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了解澳洲最新动态,点击下方按钮,再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

维州被揭未共享关键数据 联邦政府被迫介入

高级卫生官员告诉太阳先驱报,维州当局在澳大利亚卫生保护首席委员会所起的作用“几乎是阻碍性的”。
澳洲新闻

据太阳先驱报报道,维州卫生当局不愿与其他州共享COVID-19疫情的重要数据,而该州疫情的恶化迫使联邦政府介入干预。

联邦政府高层消息人士说,在墨尔本第二次封锁之前的几周内,维州接触追踪和阳性病例通知都出现了严重延迟,而首席卫生官萨顿(Brett Sutton)对此闭口不谈。卫生部门高级官员说,维州当局所起的作用“几乎是阻碍性的”。

据称有一天萨顿没有参加国家医学专家小组会议,由阿尔弗雷德医院传染病专家Allen Cheng教授代为出席,而小组成员惊讶地发现,他们得到了更多详细数据。

这个小组名为澳大利亚卫生保护首席委员会,负责处理紧急情况,由联邦首席卫生官主持,各州首席卫生官员组成。

此后,Cheng教授被提升为副首席卫生官,取代了Annaliese Van Diemen。

由于该委员会成员的担忧,在7月24日的国家内阁会议上制定一个共享数据方案。所有州和地区都必须对其联系人追踪和其它数据“透明”,以确保全澳系统容量。

太阳先驱报了解到,最终发现,维州最多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通知测试阳性的维州人,莫里森对此感到担忧,他在7月30日说,他对维州关注的核心是测试和追踪联系人所花费的时间,这引发了政府高层对该病毒会传播到维州边远地区的担忧。

在上周四的一次关键会议上,由于维州创纪录的病例数促使全面推行新的封锁规则,但该州的数据仍然缺乏透明。

高级卫生官员告诉太阳先驱报,维州当局在澳大利亚卫生保护首席委员会所起的作用“几乎是阻碍性的”。

联邦卫生部长格亨特(Greg Hunt)本周四(8月6日)表示,他不确定所有州是否都“提供了充分透明的数据”,但相信他们正在尝试。

他说,数据共享协议是根据莫里森和代理首席医疗官Paul Kelly的要求实施的。“他们非常非常希望能够收集和共享所有数据,以确保所有人都可以使用。”亨特表示。

但是维州的卫生部门在星期四晚上否认对任何“相关”信息有所保留。该部门发言人说,“维多利亚州与所有地区合作。” “在减缓冠状病毒的努力中共享了所有相关数据。”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