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人在澳洲】灵魂,我在塔斯马尼亚等你(下篇)

请把我的心留在这里,让片刻成为永恒!
人在澳洲

廊桥遗梦

Peter是我此行唯一想写一笔的人,坐标是在东部圣玛丽斯镇的Addlestone House Bed & Breakfast,我是最后选定他这间住宿的,因为房子刚上线booking,没几个评价,有点犹豫,但是位置特别合适我们过渡一晚。现在想来,真是缘分。

那天下午4时,他给我电话,说明他要外出给我们留了钥匙,清晰地道的英音,礼貌谦逊的言辞,令人心下一暖。黄昏到达时,他果然有事外出了,房门上插了装着钥匙的信封,打开门,怕我们找不到自己的房间,他在通往房间的过道上留了一排柔黄的灯来引路,很会为人着想。

房间是一个大House里其中的一间,所以我们是和主人住一起的,屋里摆设精致,摄影器材等名贵物什都码放在那里,就这样放心让异乡人登堂入室?他的心可真大。

晚一点的时候,先生正在外间煲水喝,男主人Peter回来了,我闻声走了出去。第一眼看到他,有着运动员式良好的身材和优雅的英式绅士风范,最多不过50岁的样子。当他坦言已经70岁时,我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先生中年油腻的啤酒肚,画面对比太过猛烈。

这是他的度假别墅,每年自己过来住几个月,家里打扫的一尘不染,厨房尽是洁白的橱柜,却无一丝油渍和异味,书台角落的各色鲜花让你很难想象这是出自一个男人之手。Peter给的惊喜远不止这些,第二天一早他秀了最拿手的早餐,按照我们前一晚勾选的早餐餐单,他把上佳的味道盛在英式拉花的瓷器碗碟中,果汁牛奶粥面包煎蛋蘑菇番茄培根摆了一大桌,捧着英式红茶小酌一口,顿觉自己也起范了。

Peter最喜欢的就是跟客人聊上一会儿,特别包容我们蹩脚的英文,侃侃而谈他的故事他的家庭,以及他最引以为傲的夺得澳式足球冠军的儿子,原来他也曾痴迷足球,后来转做教练,终生滴酒不沾,呵呵,身材之谜终于解开了。如果你不太想聊了,他又会安静地坐回自己的客厅,看书看报摆弄自己的东西,非常有秩序感和节制力。

临走前,我们赞叹了一番照片墙上充满浓浓艺术味的老照片,Peter兴致来了,拿出了他的专业镜头,非要给我们夫妻来一张久违的合照。香气四溢的后花园中,小风拂过鬓角的白发,他仔细调整着我俩的姿态,异常认真专注,抓起相机调整焦距的那一刻,放佛他已化身为《廊桥遗梦》中的克林·伊斯特伍德,70岁的男人,自由、沧桑、内敛,情趣、艺术范,却魅力无穷。

那个小镇真的很普通,无比宁静,下午5点后的街道几乎见不到人影,如果你选择这里,不要因为住宿怎样,而是这个温柔浪漫的男人,他的气质已经完全盖过了一切,值得此生一见。

农场木屋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先生至爱的是农场小木屋。农庄里的独立木屋本是孩子们的至爱,就像《阿尔卑斯山少女》里的海蒂,最爱回归大山和田园,晚晚躺在床上仰望屋顶的星空,一颗两颗……慢慢睡去。来到这里,他就像个孩子一样。

到达的时候是晚上8点了,夏日的夜晚天还没全黑,我们乘着暮色而至,可惜一脚油门就开过了农场,明明人家在路边立了一块很大的牌子。刚好隔壁邻居家的门开着,然后我们就大剌剌直接闯了进去。里边的塔州农民大哥急急地向我们挥手示意,不是这里哦。好吧,悻悻地退出来还没摆好方向,热心的大哥又追出来亲自步行引我们去隔壁目的地,看来我们也不是第一个误闯者了。大哥很熟手地打开了人家的后门,把我们让了进去。这时男主人David也赶了出来,他很诧异我们的车竟然从后门冲了进来,还刚好停在给我们准备的独立木屋前。大哥和David看来真是好邻居,一见面竟自顾自high聊起来。

小木屋真是满足了农庄粉丝的一切想象,独栋两层,底层是客厅、厨房、主卧带卫浴,站在厨房的操作台前,刚好对着一大扇干净明亮的窗户,望出去就是牛羊、草地、围栏和远方的树林。所有设计都是我的心头好。二层竟然还有至少四间卧室,因为人少,这个独栋当晚就被我们两人霸占了。

进屋时外面已经完全暗下来,可是屋内暖洋洋的,原来David一早打开暖气等待我们的到来,真让夜归的人特别窝心。他详细介绍房屋和厨房用具的使用,还送上自制的农场牛奶和糕点,不得不说这是人家农场天然的优势,啥都是纯天然无污染好新鲜,尤其牛奶特别醇厚,味道一流,印象深刻。

看男主人的脚步渐行渐远,我俩就忍不住偷偷跑到人家农场里“撩猫逗狗”,夜色里,发现一处围栏圈着几只呆萌的羊驼和牛羊,我冲着他们又笑又做鬼脸,羊驼只呆呆地望着,真是世间少有的呆萌,我继续用大胆的语言挑逗起来,结果就——很不幸了。其中一只刚才还呆的要死的竟然“噗——!”向我吐了一口。“啊——!”我嗖的一下避开了,幸好站的较远,不然非中了它的“毒液”不可。一旁的先生早笑抽了。

第二天一大早,主人将装有新鲜鸡蛋、培根、橙汁和面包的篮子放在门口,还用一块花布盖着,农家气息铺面而来。老公摆开阵势,誓要为我做一顿美味早餐,费了巨大的力气煎了两个蛋和培根,为了显摆,特意搬到门外草地上的餐桌上吃,还不停的摆弄出各种pose,让老婆给他留影纪念。

贵族之家

关于这间老房子,是我们来塔州第一个落脚之地,但是我觉得多少溢美之词加诸于它都不为过。它的历史感、英伦范,无处不在的精致和贵族气息,实在令人过目难忘。其名为The Turret House(角楼之家),是朗塞斯顿(Launceston)受保护的一栋标志性历史建筑,始建于1902年。

在停车处犹疑是否找对地方的片刻,女主人珍妮已经风一般地走到了廊上,对着下边的我们奉上爽朗的笑声和热情的招呼:快请上来吧,亲爱的们!而且大声叫出了我俩的名字。随即映入眼帘的是大型凉廊、高耸飞檐,庄严工整却无逼人气势。这间安妮女王(Queen Anne)风格的房屋,据说是最复杂的房屋建筑之一,其集中了包括陡坡、穹顶角楼,烟囱,顶尖修饰,大范围的窗缘修饰,封檐板修饰,环廊,阳台灯等多种元素。

珍妮开始带我们参观房子,拾级而上,推开古朴厚重的大门,前厅雕梁画栋、玫瑰天花板、古老的壁炉和钢琴,房间内随处可见古典油画、瓷器和各时期艺术品。最精华之处是,我们爬上一段非常奇特的楼梯后,登上了最高点——角楼,顿时朗塞斯顿美景如一副画卷在眼前伸展开去,令人心旷神怡。这确实是唯一能让人在住宿的同时,还能亲自领略一下建筑美学的佳作。

我们住的房间是最好最大的一间,因为珍妮帮我们自动升级了。房间内特别干净,温馨,有胶囊咖啡可以喝,洗好切好的蓝莓、草莓、苹果、香蕉陈在盘子里放佛正绽放盈盈笑意。赠送的甜甜的红酒早已盛在醒酒器中,十分可口,几杯下肚一身疲劳顿去。卫生间的洗浴用品都是用的伊索,香皂是高级手工皂,品位立见。

珍妮总是像个老朋友一样对我们嘘寒问暖,指点我们美食餐馆所在、城市的游览精华、周边出行的注意事项等等,既及时出现在你需要的时候,又不过分打扰。如果不是她,我们可能错过了去看塔斯马尼亚小恶魔(袋獾)的机会,所以这间朗塞斯顿评分最高的民宿,实至名归。

片刻永恒

梅雷迪思之家酒店是此行的最后一站,一路走来,塔斯马尼亚人的友好善意,已令我们十分感念。这间更像汽车旅馆的住宿,主要由两个壮硕的男侍者(or老板?)在经营,缺少了珍妮的聪慧体贴,却多了几分率真。俩人说话总是硬邦邦的,刚开始我还有点不适应,我问他能不能在这里洗车,他不耐烦地回了可以可以,我下意识瘪了瘪嘴,以为添麻烦遭人嫌。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又亲自拿着水管走到老公身边帮忙,干活爽利不带马虎。他们烹饪的早餐更是味道一流,也是此行吃的最欢乐的早餐,宽敞的餐厅坐了不少客人,我们和旁的住客海聊了一会儿,主人小狗还围着转来转去。最后这两个热情的汉子,让我们把所有剩下的面包都打包,拿去做路上的干粮。

夜晚的时候,走在旅馆所在的斯旺西小镇的路上,一个人都不见,好像世间只剩我二人。我们开玩笑说,如果给你一套这里的别墅白住,你能住多久,想了一下,都觉得恐怕难以超过一周。人啊,还是怕孤独的动物啊!

很久没有像这样手拉手散步,我们走啊走,走到路的尽头,是一条长长的海岸线和波光粼粼的无限海水。我们就在月光下、晚风里、长凳上一直坐着、一直坐着……。

请把我的心留在这里,让片刻成为永恒!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