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种族歧视问题

新闻 • 资讯

更新於 :2020-09-22 02:14

“两个月前我戴着口罩去做车检,一千刀就能过检的事,最后千挑万捡出很多不疼不痒的问题,要花近三千才能搞定……怎么说呢,整个气氛让我感觉到被歧视了,但我又找不出说法。”小蒋说。

澳大利亚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通常来说,对于由种族,宗教,性取向或残障(由政府,主流社会或媒体煽动的人群)定义的单个群体,没有普遍的自上而下的偏见。

但自从三月份新冠病毒席卷澳洲,针对亚裔或者国际留学生的种族歧视问题就变得沸沸扬扬。许多人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自己遭受到言语谩骂和肢体袭击,被拒绝服务,收到死亡威胁,他们的财产也遭到破坏。

据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Austral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数据显示,今年二月和三月与新冠疫情有关的种族歧视投诉占总数的四分之一,而今年二月份收到的与种族歧视相关的投诉是到目前为止本财年最高的。

在社交媒体上,不少亚裔澳洲人和留学生纷纷发文,称自己在疫情开始之后受到了大大小小的歧视,包括侮辱、肢体恐吓、吐痰等等。文章开头称自己受到歧视的小蒋居住在疫情肆虐的墨尔本,虽然现在墨尔本的情况有所缓解,但他认为墨尔本目前还是存在因疫情导致的对亚裔面孔的歧视。“其实我觉得不论你居住在哪里,总有人会多多少少对你有一些偏见。我们原来在中国,中国人与中国人之间也有谁瞧不起谁这件事嘛,但我明显感觉到在疫情之后,外国人看我们的眼神变了,尤其是在你戴着口罩的时候”。小蒋说。

来自悉尼的Croft也对记者表示自己遭遇了歧视。“当时我们家门口的草坪刚刚铺好,但是因为家门口有车来来回回过,就把草坪压坏了,我问建筑商是不是应该对此负责,但他跟我争论说这不属于他们的责任,应该是地方政府派人来修理。其实我后来了解到这个就是地方政府的责任,但当时不知道嘛,就多问了几句,结果他非常凶地跟我说‘你到底能不能听懂英文?’” Croft说,“我当下就感觉受到了歧视,这不是能不能听懂英文的问题,我只是不知道谁应该对此负责,新铺的草坪就这么坏了,我怕他会逃避责任。”

来自悉尼的Croft
来自悉尼的Croft。(图片来源:Cynthia Zhou)

除了言语攻击之外,少数亚裔澳人和留学生还遭遇了更严厉的歧视事件。

据SBS报道,4月份,一名居住在维州东部Knoxfield的华裔家庭连续在两天受到攻击,有人在他们的车库大门上,喷涂了 “新冠病毒,中国去死”(COVID-19 China Die)的文字,还用石头砸破户主的玻璃。

主人Jackson表示,自己已经向警方报案,但他和家人心中非常“恐惧”,他很担心未来还会遭人袭击。

民间调查:近9成受访者不会报案

4月初,一项由澳大利亚亚裔联盟(Asian Australian Alliance)、澳大利亚亚裔(Being Asian Australian)和公共政策智库Per Capita成员Osmond Chiu共同合作发起的在线调查上线。两周内,该调查就收到了约170个与种族歧视相关的举报。截止6月,该调查收到超过400例举报。

我们采访了研究员Osmond Chiu,他表示,大部分攻击事件都发生在街道等公共区域,其次是超市。“他们要么被人对着咳嗽,被吐口水,要么遭到言语歧视。很多人报告称他们被攻击者叫做新冠病毒,或者是叫他们返回中国,‘因为他们把病毒带到了澳洲’”。

除此之外,调查结果显示,约有85%的受访者没有通知警方。

“很多人表示这是因为他们觉得这不够严重(只是受到言语攻击),还有一些人认为警方不会对此做太多。他们不想被曝光,而且报警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

除此之外,有超过65%的受害者是女性。

Osmond认为:“通过这份调查我们可以发现,这些只因为外表长相而受到种族歧视、骚扰或是辱骂的歧视事件并非独立而少见的,这不仅仅是只属于华裔或者亚裔澳大利亚人的问题,所有澳大利亚人必须正视这个严重的问题。”

澳洲警方:希望大家积极报案

然而与这份调查不同的是,记者采访了澳洲警方,他们表示,虽然在网络上歧视问题闹得沸沸扬扬,但他们却很少接到有关歧视的报案,但他们同时表示,这很有可能是因为受害者没有选择报案,而是忍气吞声。

在疫情最严重的维州,警长Andrew Gardner表示,与民间调查不同,他们收到的报案数比较少。

“我希望大家能够积极报案,本质上这些数据需要依靠大家自己报告,虽然只有一些这样的案件被报告给了警方,我们认为报案率可能是低的。只有大家积极报案之后,我们才能更进一步加强措施”。

他强调说:“墨尔本是一个安全的城市,我们希望能让我们的社区安心,这些(种族歧视)观点只代表了很少的一部分人,并不能代表绝大多数的维州人。”

维州警方
维州警方。(图片来源:维州警察局提供)

他同时向记者介绍,在维州,歧视事件分为Prejudice Motivated Incident(PMI)和Prejudice Motivated Crime(PMC)。PMI对被歧视者造成的伤害相对来说较小,包括轻微的言语攻击,大吼大叫,商店老板不允许某些人群进入等;而PMC则是那些出于歧视的动机而造成的严重的犯罪或攻击(身体上的或口头的),包括破坏被歧视者的财产等。

如果您遭遇了相对来说较轻微的言语攻击,可以通过电话报警。如果您的语言交流有一定障碍,警方会为您安排口译员。而对于那些相对而言较严重的歧视事件,您必须亲自到警察局举报。

Gardner表示,“最重要的是人们要积极报告PMI类事件,这样维州警方就会有足够的统计数字以进行进一步反应,例如增加警察巡逻与增加公共教育运动等。”

上述内容也适用于对种族,宗教,同性恋和残障等的偏见。

记者同时也采访了新州警方。新州警方媒体发言人Amy Hosking表示,已经“定期对所有警员开展培训,让大家透彻了解偏见型案件。”他们还制定了相关的政策和程序,规定警官必须在没有偏见的情况下做出回应,以确保调查公正合理地进行。

目前,反恐怖主义和特殊战术司令部(CTSTC)内已经设置了专门的小组Engagement and Hate Crime Unit(EHCU),专门针对和调查有关歧视的仇恨犯罪。该部门得到了CTSTC情报部门以及实时情报中心的支持,后者会评估信息并提供建议或转介以进行进一步调查。GLLO(LGBTIQ联络官),多元文化社区联络官,原住民社区联络官和文化多样性团队也为他们在社区的工作提供了支持。

新州警方同时鼓励社区向警方报告“所有因歧视或偏见导致的事件,不论是多么琐碎细微的事情”。

澳洲政府如何反应?

记者同时采访了澳洲多元文化部长Alan Tudge,询问他关于种族歧视事件的看法。

Alan Tudge
记者同时采访了澳洲多元文化部长Alan Tudge,询问他关于种族歧视事件的看法。(图片来源:David Gray/Getty Images)

“我认为在这场大流行期间,我们在保持社会凝聚力方面做得非常出色,而且我认为许多多元文化社区在这方面都发挥了带头作用。但不幸的是,还是有相当一部分的种族歧视事件。我认为99.9%的澳大利亚人都是很不错的人,这些事件只是一小部分懦弱的白痴的行为,决不能代表澳洲社会整体,”他说,“绝大部分澳大利亚人对这种行为深恶痛绝,总理和我对此看法一致。我希望人们可以积极发声,不论你是否亲身经历种族歧视事件,都应该积极举报。”

 “种族歧视是完全不可接受的行为,在澳大利亚没有立足之地。我们拥有世界上最伟大的多元文化国家之一,我们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来到我们这里,澳洲因此而富饶。我本人,总理和政府都坚决反对种族主义。” Alan Tudge说。

其他歧视

•性别歧视:包括因性别、性别认同、中间性状态、怀孕、婚姻或性爱关系状况、哺乳、家庭义 务和性取向而遭受的性骚扰和性歧视。

•残障歧视:包括因身体、智力、感官、学习和精神障碍;疾病、病况、健康状况不良;工伤; 过去、现在或未来罹患残障,以及因为与残障人士有关联而遭受的歧视。 

•种族歧视:包括因种族、肤色、血统、民族或种族来源及移民身份而遭受的种族仇恨和歧视。

• 年龄歧视:包括因年龄太大或太小而遭受的歧视。 

•ILO III就业和职业歧视:包括因宗教、犯罪记录、工会活动、政治见解和社会出身而在就业和职 业方面遭受的歧视。 

•人权:包括联邦政府或联邦政府代表机构具有涉嫌违反特定国际人权公约的行为,例如违反 《国际民权与政治权利公约》(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儿童 权利公约》(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残障人权利公约》(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等。 

如何举报?

您可以拨打1800 333 000向当地警察或犯罪阻止者举报,或者到当地警察局报案,警方会为您提供口译服务。

您还可以向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Austral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举报,这是一个完全独立的机构,负责调查和解决有关有关歧视的投诉。您可以拨打1300 656 419或发送电邮至[email protected]咨询相关事宜,并通过书面形式提出投诉,投诉表格可以通过网站https://humanrights.gov.au/complaints/make-complaint在线提交。

如果您需要获得法律建议或者与某个社区组织联系。有些社区法律服务机构可以就歧视和骚扰事宜提供免费建议,详情可查看https://clcs.org.au/findlegalhelp。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