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有上诉的勇气吗?

很多案件被拒绝,都是因为审理不公平,存有偏见。特别是很多申请人在申请被拒绝后,感觉十分无奈并对法律失去信心,自动放弃上诉的机会。

不知道读者有没有注意到,笔者的文章经常会介绍配偶移民的案例,因为笔者发现近年配偶移民的拒签率非常高,十分不正常。同时笔者了解到,很多案件被拒绝,都是因为审理不公平,存有偏见。特别是很多申请人在申请被拒绝后,感觉十分无奈并对法律失去信心,自动放弃上诉的机会。面对这些申请人,笔者替他/她们感到十分可惜!本周,笔者就来介绍一个近日的真实案例:

X先生来自亚洲,数年前他跟太太到笔者办公室找笔者面谈。他跟儿子于一年多前取得临居配偶签证820,差不多到两年期转永居身份时,一天傍晚,移民部官员到他家里突击检查,当时他和儿子都在家中,但是太太却不在一起。移民官员在家中检查所有个人物品;例如护照和衣服等。正当此时,太太也赶回到家中,但由于太太的工作需要穿着工作服,且当时移民官员在他们家中没有发现太太的工作衣服,所以移民官员产生了极大的疑虑。两周过去,X先生收到移民部的拒签信,信的内容透露,有第三者举报他跟太太的婚姻关系存在金钱交易,他们是利用婚姻关系来达到移民目的。他们收到信后便马上来找笔者查询该如何处理,笔者了解他们的背景后,便鼓励他们递交上诉到审裁处,笔者有信心案件可以上诉成功。


再次碰见X先生及其太太,已是两年多后,他们再次出现在笔者办公室寻求笔者帮助。在此之前,他们找了另外一位代理来处理该案件,但是移民上诉审裁处对其案件已经产生了极大关注,因为审裁处发现X先生的太太在担保X先生及其儿子期间,竟然跟前夫一起到欧洲旅游两周,并乘坐同一航班一起回澳洲。
在审裁处审讯时,x先生对此竟一无所知,对太太跟前夫的出国事件哑口无言。另外审裁官员以第三者告密信作为依据,最终作出维持移民部的决定,其代理为他们再上诉到联邦法院第一庭,却还是以失败告终!他最后没有办法,又来找笔者查询。笔者本着助人为乐的心为他指点一条明路,告诉他这个案件可以上诉到联邦法院第二庭,因为有一个类似案例已经在联邦法院提出,他们可以一试。经过一段等待期,移民部承认对x先生的案件有不足之处,他们会将案件发回审裁处重新审讯。经过笔者的详细解释及X先生的充实的补充文件,审裁官终于对X先生作出公平裁决,移民部还他们父子一个公道,取得永居身份。

笔者处理过很多配偶移民案件,很多被拒绝的案件经笔者了解后都予以解决。笔者发现很多被拒绝的案件理由完全不公,申请人要到法院才能取得公义,不过这个费用也是十分昂贵,一般法律费用是$15,000-$25,000不等。笔者曾经鼓励过几位申请人把案件提交到联邦法院作出裁决,因为笔者认为案件成功机会会非常高,但可惜申请人要求笔者作出保证成功的诺言才能进行上诉,笔者只能无奈地放弃他/她们的案件(因为连政府也不能保证他们的官司一定能胜)。虽然笔者认为案件本身对申请人十分有利,但很多时候,事情都是「为山九仞,功亏一篑」,申请人因为无知,要求笔者作出成功保证,笔者只能作出无奈叹息!很多最终有很成功希望的案件便被白白放弃了。

很多签证申请人接到签证被拒绝的消息时,感觉像到了世界末日。其实签证被拒绝的原因各有不同,特别是现时的移民政策变化太快,一些经验不足的移民官常常会误解移民法律而作出错误的决定,而申请人不明白其中缘由,又怕麻烦,错过了申诉时间。其实很多案件在申诉后都有很好的结果,主要是要看申请人有没有勇气挑战移民部的决定。
假如读者有任何关于上诉的问题,请联系笔者。

 

以上专栏是由澳洲移民法律咨询Stanley CHAN提供

Stanley Chan澳洲移民及法律咨询

澳洲移民代理注册号码 MARN: 0430097(Chan)

Melbourne Office墨尔本办公室:

Suite 3, 49 Wadham Pde,

Mount Waverley VIC 3149 Australia

咨询电话:+61 3 8833 7288

Mobile手机:+61 0 444 522 514

Email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