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实时了解澳洲最新动态,点击下方按钮,再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

中国隐瞒疫情导致生活一团乱 土耳其学生致函中国大使馆要求赔偿

一位土耳其学生於3月18日致函中國大使館,要求「賠償」的信中表示:「隔離期這段期間造成我的金錢和精神損失,我認為貴國政府應該負責。我請求貴國政府支付這段期間所衍生的房租費、心理諮商費及相關教育等費用。」

武汉肺炎全球扩散,土耳其也有1529例确诊、37人死亡。当局禁止口罩出口、不准65岁以上老人出门,也限制商店营业时间和公车载客量。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很多人的正常生活被打乱。近日,有土耳其学生因不满中国政府隐瞒疫情致函中國駐土耳其大使館要求赔偿。事件经媒体报导后,目前已经有一些学生打算加入索偿行列。

据中央社报导,22岁的切利克巴什,是土耳其西北部艾斯基瑟希(Eskisehir)国立安納杜魯大學(Anadolu University)傳播設計與管理系大四学生,本來計劃今年夏天畢業後應徵電視台記者工作,準備邁出的人生新階段現在卻被武漢肺炎疫情徹底打亂。

土耳其不到兩週前才通報確診首例,至今累計確診數新增至1529例,有37人不治死亡,疫情造成人心惶惶、大部分人不敢出門而街巿冷落,讓土耳其低迷數年而終有起色的觀光景氣再受重創,土耳其航空公司(Turkish Airlines)85%運能為之停擺。旅遊一大亮點的石頭城(Cappadocia)熱氣球現在也因疫情忍痛停飛。

由於土耳其教育部於3月12日宣布大學自16日起停課3週。切利克巴什因此返回距第一大城伊斯坦布尔以東約100公里的柯加里省(Kocaeli)省會伊茲米特(Izmit)老家消磨時日,等候不知何月何日才會復課。

他在艾斯基瑟希的租屋處房門深鎖,但是每月750里拉(約新台幣3471元)租金仍得繼續支付。這筆錢吃掉父母給的半數生活費,讓他十分心痛。

土耳其大學生切利克巴什(Cagatay Orkun Celikbas)(圖片來源:中央社)
土耳其大學生切利克巴什(圖)致函中國駐土耳其大使
館,要求中國政府承擔隱匿武漢肺炎疫情的責任並「賠
償」。他22日戴口罩和橡膠手套「全副武裝」受訪。(圖片來源:中央社)

戴口罩和橡膠手套「全副武裝」的切利克巴什於22日在伊茲米特共和公園(Cumhuriyet Parki)告訴中央社記者:「我現在像遭到囚禁一樣,不能夠外出、社交疏離,而且什麼也不可以碰觸,生怕遭到感染,學業也被迫延宕。這讓人抓狂,簡直快要得到精神病了。」

切利克巴什說:「我本來今年該畢業,若疫情持續下去,不知道能不能畢業。這不是我自己造成的,人生遭逢如此衝擊令人心煩。」

他強調,李文亮醫師「吹哨」竟遭訓誡,終致疫情難收拾而貽害全球,「中國政府當然得負責」。

他於3月18日致函中國大使館,要求「賠償」。這封信提到:「源自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武漢市的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爆發且蔓延到我們國家後,國家採取一連串防疫措施。這些措施影響到我的家庭,我必須遠離社交生活長達3週。這段期間學校停課,我進行居家隔離卻須繼續支付房租。」

信中表示:「這段期間造成我的金錢和精神損失,我認為貴國政府應該負責。我請求貴國政府支付這段期間所衍生的房租費、心理諮商費及相關教育等費用。」

「土耳其國父凱末爾(Mustafa Kemal Ataturk)曾说,『別害怕說出事實』。」切利克巴什(Cagatay Orkun Celikbas)選擇站出來,他說:「這病毒源自中國武漢。新聞說他們一開始隱匿疫情,害得全世界受罪。我想他們得負起責任。」

一封信的连锁反应

切利克巴什的這封信受到媒體關注,社群媒體上已有數千人給他按讚鼓勵、留言支持並轉發相挺。

網友@Turan Gafarli表示:「訴求非常有理。提交到聯合國的層級,該要求中國政府賠償,不給就抵制。」

網友@AkEl_Saruman指出:「完美倡議,若真主應允,盼成全國性運動,希望所有公民廣傳。中共政權該賠。」

那麼中國政府該賠償多少呢?切利克巴什在信中沒有就此明確要求。「受到委屈的人聲音該被聽見,這是那封信的用意。」他強調:「這樣的例子太多了。像我朋友去英國念書,課程卻取消了,大筆花費付諸東流怎麼討?」

切利克巴什的信經媒體披露後,許多感同身受的土耳其學生都打算動筆了。也有律師和獨立記者主動聯絡想要協助「索賠」。他的父母也支持兒子「伸張基本權利」。現在反正停課了,自主隔離在家的他正好可以扮演訊息彙整的平台角色。

切利克巴什說:「我希望他們回覆我,我真的很想知道他們會怎麼說。」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