电话”的请求马上得到满足。儿子来了,马上就医,果真是心脏有问题,从此就开始常服心脏药。她说“现在想想真后怕,如果没有那些好心人,我也许不在人间了!”。有一次,我在超市购物。亲眼目睹一辆救护车驶来,医生简单问诊检查后,接走了一位老妇人。生命悠关,家乡把这种车称为“救命车”。曾记得老伴因摔跤左髋疼痛异常,而去ST VINCENT医院急诊。那是一个晚上,急诊室里坐了许多候诊者。有的还躺在凳上,不时还有新的患者进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看著老伴痛苦的表情,更看到一个晚来的已进入诊室,我终于按捺不住,叫儿子去前台催问。护士再次给老伴测量了体温、血压,说会根据病情轻重,等候时间长短安排就诊,要我们耐心等待。果然,经过多方位X射线拍片,没有骨裂骨折,只是软组织挫伤,留在急珍室观察。学英文时救护车Ambulance,中文谐音为“俺不能死。”是呀,生命只有一次。对每个人,每个家庭,整个社会都是宝贵的,谁不珍惜。

但生死关头,有人却置生命危险不顾。去年澳洲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山火,听著新闻中伤亡人数,过火面积的报导,看著火舌吞没后的村镇废墟,眼看大片森林被毁的惨景,想著上亿生灵伤命,心痛得令人打颤。但更听到来自各方的消防员顶著高温烈焰,奋不顾身,不眠不休的在灭火扑救,抢救别人超过保护自己,抢救动物犹如抢救人类,最后更出动军队救援。后来听说这里的消防员绝大部分是业余的,义务的,更令人肃然起敬。更可贵的是一些普通民众纷纷伸出援手,捐款捐物,甚至有多人自筹材料,亲临灾区,亲手为灾民搭房造屋,重建家园,谱写了一曲又一曲动人的生命赞歌。

这次新冠肺炎的爆发,又是对人类的一次极大考验。感染、死亡人数骇人听闻;传染速度之快,面积之广前所未有。而这场捍卫生命的战斗中,澳大利亚却超过美英等发达国家,初战告捷,可以肯定这份完美的成绩单后面,有无数人的努力和付出。那手执红外线体温计在机场值勤的人员,那身穿防护服接送感染者的救护员,那坚持在医院顶著被感染风险的医务工作者,还有那时刻关注疫情发展,为下一步行动审时度势的决策人,以及那奔走呼吁为抗疫捐款捐物忙碌的志愿者,都是大功臣。即使最普通的人,在这特殊时期也严以律己,相互支撑。如此群策群力,才取得了初战大捷。放眼看,世界多么美妙!上天恩施众多生物于生命,成就了这欣欣向荣、五彩缤纷的世界。那绿色的草地、参天的大树、鲜艳的花朵、飞翔的小鸟、活蹦乱跳的……更有我们——世界的主人。我们知道,尊重生命、守护生命是我们的天职,我们明白全球疫情仍很严峻,战斗远未结束,尚需再接再厉。让我们和我们的朋友乐享生命,让生命的赞歌唱得更动听,更响亮!

(4月29日写于墨尔本)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