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人在澳洲】雨趣

感受雨中漫步的浪漫情怀……
人在澳洲

小时候特别喜欢雨天,觉得撑着一把花伞,穿着雨靴在雨中漫步是一件特别诗意的事情。最主要的还是喜欢穿雨靴,红色中筒雨靴配上一条齐膝半身黑裙简直都有了超模走丅台的范儿。当时对我跓足观望的男生不少,我想也应该是我惹眼的红雨靴惹的祸。现在想来我应该从小就是一个特时尚的女孩,当年在闭塞的农村还不知道什么高筒中筒靴子的时候,我就已经能预感十几二十年后的流行趋势并走在潮流尖端了,实则不易。遗憾的是后来走岔了道,终与时尚界分道扬镳,如若不信,我有照片为证……

记忆中的雨天总与雨中送伞分不开。孩提时候贪玩,对天气没什么概念,总是风风火火地背起书包就往学校冲,没几个孩子会留意可能会下雨自己要带雨伞。当时的父母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孩子也基本属于放养状态,所以就不会有人在你屁股后面喊“多穿点,要带伞,上课认真听”之类的话。于是,万一大雨突袭,学校的走廊便挨挨挤挤着许多被雨滞留的同学。他们可不会面带忧伤,相反,这样的一场大雨反倒让他们觉得十分欣喜:反正不着急回家,一大群同学在那里打打闹闹不是更热闹有趣?顽皮的男同学索性扔了书包用手去接屋檐倾泄而下的雨水肆意地泼那些谨小慎微的女生,女生的咋呼喊叫让他们觉得很有快感,于是乎,不好惹的女同学便也纷纷加入这泼水狂欢中……到最后,风停雨住,男生女生全身上下都滴滴答答了。

回家路上还有不少乐子,一个个小小水塘都是最佳的游乐场,一脚扬起,那又是一场战事,结果,刚才的一身湿再混一团泥,浑然就是一只拱地的泥猪了。当然,敢如此放肆恣意地玩耍,必是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了:踏进家门先倒打一耙,说因为父母不送伞不得不冒雨回家,最终被淋成落汤鸡,路上还不小心滑了一跤。如果再演得逼真一点就加一两个喷嚏。这时的家长定会心生愧疚,连呼“阿侬,着凉了,赶紧换衣服去……”就这样蒙混过关之后,心里一边窃喜一边盼着下一场雨赶紧到来……

长大后不再下雨天泼水玩了,因为男生女生都没有了当初的童真,多的是少男少女的矜持。此时情窦初开的我们如遇下雨被困学校便会乖乖地站在学校走廊里仰望天空静静等待……如若此时,刚好有喜欢你的男生手上刚好有一把伞的话,浪漫情节便在这雨天里浪漫上演了。他一般不会直接邀请你跟他一起遮,因为这事在当时那是要上头条的,他也不会直接就把伞借给你,因为害羞不敢开口。通常他会默不作声的站在你边上,假装自己也是在等雨小点再走,就这样站了一会儿,看见旁边没人注意你们了便适时对你说:我有伞,借给你!当然,话一出口他自己也一定臊红了脸,便快速把伞往你手中一塞,自己便用书包挡头跑进雨中去了……留下你握着伞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莫名感动……

看来下雨从来都不是一件只让人烦忧的事……

回国的某日,在银行办事。正遇高峰时段,看看手中的号码前面还有十个人在等待,便决定先回家,下午再来。正当我欲扔掉排号纸时一个银行的工作人员走了过来。她笑容满面的对我说:“我认识你!”我看了看她,这个人我并不认识,于是就对她说:“你一定是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呀……”谁知她又问我:“你不是就住这华侨城楼上吗?”我有些诧异:“是的,你怎么知道?”她说:“有一天晚上我们一家三口上街没带伞,突然下起雨来,我们被困在了通道里,是你遮伞送我和宝宝回家的,当时,都没来得及对你说声谢谢呢!”我很惊讶这个女人的好记性,况且当时黑灯瞎火的她居然能在这么久以后还认得出我,我很是感动……于是乎后来到银行办事只要遇上她便简单顺利了许多……从没想过,雨天中自己的一个小小善举也能温暖别人那么久……

来到澳洲后,无论是艳阳高照还是淫雨霏霏,都鲜见有人撑伞了。每个地域的人,审美的标准不一样,西方人更崇尚的是健康的美,他们会涂上防晒霜把自己放置在烈日下晒出古铜色的肌肤。澳洲的阳光紫外线很强,但是,他们往往只是一顶帽子,一副太阳镜,便自在地行进于天地间了。

不要说晴天,即便是雨天,墨尔本的路上也极少会看到撑伞的人。我觉得他们不用雨伞,一则是因为墨尔本的风大,一般情况下,一年四季,下雨天都挟带着呼啸的冷风,如此状况,撑伞非但遮不住雨,反倒会让自己在雨中窘态百出。试想,原本优雅的一个人,为了要死命抓住被风撕扯的雨伞,那顾上不顾下的丑态会让人多难堪?其次是墨村的天气太任性。打个比方吧,墨尔本的天气就是那疾驰的汽车上看到的窗外的景物,容不得你有半点的犹豫它就和你擦肩而过了,太阳的脸在前十几二十分钟灿烂无比,好到你只想高歌一曲,但你很快就会发现,你高兴的有些早。歌还没唱完,一阵大风就横空出世,随之而来的是树的凌乱不堪,叶的慌不择路,一场大雨说下就下,它可不管你高兴不高兴。深谙此天气的墨村人民自然而然就没有了带伞的习惯。

在异国他乡,我看过许多的风景,遇上了许多的人,记住了许多不经意间邂逅的感人瞬间,也包括那对漫步在雨中的老人。在那个不期而遇的清晨,天上下着雨,我于风雨中勉强地撑着一把花伞,一个劲地埋头赶路。迎面走来一对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白人老夫妻,他们慢悠悠地一边散步,一路说笑,那铺天盖地的雨滴在他们眼里仿佛根本就不存在,或许,他们就是把雨当成了沿路开放的花草一般,平淡无奇。从我身边经过时,还不忘面带微笑向我打招呼,当时我的表情有些尴尬。回过头来目送他们远去的背影——悠闲地步伐,满头的银发,从容不迫,任凭风雨飘摇依然有说有笑。或许,他们觉得,雨既然已经下了,也无处可躲,与其在风中凌乱,不如享受它的浪漫。那一刻,我觉得,这才是一个人该有的人生态度。

遥想古人书雨大多愁绪满天,我觉得其间多少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况味,而今我写雨却乐趣无边,因为我怕“借雨浇愁愁更愁”,当然,问题不在古雨还是今雨,在雨中人。文至最后,脑海中蓦然浮现出了这样的一幅画面:风和雨在天地间缠绵悱恻,街头巷尾次第撑起的一把把花伞有如一朵朵流动的花儿装点着一个个清冷阴郁的日子,伞下的你或眉头紧锁或怡然自得,或埋头赶路或闲庭信步……而我透过雨帘确乎看到了一个丁香般的姑娘从那悠长的雨巷中缓缓走来,带着无限的朝气和满身春的气息…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