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居港的澳洲人:修例把一切都改变了

居住在香港的澳洲学者表示,如果香港引渡法修改条例通过,他们将不会继续在共产体制下的大学工作。

 

Image result for 香港

(香港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香港计划修订《逃犯条例》引起香港人广泛激烈的反弹,一周时间内举行了两场超过百万人数的大游行。这一次,不只是港人反对,就连居留香港的外国人也开始感到担忧。《悉尼晨锋报》记者Kirsty Needham撰写报导称,居住在香港的澳洲学者表示,如果香港引渡法修改条例通过,他们将不会继续在共产体制下的大学工作。

报导称,澳大利亚学者Julia Bowes在香港历史最悠久的大学工作。在美国完成博士学位的她认为香港这座东方之珠比美国更迷人,虽然深知“共产主义潜在的威胁”,仍毅然选择到香港工作。

D:\650\IMG_6470.jpg

(翻拍自SMH)

Bowes在香港大学讲授美国抗争运动历史,她对《悉尼晨鋒报》说,在这块前英国殖民地上,大学的工作人员享有“极大的自由”。

然而,香港政府提出修订的引渡法条例,她和其他外国人开始担心了。

“作为艺术和人文科系,言论自由和学术批评是我们治学的基本精神。” Bowes表示,一旦法例被修订,任何人都可以被引渡,谁能保证学术还有自由?

“我们不想在一所共产体制下的大学工作,言论和思想自由被扼杀。”Bowes认为大学里的许多外国学者都会离开。

“幸运的是,我们有护照,可以随时离开。”她說。

修订法例威胁国际企业

国际保险经纪人公司Marsh的高级副总裁Edward Farrelly在香港生活了八年。 他说,最近的事件给外国企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风险。

Farrelly说,全球金融危机或2014年占中抗议运动,香港都没有丧失其东方之珠的光环,她还是亚洲最具吸引力的金融中心。

“香港还是具有商业、法治和地理条件的便利性,所以当时公司没有打算搬迁到新加坡。”

但这次就不一样了。“现在的风险因素是,《逃犯法例》涉及到法律的改变。”他说。

许多跨国企业都在香港设有办事处,因为稳定健全的法律体系给企业提供保障,让他们在香港为中国客户提供服务。

目前有600家澳大利亚公司在香港设有办事处,大约有十万名澳大利亚人居住在香港。

曾在香港居住26年的澳大利亚人Peter Cunich形容,这比以前任何的政治动荡都严重得多。

“很多学生都在担心,30年后香港将成为另一个深圳或中国城市,他们将无法再待下去了。”

 

 

来源:澳洲看中国报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