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反送中5个月港警射6000枚催泪弹 近九成港人健康受损

香港警方表示,反送中运动至今警方发射了大概6000枚催泪弹。尤其近日传出警方因催泪弹库存告罄可能已经使用大陆制造的催泪弹。

从今年6月开始爆发的反送中运动至今已经持续超过150天,警方在处理示威者的游行和集会时愈加频繁的使用催泪弹、布袋弹、橡胶子弹等。有媒体披露,5个多月来,港警已经施放了超过6000枚催泪弹,香港740万人口中有多达88%人曝露于催泪气体下,健康开始受损。尤其近日传出警方因催泪弹库存告罄可能已经使用大陆制造的催泪弹。港媒援引化学专家指,大陆制催泪弹所释放的有毒物质远远超出其它国家制造的。

反送中运动爆发以来,示威者一直要求政府回应五大诉求,其中之一就是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港警过度执法和滥权问题。在一次次对示威者的驱赶中,尽管警方称他们一直行事克制,为他们使用催泪弹的行为作出辩护,但专家分析了多个港警释放催泪弹的场景,其中一些显示警方曾向看似非暴力及没有攻击警察的人群发射催泪弹;还有向室内、在高处发射催泪弹。

比如在8月11日,警方忽视专家和催泪弹商不得在室内发射催泪弹的警告冲入葵芳站向人群中发射,引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及国际特赦组织抨击。纽约时报援引专家表示,在室内发放会导致恐慌,可能会造成人踩人。而最危险的是,如果人群无法逃脱气体,可能会危害健康,甚至导致死亡。

再比如警方经常选择在高处发射催泪弹,据专家指,从这种位置发射实在太危险,因为催泪弹壳会高速坠落。如果被催泪弹壳击中头部,可能会导致死亡。

据彭博社报道,来自香港警方的数据指,5个月以来他们已经发射约6000枚催泪弹。催泪弹释放的气体令香港变成了一座硝烟城市,挥散不去的气体影响着数百万香港人的健康。

72岁吴姓(King Ng)受访者告诉彭博社,8月5日、即警察在香港14个区共发射800枚催泪弹的当天,他在黄大仙家中吸入催泪气体,此后经常头痛至失眠,而且上呼吸道受感染持续咳嗽及皮肤干燥瘙痒,“我有点愤怒,因不止长者及小朋友,香港每一个人都因催泪气体而受苦”。

今年9月香港化学工程师调查发现,在发放催泪弹范围方圆300米内都有催泪气体残留物。

报道还援引另一名黄大仙叶姓居民(Jerry Ip)表示,即使在大热天时带2岁半儿子去公园,也要他穿上长袖衫裤以避免接触到催泪气体残留物,不过儿子双手仍不时瘙痒,“我相信如果你来这里化验,会发现周围都是(催泪气体残留物)”。

叶先生的女友林小姐(Apple Lam)亦称,早前开冷气时疑令1岁婴儿吸入街外的催泪气体,“他在喘气和咳嗽,你可以听到他要很用力呼吸”,送院后因支气管炎要留医3天,而且不知是否会造成长远影响。

九龙城区议会议员兼急症科专科医生邝葆贤(Kwong Po-yin)表示,曾向170名在前线的记者调查,有96.2%都表示曾呼吸困难、持续咳嗽或咳血;有72.6%皮肤出红疹或瘙痒;有40.6%人受影响腹泻或呕吐。有不少公立医院的医生报告显示,近日患支气管炎、肺炎、咳血的病人个案比往年多。

医生促进人权协会(Physicians for Human Rights)顾问哈尔(Rohini Haar)表示,催泪气体很危险,而香港警方在密封空间内发射、由可导致人受伤的高处或直接射向人群、甚至使用化学物质可能变得不稳定的过期催泪弹,都令情况变得更坏。哈尔指不止是催泪弹,警方使用橡胶子弹及水炮车的策略亦有问题,“他们无法阻止连场示威,因此警察以为再发射更多就是解决方式”。

美国杜克大学麻醉学助理教授、催泪弹专家Sven-Eric Jordt表示:“儿童的肺小得多,因此与成人相比,相同浓度的催泪气体会导致更大的刺激和伤害。”Jordt指孩童的眼及皮肤保护层也较薄,受的影响亦大。他又指在美国,警方及消防通常会在施放过催泪弹的地区事后消毒,“在香港却没有人去清洁!”

土耳其2014年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有1/3人在室内吸入催泪气体后,上呼吸道感染症状持续长达10个月,也增加了患慢性支气管炎的风险。报道称,英美已着手禁止向香港输出包括催泪弹在内的防暴装备,而警方就转向中国购入催泪弹。

中国制催泪弹毒性更大

据立场新闻报道,化武专家、香港大学化学系博士K. Kwong分析中国与其他国家制造的催泪弹的区别,指出中国制催泪弹所释放的有毒物质,远高于他国所制的催泪弹。他指各国催泪弹的主要差别在于发热材料的不同。由于催泪剂CS超过400度就会分解,目前已知分解出的产物,包含可能导致肺积水的盐酸气体(HCl)、剧毒且致命的氰化氢(HCN)、超级致癌物戴奥辛(Dioxin),因此各国都希望能尽可能地降低催泪弹的发热温度。而CS常温为固体,约在摄氏100度融化、摄氏300度气化,所以受热到一定温度会变成蒸气,遇冷则化为空中微粒,被人体吸入。

K. Kwong指出,中国与伊朗所制造催泪弹的发热材料中,还原剂所使用的材料含镁粉、铝粉,燃烧温度可高达摄氏3300度、均温低于摄氏2000度;而各国多使用碳粉、硅粉(Si)作为还原剂,温度最高可达摄氏1500度,均温低于摄氏1000度。

K. Kwong说,其他国所制造的催泪弹温度低,水一浇就降温,但中国制催泪弹温度极高,用水浇淋反而会使得水与镁、铝起化学反应,过程中会不断产生氢气,非常危险。用手触碰会被烧伤、打中人就会着火,其高温甚至可以融化柏油路。

这位化学博士还强调,中国制的催泪弹内含的CS比其他国制造的催泪弹高上许多,温度又高,分解出的有毒气体量就更大。K. Kwong认为,用中国催泪弹可以解决的不是政治问题,而是解决市民,因此必须立即停止使用中国制催泪弹。

【點解最近D催淚彈咁多煙同咁高温?長文慢慢睇】我唔係化武專家,只希望我嘅化學可以解釋到你嘅疑問!希望唔會講多咗敏感嘢,亦唔會太詳細。知道多D嘅朋友你可以留言,唔駛我講,以免我被人 ban。催淚彈一般由…

Posted by K Kwong on Tuesday, 5 November 2019

 

责任编辑:米兰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