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实时了解澳洲最新动态,点击下方按钮,再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

上周澳洲人报的访问

澳洲联邦政府已经表示,正在考虑一项提议,为害怕受到广泛谴责的港版新国家安全法迫害的香港人提供避风港。因为新法律通过将「颠覆与分裂」、「恐怖主义」和「串通」行为与可能被判处终身监禁的外国势力定为刑事犯罪,为中国提供了制止民主抗议的法律框架。

笔者定期在中文报刊发表有关澳洲移民的动向文章,很多人会跟笔者交流,向笔者查询移民法例。另外,也有一些电子媒介、报刊会与联系笔者,确认一些传闻。于上周四,澳洲人日报(The Australian)向笔者打听有关香港人在澳洲申请保获签证情况?希望籍此了解申请人的情况并直接跟申请人做一个访问。他们希望笔者能够从旁协助,在经过客户同意,我安排记者跟客户做了一个直接交流,以下是访问内容:

一位从香港来到澳洲的抗争者(反对送中条例),化名「亚雯」。 「亚雯」声称:中国大陆首都虽然距离我香港的家有数千公里远,但她们返回香港的风险仍然十分之高,国际社会也注意到「香港黑警」伤人、强奸、谋杀这些行为,她完全不能接受。她的潜意识中,认为这将成为香港社会中可见的常态。

她说:「如果我现在身在香港,我不能安心的睡觉,因为……我参加了抗议活动,表达了自己的真实见解,并告诉人们我亲眼所见所闻」。

这位民主运动人士于3月与她的丈夫和六岁的儿子抵达澳大利亚,幸运地赶在冠状病毒之前入境,入境后澳洲国际边界便被关闭。他们立刻寻找移民法律专家提交了永久保护签证申请,她的理由是担心由于参加去年的抗争活动,假若返回香港时会受到迫害。

由于7月1号,中国具有争议性的香港版新国家安全法,又在香港实施,进一步令港人感到十分不安。澳洲联邦政府预计会有越来越多的香港人移居澳大利亚。对于「亚雯」来说,新的国家安全法加剧了她返回香港的恐惧。

示意图(图片来源:Unsplash)

她说:「这太可怕了,因为他们谈论国家安全的方式并没有真正定义,这是一个非常模糊的术语。他们仍然可以根据这项新法律将您过去所做的事情判你入狱」。

「我们不知道如何或何时就可能被指控串谋勾结外国单位,我们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划定界限的。在香港,每天当我上床睡觉后,都担心第二天早上我会被捕,只是因为我对政府有不同的看法。」

「11月,香港理工大学发生暴力袭击,造成数百人受伤」,这是「亚雯」及其家人离开香港的转折点。 「亚雯」说:「那就像一场战争。」「我们一直都做噩梦,我一段时间都无法入睡。很可怕。在防写签证声明书时,我不得不回忆起所有发生在我眼前的这些事件,我真的不愿意再想起当时发生的事情。」

对于「亚雯」来说,她的儿子拥有新生活的前景是最重要的:「我希望儿子能够呼吸有自由的空气,而我们……在香港则没有。」

「香港很多父母都担心孩子,因此无论是澳大利亚,加拿大还是英国,他们都在寻找移民去处。我的一些朋友正在考虑移居泰国或台湾。」

「我敢肯定,当澳大利亚向国际旅行者开放时,会有很多香港人来,因为我们都感到恐惧。』

澳洲联邦政府已经表示,正在考虑一项提议,为害怕受到广泛谴责的港版新国家安全法迫害的香港人提供避风港。因为新法律通过将「颠覆与分裂」、「恐怖主义」和「串通」行为与可能被判处终身监禁的外国势力定为刑事犯罪,为中国提供了制止民主抗议的法律框架。

 

 

以上专栏是由澳洲移民法律咨询Stanley CHAN提供

Stanley Chan 澳洲移民及法律咨询

澳洲移民代理注册号码 MARN: 0430097(Chan)

Melbourne Office墨尔本办公室:

Suite 3, 49 Wadham Pde, Mount Waverley VIC 3149 Australia

咨询电话:+61 3 8833 7288

Mobile手机:+61 0 444 522 514

Email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