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实时了解澳洲最新动态,点击下方按钮,再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

夏言聊天室:不要被“中式”逻辑所困扰

在一个独裁政府的国家里,国民完全没有选举权,政府的所作所为与民意毫无任何关系。“反共”不是“反华”,这不仅是一个最基本的概念,也是文明世界看中国时,在其思维逻辑中绝对不该搞错的重要部分。

前些天在推特上读到昆大学生Drew Pavlou的帖子,他恳请澳洲媒体不要将他标注为“反华”人士,他也曾一再声明,他批评的是中共政权,不是华人,华人群体是他的兄弟姐妹。

无独有偶,天天对着中共当局发出猛烈炮火的前白宫顾问班农也深受困扰,他也不得不重申这个基本概念,他的炮火针对的是独裁政府,绝对不是广大华人。

我不认为主流媒体会有意混淆这种概念,只能说,中共大外宣在文化渗透领域的作为是相当成功的,以致把西方主流媒体给忽悠住了。我曾多次提醒澳洲主流媒体的记者们,报导华人社区前要做足功课;除非你土生土长在中国,否则,即使曾经在中国社会磨练过,都很难看懂华人社区,无法摆脱被“中式”逻辑左右。

在一个独裁政府的国家里,国民完全没有选举权,政府的所作所为与民意毫无任何关系。不能把西方社会的民主概念用到中国人身上,这对中国人非常的不公平。“反共”不是“反华”,这不仅是一个最基本的概念,也是文明世界看中国时,在其思维逻辑中绝对不该搞错的重要部分。

当西方首脑遭到舆论攻击时,那里的国民或许就该反思,因为那是他们用选票选出来的,首脑的言论或所作所为,多多少少都会与国民的判断力扯上关系。但中国不一样,国民在政府的眼里什么都不是,那国民凭啥要替政府承担责任呢?用很多中国网民的话来说:“那是中国政府,管草民屁事。”

在疫情的冲击下,中西方发生了激烈的口水战;令人遗憾的是,拥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国,一旦进入辩论的战场,几乎都是野蛮与文明的碰撞,战狼式的攻击替代了一切理性表述,毫无逻辑可言。西方社会常常对野蛮不屑一顾,那是秀才遇到兵呀;不过却也有一些没有判断水平的媒体才会把那些荒谬的“中式逻辑”当回事。

在澳洲主流社会里,基于各种原因,媒体普遍对川普没有好感,批评川普的言论比比皆是,但媒体似乎从来不把反川普的言论看作是澳洲人的反美情绪。但遇到有人对习近平政权发出批评的声音时,从中共党媒到海外华媒都会将这种声音与“反华”连在一起,并直接延伸到“种族歧视”;西方媒体也会积极跟风,称其为“anti-China”,并假装很担心过激言论会伤害到澳洲百万华人的感情。这是一种几乎活见鬼的逻辑,实在难以令人理解。

悉尼晨锋报的国际政治编辑Peter Hartcher日前出了一篇值得一读的评论文章,里面沿用了悉尼小政客李逸仙“维护”华人社区的一句话,“If we begin distrusting our own citizens” ,“that will do more damage to Australian democracy tha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ever could.” (如果我们开始不信任自己的公民,那对澳大利亚民主所造成的伤害将超过中共所为。)

这是澳洲华人政客非常典型的痴人说梦般的论调,他用一个完全不成立的假设当前提,来表达中共势力的渗透对澳洲民主的伤害不是最大的,而潜意识中也在警告澳洲政府不要对华人产生“种族歧视”。一个融入澳洲社会的政客却习惯于中共文化的思维是非常危险的。请问,中共挑战澳洲与澳洲华人有关吗?有迹象显示政府开始不信任自己的公民吗?

举个例子,舆论不断 “善意”地公开劝你“不要偷盗,偷盗是很危险的。”结果警察可能就找你去聊聊天了,或许一言不合,警察以安全考量把你留在警局里了,这时的你再如何抗议说“我没有偷盗嫌疑。”民众会相信吗?你接下来的任何举动都会被人朝偷盗方向去猜测。这就是中共式(简称中式)的舆论逻辑与力量,也是中共治理不听话者的最有效方法。

这种假设性的推断也被澳洲昆士兰大学教授邱垂亮称之为“狼来了”,邱教授在日前发布一篇文章《过气的政客──陆克文、基辛格与马英九》,文引述陆克文最新发表的言论称,“如果美国努力确保台湾重新加入世界卫生组织,北京也可能加强限缩台湾的国际空间”。邱教授表示,北京一直在打压台湾的国际空间,与美国现在的作为扯不上关系,为啥就变成了一种逻辑关系呢?政客以美国当下的作为去为北京持续的作为开脱,这就叫“狼来了!”

事实上,在中共治下的中国文化中是没有逻辑概念的,因为中国人一旦有了逻辑思维,中国将不会再是党国了。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