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人在澳洲】狗狗备忘录

人在澳洲

从小生活在农村的我对狗并不陌生。乡下人好养狗,大多数为的是看家护院。此起彼伏的犬吠声间接证明了这个村庄的兴旺程度,居住的人越多,狗就叫得越欢。鸡犬相闻的景象,是一代又一代农村人回忆往事时的背景画面。

小时候,我家里也断断续续养过狗,那时的土狗条条都很凶悍,从哪家门前路过那是要小心翼翼的,如果你显出一副贼头贼脑的模样,那恐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依稀记得曾养过一条小白狗,听话异常也机敏异常,熟识的人来它从不乱叫,遇上陌生人上门,那可是要经过它严格的“安检”程序。

首先,作为来客的你一定得不慌不忙不卑不亢,这时的小白是从心理学角度分析你是否危险的入侵者,再者,你千万别忙着登堂入室,你要站在“黄线以外”——离大门数米的地方接受它灵敏嗅觉的嗅闻。直到确定你是善类了它才会摇摇尾巴让出道请你进门。正因为它的乖巧灵敏,我们一家人都对它喜爱有加,尤其是我两个顽皮的弟弟,他们更是一放学便与它各种逗趣玩耍。据我母亲现在回忆说,当年家里的生活水平并不是很高,偶尔开荤吃肉的时候,兄弟俩会生生把自己快要流至下巴的口水擦干,硬是把香喷喷的肉啊、墨鱼啊偷偷拿来喂小白,知道真相后的父母是既心疼又欣慰。心疼的是本想改善一下生活让原本痩弱的孩子补充一下营养,谁知,他们却把这份爱拿去喂了狗;而欣慰的是,两个平时没心没肺调皮捣蛋的孩子却是极富爱心的人,况且小白也确实是家里最值得信赖的保安。于是,在我父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许下,一块块白花花的肉就这样藏着掖着都塞到了小白的肚子里。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在小白长到三岁多的时候被路上疾驰而过的大货车撞死了。小白的死最伤心的莫过于家里的两兄弟了,他们痛哭流涕地给小白挖了一个大坑,妥善地掩埋了它。这个伤痛他们至今还记得。

后来还养过几条狗,养的过程很快乐,结局却总让人愤怒而且悲伤。所有的狗都不是寿终正寝的,要么被人掳去杀了吃了,要么被无视路上小动物的无良司机撞了,总之,在那些年,几乎每家每户的狗都会遭此横祸。渐渐地,我发现,养狗的人少了。现在回农村,家家户户大门紧闭,看家护院的不再是狗,而是结结实实的铁将军。

在夜晚,没有了犬吠的农村,显得一片死寂。

因了这份对狗的情愫,我弟弟便一直憧憬着可以养一条乖顺的狗,也是机缘巧合,辛迪和辛巴来到了我们身边。

辛巴与辛迪(右)
辛巴与辛迪(右)

当然,在澳洲养狗那是与在中国截然不同的。听人说过一个笑话,说在澳洲,孩子排第一,老人第二,女人第三,接下来是狗和男人。也就是说,在澳洲男人的地位不如一条狗狗。养一条狗,除了你必须给它好吃好喝好的生活环境外,你还必须带它出去遛,遛弯儿的同时你要随身携带塑料袋,为的是及时清理它拉的便便。狗不听话你可以教训,但决不能体罚,否则虐狗罪你可担不起。而且,如果你的狗咬了人,主人可能背上一辈子都还不起的巨额债务。你要给狗上保险,如果狗随便乱叫,有人报警,狗主人将失去养狗的权利。狗脖子上必须挂牌,说明主人姓名、住址,否则将作为无主犬收容。严格规定狗每年必须注射疫苗,否则将重罚。凡此种种条款,均说明在澳洲养狗绝非易事。

辛迪是一条体型较大的拉布拉多母犬,而辛巴则是一条体型较小的泰迪公狗。这两只狗的相遇绝对是天作之合。泰迪体型虽小却很凶悍,平时惯会兴风作浪作威作福;拉布拉多虽体型大但性情温顺,见着辛巴处处避让,不与争锋。这不,今天下午我上课回家便发生了一些状况。

按照惯常,我还不要到达栅栏,屋里就开始欢腾了,辛迪和辛巴两前爪扒拉着窗户,一个劲儿地往上窜,狂蹦乱吠的景象如果让不明真相的人看到,一定以为它们已经被关押了好久,一心想要冲出牢笼奔向新生活。但是,今天却很奇怪,窗口只有辛巴的影子却不见了辛迪,根据我丰富的经验,我知道家里一定有什么东西又被它们损坏了。

一进屋,我撂开辛巴往身上扑的爪子,直奔书桌,一番巡视下来,发现文房四宝安然无恙,我悬着的心一下子放下来了。还算它们有记性,之前咬坏过一支毛笔,我气急败坏的拿着那支无故“遇难”的毛笔敲着它们的狗头疾言厉色地批评了一顿,从此,它们便不敢再打毛笔的主意,连同书桌上的一应物品,哪怕是放置于地上的,它们也不再染指。

但是,今天辛迪的状态太不正常了。它畏畏缩缩地躲在沙发的角落里,眼睛始终不敢正视我,当我问:“辛迪,你是不是又干坏事了?”它居然开始发抖。我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判断,肯定有什么东西被损坏了,可不,原本挂在铁架上的几双袜子散落在客厅里,有一只还被咬到了厨房。我拿起来一看,袜子被咬穿了一个洞。

其实我心里清楚,辛巴属于那种脸皮特厚的,哪怕是犯了错它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照样朝你怀里猛扑,骂它一句,它脖子一缩,三秒钟又向你撒娇了。而辛迪不同,哪怕这件坏事的始作俑者是辛巴,只要它参与了,它就满心愧疚,一副“我错了”的低姿态。可以想像一下今天家里的场景,一定是辛巴被关屋里觉得玩玩具玩球都已经玩腻了,便出主意让辛迪把悬于高处的𧙕子咬下来一同拉扯着玩,平时辛迪就对辛巴言听计从,于是便不顾后果地玩上了。它可能忘了这么做是会受到惩罚的。

为了惩罚它们,晚餐时分,我便一个人自顾自地捧着碗砸吧着嘴吃起饭来。如果是平时,辛巴肯定一下子就跳上椅子,把鼻子凑在你的碗边用一副眼巴巴的表情看着你,直到看得你心里发毛不得不喂它为止,而辛迪呢,则一副淑女模样地挺直腰杆静静等待。今晚上则不同,我把餐桌边上所有的椅子都往里推了,没留给辛巴可以往上跳的空间,辛迪则根本不敢来餐厅,只是远远地躲在露台外面,一动不动地端坐着,等待最终结果。

辛巴终究是没心没肺的,它不停地扑到我身上来伸长脖子想看看我吃什么,想让我分它一杯羹,它越是这样我就越不理它,它急得在地上团团转。

在它们热切而又贪婪的目光中,我悠闲地完全是显摆地吃好饭,故意把肉骨头摆在桌子中央,而后起身去洗碗。辛巴的身高够不着桌子,它急得抓耳挠腮,而辛迪此时也按捺不住了,以为我没注意它,便悄无声息地坐到了餐桌边上。狗狗对骨头的钟爱,那是可以为它赴汤蹈火的。

见它们如此情状,我是又好气又好笑。决定给它们骨头之前还是要好好训一下话。于是我说“坐下”,两只狗“撲通”一声,齐刷刷地坐下了,就像受过什么正规的训练似的。我一下子被它们逗乐了,想要教训的话也顿时说不出口,于是便草草地警告几句,就把骨头分发给了它们。

想必此刻,得到骨头的狗狗一定是眉开眼笑两眼放光的,如果它们有表情的话。

狗是动物中最聪明的,它看起来是投靠了人,做了人类的奴才;其实,也可以反过来说是利用了人,揣摸透了人的弱点,让人心甘情愿地成了它的仆人。

辛迪和辛巴的趣闻轶事很多,一个家庭因为有了狗狗的相伴,日子变得乐趣无穷。要知更多事,且听下回分解吧!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