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了解澳洲最新动态,点击下方按钮,再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

养老院患者家属吐露心声:病毒是场可怕的“噩梦”

澳洲事儿

随着维州COVID-19新冠病毒危机愈演愈烈,维州养老院成为感染和防御的主战场。这场危机对脆弱的老人们来说如同“噩梦”,他们承受着身体和心灵上的双重煎熬。

据ABC报导,瑞秋(化名)说,她83岁的父亲埃德蒙(化名)17天前被确诊COVID-19冠状病毒,从此被隔离。他现在彻底糊涂了,不知发生了什么。

瑞秋认为,父亲现在十分讨厌他称之为“家”的养老院生活,该机构大约有50例确诊的冠状病毒病例。

瑞秋每天与父亲通话10次,父亲经常在电话中哭泣,自从确诊以来,他一直胡言乱语。她说新冠病毒正在吞噬着他的认知能力以及身体健康。

由于感染了病毒,他失去了行动自由,不能到处走动。 他的体重减轻了。

瑞秋说,“我认为这是他目前最糟糕的噩梦。”

与父亲分开  瑞秋不知道该相信什么

埃德蒙患有帕金森氏症和高血压,自去年3月以来就一直住在墨尔本郊区的老年护理机构。

与以前相比,养老院现在的生活大相径庭。所有居民都处于封锁状态。

4月,埃德蒙的妻子去世。但是由于疫情管制,他被禁止参加葬礼。

同时,自三月以来,家庭探访要么受到限制,要么完全无法进行。从6月5日至今,瑞秋就再也没有见过她的父亲。

而这一切还是在他感染冠状病毒之前。

“真的很难说他现在怎么样了(因为我没能见到他),”瑞秋说。

“他会告诉我一些事,而养老院会告诉我完全不同的另一面。”

“比如,他们会告诉我父亲去外面呼吸新鲜空气,而父亲会告诉我他没有。”

“我不知道该相信什么,因为父亲目前需求也很特别。”

但瑞秋至少知道一件事,父亲非常清楚:在危机期间,隔离和检疫是养老院不可避免的一部分。

这种现实使他感到恐惧。

这就是为什么瑞秋不告诉父亲细节

瑞秋说,该一名医生告诉她,如果埃德蒙挺过冠状病毒治疗第21天,他很可能生还。

到现在已经17天了,瑞秋希望父亲能活下来。

但是她没有告诉他病情的细节,以及这个可怕的病毒将如何影响他的健康,因为她不知道他能否接受得了。

即使她真的告诉他患了什么病,她也不知道他能否听得懂。

瑞秋说:“在过去的两周里,他的状态恶化到了我认为他不会反弹的程度。”

“他是如此害怕。我没有告诉他细节,我不想让他自己得出任何结论,导致心理压力。”

“我只是告诉他这一切都是暂时的,我们会解决的,他是我的超人。”

“在这个过程中过三天对他来说就像一生。我不希望他认为永远都会这样。”

“我希望他继续坚持下去并抱有一点希望。”

她说:“我知道他在世上的间不多了,我希望他能拥有尽可能高的生活质量。”

如何隔离有认知障碍的老人

目前在墨尔本养老院,控制疫情的一大挑战是,那些患有痴呆症或认知障碍的老人可能无法讲清楚他们的症状或表达疼痛,但他们同样也无法理解关于感染控制和预防的措施。

老年医学和老年护理专家Susan Kurrle说,要把患老年痴呆的患者隔离在特定房间几乎是不可能的。

Kurrle教授的母亲就患有老年痴呆症,他说:“必须将他们锁在房间,因为他们很快就不记得不能出来。”。

这是一个多方面的问题,没有简单的解决方案。

《柳叶刀》医学杂志上发表的国际研究得出结论,缺乏足够的自我检疫措施可能会使老人更容易受到感染。

但是,过多的限制也会导致行为问题。

Kurrle教授说:“在痴呆症特定区域中,人们往往被允许出来活动。阻止这种行为会激怒他们。”

考虑到痴呆症患者,这就是为什么控制养老院的病毒传播复杂而艰难。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