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時了解澳洲最新動態,點擊下方按鈕,再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

【人在澳洲】把老外拉進華人群

老外單純,樸實,隨意,傻帽,原生態,把微信當聖旨,智商似乎低得感人。我最喜歡和他們打交道。為此曾有多個已經加入了澳籍的前華人批評我,四個字:崇洋媚外!其實啊,上級不崇洋,但媚外;百姓崇洋,但無法媚外。
人在澳洲

作者:李雙

我的飲食習慣,是吃硬梆梆的,嚼不爛的、煮不軟的東西,例如:干葫豆、老牛筋、厚鍋巴、菜幫子……曾經,我在嘁嘁唰唰地享受炒煳的干葫豆時,被硌裂了兩顆大牙;有一顆牙,是咬到了碎下來的一瓣牙,由那破牙,同室操戈一般,硌裂的。

從此,不敢再惹干葫豆了,繼續欺負老牛筋、厚鍋巴、菜幫子……

有一天,我去中學生的軍訓基地採訪,發現很多包裝完美的壓縮餅乾,被遺棄在餐廳的飯桌上。工作人員說,天天這樣。多得很,你要的話就拿走!

從來沒有吃過這玩意,但估計適合我的胃口。立刻搜刮殆盡,背走一大包。

當晚痛吃了六塊。對比普通的餅乾,區別在於,不是麵粉做的,而是雜糧做的,還有花生、芝麻等等,確實「壓縮」了,很緊密,因此比較硬,口感好極了。

從此每天省著吃,吃了十多天,沒有了。遺憾無法長期採訪軍訓基地。只好四處亂竄,看看哪裡有售。

超市的糕點區,餅乾不少,但基本沒有壓縮餅乾。三五個月,能買到一次。由2.50元一包,逐漸漲到了6.50元一包,重量始終是118克。問店家:為什麼不多進貨?答:「沒人買!『走不動』!」噢——!所以雖然愛吃,但經常吃不著!

多年後我到了澳洲。心想老外不喜歡吃米飯,喜歡吃麵包、餅乾之類;並且,他們常常自駕游,八方度假。那麼,壓縮餅乾,應該充足。於是到老外超市去尋覓。結果大失所望!幸好有一種面點,叫「石拱」(Scone),偽裝得像過期下架貨,半個拳頭大,味道介於老蛋糕老麵包老饅頭老油條之間,結結實實一坨,不好啃不好咬不好拽,味道糟,口感好!我隔三差五,會特意買些回來,獨自享用。心裡還是忘不了壓縮餅乾。又去華人超市打聽,依然無顏得見。

我認為,精緻是一種心理需求,而不是生理需求。我的生理需求,就是吃硬貨。為了安慰自己,「石拱」之外,也弄點烤乾的三文魚,烤糊的披薩、饅頭、鍋巴,湊合著過日子。正巧澳洲的大烤箱,每家必備,質量可靠,使用方便。

年初,不知道源自何處的新冠病毒,像馬拉松健將似的,衝出武漢,衝出湖北,衝出中國,衝出亞洲,走向世界,澳洲也未能倖免。

很快,秋天已盡,南半球迎來新的一冬。白日里,天空異常湛藍,令人心醉。原本暴烈的陽光溫和了不少,但依然瀲灧。野草們抓住機遇,加速生長,三五天,遍地青翠。若不是楓樹從各家柵欄上伸出高大的身姿,葉片紅艷如火,增添了一些燦爛的異色,還以為春深如海呢。可是,大好冬光,人們只能繼續圈養,面面相覷。

平時,華人愛團購。新冠中,照舊。方法是,例如:「我們還差五個人,華人超市周五送貨!需要的群里接龍!使用sosure app付款……」我只消接龍即可。

除了團購,我還大膽開拓,衝進線上超市,自由馳騁,選購物品。只要總消費達到80澳元,包送。

令人意外的是,線上居然出售壓縮餅乾,1.7澳元(約相當於8.50元人民幣)一包。老牌子,冠生園;老包裝,每包118克。20年前就是這樣,尚未改變。

對門大胖子老外,一位謝頂的理髮師,穿著太空棉服,短褲,高幫皮鞋,怪怪的,不好看。這樣的老外頗多。自信的人不需要包裝自己?他年輕時是石油工人,在伊朗工作,娶了個妻子。伊朗女性,九歲即可出嫁。現在,這女人二十歲出頭,生了一系列兒子、女兒,九歲十歲十一二歲不等,不像母子、母女,像姐弟,像姐妹。平時與理髮師見面,他說「嗨——!」我說「摸您——!」就此別過。但打聽點什麼,例如問社區辦公地址、醫院地址、福利署地址,都麻煩過他。新冠中,交往依然。從來沒有人視我——一個中國人——為巨大的移動式冠狀病毒,而動輒一頓嫌棄。所謂老外「不接觸去過亞洲或中國的人,尤其不接觸中國人」,只是傳說而已。就個人體驗,華人不可能被「鬼子」欺負;誰都不會被「鬼子」欺負。個案不足為憑。據悉,向澳洲反種族歧視委員會投訴的,主要是當地人。簡直像喜劇。

最近,理髮師老是看見有人,大包小包送貨上我家,羨慕不已,就來摁門鈴。前些日子,澳總理莫里森宣布,政府接受了醫學專家「不必戴口罩」的建議。所以鄰里相見,都光著嘴,彼此距離1.5米即可。理髮師的眼睛,形狀像貓眼,花色像人眼,炯炯有神。他開門見山,一心甩開手裡的瓜,由吃瓜群眾,變成直接享受送貨上門的客戶,要求入伙。我立刻像申紀蘭一樣,快速舉手同意,並表示熱烈歡迎。他大喜,張開嘴巴哈哈笑,一張臉頓時擴展一圈,肚皮顛簸不已。我本想在顛簸得最歡的那裡戳一下,又害怕失手,一下陷進肥肉里,拔不出來,只好作罷。

接著說購物。原來,理髮師平時在同胞經營的大型超市買配送。但疫期超市人手緊張,只為老弱婦孺開展這項服務,他只好自己親往購物。老外搞團購、網購,都是菜鳥,華人比他們高明得多。再說,老外超市也沒有這些項目;華人超市、華人小店,則無所不包。雖然大胖子不怕餓,但他那很年輕的瘦妻子,和一串不胖不瘦的孩子,可不能「勒緊褲腰帶,準備吃草」。本條街上就我一戶華人,其餘連個ABC(指澳洲出生的華裔)都沒有,這類事,找我等於是人盡其才。

理髮師用臉書、推特之類,反正不用微信。先幫他下載軟體。我也不熟。僥倖成功。然後把這位胖子拉進了華人購物群。他立刻哈哈哈哈,笑聲震蕩屋宇。然後歪歪扭扭,如履山地,快速返家;還唱歌:「抬頭望見南十字星,心中想念莫里森,想念莫里森!……」在澳洲,大官就是個路人。人們怎樣對路人,就怎樣對大官。從來不歌頌大官。例如,本應追責絕不會變成領導有方,以避免災難一再降臨。理髮師這樣唱,可能是特意向我表達,他受到了中國文化的影響呢。

之後兩個小時內,理髮師親自指揮,調遣了上百位老外進群。群主誤認為水軍大舉進攻了,慌忙找我諮詢。他們一入群,就開始報復性消費,可惜沒有一位購買壓縮餅乾;都留英文,群友們也回復英文,溝通沒有問題。

平時總是老外幫助我,這次我終於還了一點幫助回去。這得益於老外五行缺心眼。高興!希望有機會繼續給予幫助。老外單純,樸實,隨意,傻帽,原生態,把微信當聖旨,智商似乎低得感人。我最喜歡和他們打交道。為此曾有多個已經加入了澳籍的前華人批評我,四個字:崇洋媚外!其實啊,上級不崇洋,但媚外;百姓崇洋,但無法媚外。

噢,昨天,全澳新增新冠病人22例,其中維州15例;今天全澳新增病人11例,其中維州5例;總趨勢下降!希望明天新增為零,可防可控可口可樂!想起理髮師那寬闊的喜劇的笑臉,我也哈哈哈大笑起來。順便抬頭轉著圈找感覺,怎麼沒有聲震屋宇呢?倒是看見天上,彤雲密布,殘陽如血,飛著一架大肚子飛機,還有一彎早起的病瘦的月。

2020年5月13日

展開評論
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