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实时了解澳洲最新动态,点击下方按钮,再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

执意与北京签“一带一路” 澳政界对安德鲁斯“群起攻之”

在北京对澳洲施加贸易打击,双方关系不断恶化之际,维州安德鲁斯政府坚持要与北京签署“一带一路”正式协议,引发澳洲联邦及维州政要的强烈不满。但也有学者称,签约的风险只在于支持了北京的宣传。
澳洲新闻

综合澳媒报道,在澳大利亚要求对COVID-19的起源进行独立调查之后,北京对澳大利亚频施贸易打击,双方关系已弓拔弩张。而就在此之际,维州安德鲁斯政府宣布,日趋紧张的澳中关系绝不会影响其与北京“一带一路”正式协议的签署。此言一出,引起包括莫里森在内的多位澳洲政要的严词批评。维州反对党领袖誓言一旦在2022年当选,将立即撕毁这个备受质疑的协议。一国党领袖Pauline Hanson则告诫维州州长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如果一意孤行,他将成为一个“十足的白痴”。

安德鲁斯毫不顾忌联邦政府的反对立场,于2018年与北京首次签署了“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并于去年访华时签订了框架协议。原定在今年6月之前签署“合作路线图”,以进一步巩固与中国的关系。安德鲁斯近日称,该协议的最终敲定虽然可能会推迟,但稍后一定会达成。

尽管维州一直在大肆宣传其与中国贸易往来所带来的经济利益,但其他人则表示,维州与联邦政府意见相悖加入“一带一路”削弱了国家安全。

当被问及维州这个决定时,总理莫里森对记者说:“我们一开始就不支持维州做出这个决定。”

联邦反对党领袖Anthony Albanese近日也首次对这个问题表态,他在塔斯马尼亚州的TripleM节目上说,如果他领导的工党政府未来能够执政,“不会签署’一带一路’计划。”

一国党领袖Pauline Hanson则明确表示,她认为维州应该放弃这笔交易。她对天空新闻说,“人们需要避开中共……安德鲁斯,我告诉你,如果你一条道走到黑,你就是个十足的白痴。”

她提到斯里兰卡无力偿还“一带一路”贷款后,北京夺取其一个港口的例子。“你必须看看北京都对其他国家做了什么。”“它希望各国对它感恩戴德。”

维州反对党领袖Michael O’Brien:“一带一路”必须被抛弃

维州自由党领袖Michael O’Brien上周六(5月30日)在太阳先驱报上撰文,誓言如果自己能在2022年的大选时胜出,定将撕毁“一带一路”协议。

O’Brien在文中说,州领导人必须始终记住,自己是为谁而工作——为维州人,而不是为了自己、为自己的党派,或取悦于外国。因为这关乎600万维人的生活。“一带一路”不符合维州人的利益,是一条“不归路”。

O’Brien在文中提到,安德鲁斯把一个主要基础设施的合同给了一家中国政府拥有的公司,拆除平交道口和建造西门隧道。而中国政府的回报是什么呢?对维州大麦征收80%的关税,击垮了农民,损害了就业。

他说,“我想终止与一带一路协议不仅仅在于工作,也与主权和安全有关。维州人需要自己控制自己的未来,不能将自己的未来抵押给其他任何人。“

O’Brien批评安德鲁斯将自己的党派和自我置于维多利亚州的安全和利益之上,拒绝透露从中国获得的250亿澳元新债务的细节,并且与北京签署协议之前,没有向国家安全机构寻求建议。“我不希望维州与中国的交易破坏了国家安全战略。”他说。

“基于充分的理由,一带一路已被澳大利亚联邦执政党和反对党领导人所否定,但是安德鲁斯认为他比其他所有人都聪明。他的傲慢无礼正在危及我们的安全,使我们失去工作。”

维多利亚究竟签署了什么?

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是一个数万亿美元的庞大项目,涉及合作建设全球数百个基础设施项目,其中多数是由中国建造。这个野心勃勃的计划有望使中国与70多个国家或地区的政府建立伙伴关系,在建设基础设施的同时,发展与这些国家的关系,获取所需资源,并扩大北京的影响力。

批评者称“一带一路”是一个“债务陷阱”,醉翁之意不在酒,北京真正想获得的目标其实是在该计划之外。

很难确切地说出中国将参与维州的哪些基础设施建设,因为迄今为止的协议还不具有约束力,更多地是提及合作的一般原则,并不涉及具体项目。

至于今年年中即将签署的“路线图”中将包含什么内容,安德鲁斯政府对此讳莫如深。澳新社询问州长办公室,在签署协议之前是否会公开路线图细节,是否具有约束力或提及具体项目,是否将雇用中国工人,是否已寻求或将寻求中国的贷款。

一位安德鲁斯政府发言人回答说:“这项协议旨在为维州的企业和当地创造工作机会。我们正在从COVID-19疫情中恢复,因此这一机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我们目前没有路线图的更多消息。”发言人说。

智库:北京试图利用联邦制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Anthony Bergin博士告诉澳新社,中国与维多利亚政府签署协议的策略是试图“利用联邦制作为武器”。他说,北京对所罗门群岛也采取了类似的做法,曾试图与其省政府达成一项协议,租赁整个岛屿。

“原理是相同的,那就是要绕开各国政府。北京会花言巧语地在较低级别的政府中提供诱惑,我认为这就是中国政府在维多利亚州所做的。”Bergin博士说。

他说,州政府的战略情报水平远不及联邦当局,因此不应该因不当行为而对联邦造成破坏。“在与中国打交道时,州政府不应该走与中央政府不同的路。”

“我们正处在于中国关系非常艰难的时期,在基础设施开发方面,州政府和联邦政府应采取一致的方法,而不应该在这时出现任何尖锐的分歧。”

时代报上周透露,维多利亚州在去年签署“一带一路”框架协议之前未咨询联邦外交事务和贸易部(DFAT),这进一步激起了高级官员的担忧,即这有可能破坏澳大利亚遏制北京影响力所做的努力。

安德鲁斯对此辩解称,维州与外贸部有着密切的联系。“第一份协议是以草案形式发送给DFAT的,而第二份协议只是第一份协议的扩展。”

“我们与中国有着牢固和良好的关系,这使我们的出口在过去5年中增长了62%。

“我不太明白人们在暗示什么–与其与中国建立良好的关系,还不如不好?还是我们向中国出口更少的产品,而不是更多?如果这是人们的愿望,那将损失很多工作。”

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所所长Laurenceson对Bergin博士的担忧并不认同。他告诉澳新社,中国从租赁斯里兰卡港口中获得的唯一收益是弥补现金损失,并指出中国的海军不被允许进入该港口。

Laurenceson说,维多利亚可能不需要中国来为其基础设施提供资金,他的猜测是,谅解备忘录是北京与维州进行对话的一种方式,涵盖农业、旅游业、教育和高科技制造行业,并认为签署不具有约束力的谅解备忘录不太可能会带来安全风险。

Laurenceson还说,任何超过一定金额的外国投资都必须由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进行审查。“他们有权利决定批准或取消它。”

“我看到的唯一的风险,我怀疑是否应该称之为风险,是支持了中国政府的宣传,可以这样说,但不存在任何真正的国家安全风险。”

Laurenceson表示支持联邦政府的态度,但认为外界对维州的签约反应过度。“我认为在很大程度上这不是问题,因为澳大利亚政府保留了所有保护其利益的工具。我们不必惊慌。”

但是,Bergin博士说,他不明白维州为什么要继续执行该协议。“为什么我们需要向北京借钱? 如果是廉价融资,那么目前在其他地方还有很多廉价资金。 我认为这样做的时机是很奇怪的。”他说。

“北京现在以贸易限制威胁澳大利亚,为什么现在还要与它们建立更紧密的关系呢?”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