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E全系列介绍——第二篇:澳洲中学与中国中学的不同

2019年,第一教育希望通过开设本 “VCE全系列介绍” ,让更多有需要的华人朋友,无论是考生们还是家长朋友们,都能够对VCE考试有更确切的了解。这是第一教育VCE全系列介绍的第二篇文章。

上一篇文章中,我们介绍了VCE的历史,其中提到,VCE制度不仅在全维州的学校内通行,也在部分的中国学校开展。很多初来澳洲的华人朋友,虽然直接或间接得到一些关于澳洲中学的印象,但具体和中国的中学有什么样的分别,却又难以具体说出一二。学校作为教育的主要载体,其重要性自然是不言而喻。本篇文章,就请让我们初步介绍一下澳洲学校与中国学校的区别。

教学管理制度

很多家长喜欢问孩子“班里”的情况。因为在两岸三地的教育体制中,“班集体”都是一个基础而关键的单位。华人家长眼中和记忆里的“班”,不仅是学校教学的基本单位,也是同学们团结奋战、巩固友谊的基本集体。然而这些“班里情况”的问题,往往又让作为澳洲学生的孩子们无法回答。因为澳洲的“班”,和两岸三地传统体制中的“班”基本上不是一个概念。以“班”的概念切入辨析,则能基本辨窥中澳中学教学管理制度的不同。

与传统概念的“班”相近的,是澳洲中学里一个叫“Form”的单位。然而学生每天在“Form”的时间,基本只有到校后的短短的15分钟。其意义,也只是每年的集体照,每日的点名与学校通知的发放。每个Form配备的老师,通常也只行使点名者的职责。 点名结束之后,同学们则奔赴各自的课堂上课。“班主任” 的督导职责,则通常由年级主任统一行使。所以若家长接到学校的约谈,其对象往往也是年级主任“Head of Year”。

与两岸三地学生固定在一个教室而教师往来不同的教室上课的方法不同,在澳洲的中学,则是教师固定在一个教室授课而学生往来不同的教室听课,同两岸三地的大学颇相似。具体的课程,在低年级通常是由学校规定,然而在高年级以及VCE阶段,则是由学生自选。纵使在低年级课目完全一样的情况下,出于让同学们认识更多本年级的同学的目的,同一个Form同学的课表也会完全不同,到了高年级时则一个年级几乎不会有两份完全相同的课表。因此,澳洲中学生几乎整天就游走于不同的教室内,与不同的班级一起上不同的课程。授课的任务,也自然由许许多多不同的班来完成了。

由于每天只有一个点名的空档且Form每年都会打乱重组,同一个Form的同学自然无法培养“同班同学”的情谊。联结友谊的任务,则落在了另一个编制——社堂(House)上。每位澳洲中学生在一进学校时就会被分配到一个社堂内,并将一直属于这个社堂直到离校。每个学校通常有四至八个社堂。除了每周会有很长时间的社堂聚会和社堂活动,学校的集体竞赛与大型活动,比如运动会与文艺汇演,也会以社堂作为参与单位。同时,很多学校也会在学生的校服,如女生的头花和男生的领带上,对学生所属的社堂做出标识。每个社堂也往往会形成自己的文化与传统。这样,同一个社堂的同学从一进学校就互相认识,每周共同举办活动并且在学校大型活动上共同拼搏努力,对社堂的传统也形成了相应的文化向心力,也使得社堂成为了传承同侪情谊的纽带。

教育方针理念

赢得普法战争的胜利之后,“铁血宰相”俾斯麦说,“德意志的胜利早就决定在小学的讲台上了”。除了形而下的学校管理制度以外,中澳中学异同更大程度体现在了形而上的教育方针理念上。

随着高等教育的发展以及随之而来的大学扩招,在两岸三地,高中文凭已早不是大部分人体制教育的终点,因而中学的角色,很大程度是为了进入大学做相应的知识储备和习惯准备。一言以蔽之,两岸三地的在中学时期的教育方针,是以升学做为基本导向。尤其是在高等教育入学门槛居高不下的地区和时期,中学教育往往更蜕变为残酷的应试教育。而教育的主要内容也是知识技能的巩固与培养。高课业量与学业负担,也往往造成对素质教育内容与课外生活的挤压。同时,在基础教育与中等教育的层级上,两岸三地长期奉行通识教育的原则。以中国大陆的高考为例,学生直到高一都必须修读所有课程,而之后的文理分科依然是打包课程,学生选择的自由度较低。

由于国情的不同,澳洲的社会情况相对而言则比较宽松。因此,对于很多澳洲人,高中往往是其体制教育的最后一站。但也有不少澳洲人选择进入高等教育体系深造。因此,澳洲在中学时期的教育方针,在导向上是就业与升学并重,甚至由于社会情况,在就业上的倾斜还要更多些。澳洲的中学生因而在发展方向上有很高的自由度。决定学生未来的发展的关键因素,更多是学生自身的志向。但同时,自由的选择也使得学生的自律性面临挑战。另一方面,与自由选择的教学方针相同的是,澳洲中学的老师,扮演的角色与传统意识中“传道授业解惑”的形象不同。由于更重要的是引导学生找到自己的价值所在,知识的教授对于澳洲中学教师而言不是主要职责。培养学生的价值观,使其能够顺利融入社会,才是澳洲中学教师的首要任务。师生之间,更多是一种朋友之间的引导关系。从这个角度来说,澳洲老师在上课时把讲知识点的时间拿来同学生交谈,看起来就没那么奇怪了。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