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種族歧視問題

新聞 • 資訊

更新於 :2020-09-22 02:14

「兩個月前我戴著口罩去做車檢,一千刀就能過檢的事,最後千挑萬撿出很多不疼不癢的問題,要花近三千才能搞定……怎麼說呢,整個氣氛讓我感覺到被歧視了,但我又找不出說法。」小蔣說。

澳大利亞是一個多元文化的國家。通常來說,對於由種族,宗教,性取向或殘障(由政府,主流社會或媒體煽動的人群)定義的單個群體,沒有普遍的自上而下的偏見。

但自從三月份新冠病毒席捲澳洲,針對亞裔或者國際留學生的種族歧視問題就變得沸沸揚揚。許多人在社交媒體上表示自己遭受到言語謾罵和肢體襲擊,被拒絕服務,收到死亡威脅,他們的財產也遭到破壞。

據澳大利亞人權委員會(Austral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數據顯示,今年二月和三月與新冠疫情有關的種族歧視投訴佔總數的四分之一,而今年二月份收到的與種族歧視相關的投訴是到目前為止本財年最高的。

在社交媒體上,不少亞裔澳洲人和留學生紛紛發文,稱自己在疫情開始之後受到了大大小小的歧視,包括侮辱、肢體恐嚇、吐痰等等。文章開頭稱自己受到歧視的小蔣居住在疫情肆虐的墨爾本,雖然現在墨爾本的情況有所緩解,但他認為墨爾本目前還是存在因疫情導致的對亞裔面孔的歧視。「其實我覺得不論你居住在哪裡,總有人會多多少少對你有一些偏見。我們原來在中國,中國人與中國人之間也有誰瞧不起誰這件事嘛,但我明顯感覺到在疫情之後,外國人看我們的眼神變了,尤其是在你戴著口罩的時候」。小蔣說。

來自悉尼的Croft也對記者表示自己遭遇了歧視。「當時我們家門口的草坪剛剛鋪好,但是因為家門口有車來來回回過,就把草坪壓壞了,我問建築商是不是應該對此負責,但他跟我爭論說這不屬於他們的責任,應該是地方政府派人來修理。其實我後來了解到這個就是地方政府的責任,但當時不知道嘛,就多問了幾句,結果他非常凶地跟我說『你到底能不能聽懂英文?』」 Croft說,「我當下就感覺受到了歧視,這不是能不能聽懂英文的問題,我只是不知道誰應該對此負責,新鋪的草坪就這麼壞了,我怕他會逃避責任。」

來自悉尼的Croft
來自悉尼的Croft。(圖片來源:Cynthia Zhou)

除了言語攻擊之外,少數亞裔澳人和留學生還遭遇了更嚴厲的歧視事件。

據SBS報道,4月份,一名居住在維州東部Knoxfield的華裔家庭連續在兩天受到攻擊,有人在他們的車庫大門上,噴塗了 「新冠病毒,中國去死」(COVID-19 China Die)的文字,還用石頭砸破戶主的玻璃。

主人Jackson表示,自己已經向警方報案,但他和家人心中非常「恐懼」,他很擔心未來還會遭人襲擊。

民間調查:近9成受訪者不會報案

4月初,一項由澳大利亞亞裔聯盟(Asian Australian Alliance)、澳大利亞亞裔(Being Asian Australian)和公共政策智庫Per Capita成員Osmond Chiu共同合作發起的在線調查上線。兩周內,該調查就收到了約170個與種族歧視相關的舉報。截止6月,該調查收到超過400例舉報。

我們採訪了研究員Osmond Chiu,他表示,大部分攻擊事件都發生在街道等公共區域,其次是超市。「他們要麼被人對著咳嗽,被吐口水,要麼遭到言語歧視。很多人報告稱他們被攻擊者叫做新冠病毒,或者是叫他們返回中國,『因為他們把病毒帶到了澳洲』」。

除此之外,調查結果顯示,約有85%的受訪者沒有通知警方。

「很多人表示這是因為他們覺得這不夠嚴重(只是受到言語攻擊),還有一些人認為警方不會對此做太多。他們不想被曝光,而且報警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

除此之外,有超過65%的受害者是女性。

Osmond認為:「通過這份調查我們可以發現,這些只因為外表長相而受到種族歧視、騷擾或是辱罵的歧視事件並非獨立而少見的,這不僅僅是只屬於華裔或者亞裔澳大利亞人的問題,所有澳大利亞人必須正視這個嚴重的問題。」

澳洲警方:希望大家積極報案

然而與這份調查不同的是,記者採訪了澳洲警方,他們表示,雖然在網路上歧視問題鬧得沸沸揚揚,但他們卻很少接到有關歧視的報案,但他們同時表示,這很有可能是因為受害者沒有選擇報案,而是忍氣吞聲。

在疫情最嚴重的維州,警長Andrew Gardner表示,與民間調查不同,他們收到的報案數比較少。

「我希望大家能夠積極報案,本質上這些數據需要依靠大家自己報告,雖然只有一些這樣的案件被報告給了警方,我們認為報案率可能是低的。只有大家積極報案之後,我們才能更進一步加強措施」。

他強調說:「墨爾本是一個安全的城市,我們希望能讓我們的社區安心,這些(種族歧視)觀點只代表了很少的一部分人,並不能代表絕大多數的維州人。」

維州警方
維州警方。(圖片來源:維州警察局提供)

他同時向記者介紹,在維州,歧視事件分為Prejudice Motivated Incident(PMI)和Prejudice Motivated Crime(PMC)。PMI對被歧視者造成的傷害相對來說較小,包括輕微的言語攻擊,大吼大叫,商店老闆不允許某些人群進入等;而PMC則是那些出於歧視的動機而造成的嚴重的犯罪或攻擊(身體上的或口頭的),包括破壞被歧視者的財產等。

如果您遭遇了相對來說較輕微的言語攻擊,可以通過電話報警。如果您的語言交流有一定障礙,警方會為您安排口譯員。而對於那些相對而言較嚴重的歧視事件,您必須親自到警察局舉報。

Gardner表示,「最重要的是人們要積極報告PMI類事件,這樣維州警方就會有足夠的統計數字以進行進一步反應,例如增加警察巡邏與增加公共教育運動等。」

上述內容也適用於對種族,宗教,同性戀和殘障等的偏見。

記者同時也採訪了新州警方。新州警方媒體發言人Amy Hosking表示,已經「定期對所有警員開展培訓,讓大家透徹了解偏見型案件。」他們還制定了相關的政策和程序,規定警官必須在沒有偏見的情況下做出回應,以確保調查公正合理地進行。

目前,反恐怖主義和特殊戰術司令部(CTSTC)內已經設置了專門的小組Engagement and Hate Crime Unit(EHCU),專門針對和調查有關歧視的仇恨犯罪。該部門得到了CTSTC情報部門以及實時情報中心的支持,後者會評估信息並提供建議或轉介以進行進一步調查。GLLO(LGBTIQ聯絡官),多元文化社區聯絡官,原住民社區聯絡官和文化多樣性團隊也為他們在社區的工作提供了支持。

新州警方同時鼓勵社區向警方報告「所有因歧視或偏見導致的事件,不論是多麼瑣碎細微的事情」。

澳洲政府如何反應?

記者同時採訪了澳洲多元文化部長Alan Tudge,詢問他關於種族歧視事件的看法。

Alan Tudge
記者同時採訪了澳洲多元文化部長Alan Tudge,詢問他關於種族歧視事件的看法。(圖片來源:David Gray/Getty Images)

「我認為在這場大流行期間,我們在保持社會凝聚力方面做得非常出色,而且我認為許多多元文化社區在這方面都發揮了帶頭作用。但不幸的是,還是有相當一部分的種族歧視事件。我認為99.9%的澳大利亞人都是很不錯的人,這些事件只是一小部分懦弱的白痴的行為,決不能代表澳洲社會整體,」他說,「絕大部分澳大利亞人對這種行為深惡痛絕,總理和我對此看法一致。我希望人們可以積極發聲,不論你是否親身經歷種族歧視事件,都應該積極舉報。」

 「種族歧視是完全不可接受的行為,在澳大利亞沒有立足之地。我們擁有世界上最偉大的多元文化國家之一,我們歡迎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來到我們這裡,澳洲因此而富饒。我本人,總理和政府都堅決反對種族主義。」 Alan Tudge說。

其他歧視

•性別歧視:包括因性別、性別認同、中間性狀態、懷孕、婚姻或性愛關係狀況、哺乳、家庭義 務和性取向而遭受的性騷擾和性歧視。

•殘障歧視:包括因身體、智力、感官、學習和精神障礙;疾病、病況、健康狀況不良;工傷; 過去、現在或未來罹患殘障,以及因為與殘障人士有關聯而遭受的歧視。 

•種族歧視:包括因種族、膚色、血統、民族或種族來源及移民身份而遭受的種族仇恨和歧視。

• 年齡歧視:包括因年齡太大或太小而遭受的歧視。 

•ILO III就業和職業歧視:包括因宗教、犯罪記錄、工會活動、政治見解和社會出身而在就業和職 業方面遭受的歧視。 

•人權:包括聯邦政府或聯邦政府代表機構具有涉嫌違反特定國際人權公約的行為,例如違反 《國際民權與政治權利公約》(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兒童 權利公約》(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殘障人權利公約》(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等。 

如何舉報?

您可以撥打1800 333 000向當地警察或犯罪阻止者舉報,或者到當地警察局報案,警方會為您提供口譯服務。

您還可以向澳大利亞人權委員會(Austral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舉報,這是一個完全獨立的機構,負責調查和解決有關有關歧視的投訴。您可以撥打1300 656 419或發送電郵至[email protected]諮詢相關事宜,並通過書面形式提出投訴,投訴表格可以通過網站https://humanrights.gov.au/complaints/make-complaint在線提交。

如果您需要獲得法律建議或者與某個社區組織聯繫。有些社區法律服務機構可以就歧視和騷擾事宜提供免費建議,詳情可查看https://clcs.org.au/findlegalhelp。 

展開評論
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