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時了解澳洲最新動態,點擊下方按鈕,再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

維州被揭未共享關鍵數據 聯邦政府被迫介入

高級衛生官員告訴太陽先驅報,維州當局在澳大利亞衛生保護首席委員會所起的作用「幾乎是阻礙性的」。
澳洲新聞

據太陽先驅報報道,維州衛生當局不願與其他州共享COVID-19疫情的重要數據,而該州疫情的惡化迫使聯邦政府介入干預。

聯邦政府高層消息人士說,在墨爾本第二次封鎖之前的幾周內,維州接觸追蹤和陽性病例通知都出現了嚴重延遲,而首席衛生官薩頓(Brett Sutton)對此閉口不談。衛生部門高級官員說,維州當局所起的作用「幾乎是阻礙性的」。

據稱有一天薩頓沒有參加國家醫學專家小組會議,由阿爾弗雷德醫院傳染病專家Allen Cheng教授代為出席,而小組成員驚訝地發現,他們得到了更多詳細數據。

這個小組名為澳大利亞衛生保護首席委員會,負責處理緊急情況,由聯邦首席衛生官主持,各州首席衛生官員組成。

此後,Cheng教授被提升為副首席衛生官,取代了Annaliese Van Diemen。

由於該委員會成員的擔憂,在7月24日的國家內閣會議上制定一個共享數據方案。所有州和地區都必須對其聯繫人追蹤和其它數據「透明」,以確保全澳系統容量。

太陽先驅報了解到,最終發現,維州最多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才通知測試陽性的維州人,莫里森對此感到擔憂,他在7月30日說,他對維州關注的核心是測試和追蹤聯繫人所花費的時間,這引發了政府高層對該病毒會傳播到維州邊遠地區的擔憂。

在上周四的一次關鍵會議上,由於維州創紀錄的病例數促使全面推行新的封鎖規則,但該州的數據仍然缺乏透明。

高級衛生官員告訴太陽先驅報,維州當局在澳大利亞衛生保護首席委員會所起的作用「幾乎是阻礙性的」。

聯邦衛生部長格亨特(Greg Hunt)本周四(8月6日)表示,他不確定所有州是否都「提供了充分透明的數據」,但相信他們正在嘗試。

他說,數據共享協議是根據莫里森和代理首席醫療官Paul Kelly的要求實施的。「他們非常非常希望能夠收集和共享所有數據,以確保所有人都可以使用。」亨特表示。

但是維州的衛生部門在星期四晚上否認對任何「相關」信息有所保留。該部門發言人說,「維多利亞州與所有地區合作。」 「在減緩冠狀病毒的努力中共享了所有相關數據。」

 

展開評論
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