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实时了解澳洲最新动态,点击下方按钮,再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

【人在澳洲】我没有“同意”,也没有“不同意”

这是在自由民主的澳洲社会由一个故事而引发强烈思考。故事来源是有人号召在澳华人举行“反种族歧视网上大游行”……笔者是怎么思考的?又用了什么实例来证明自己的观点呢?
人在澳洲

作者:李双

早上打开陈先生几天前发来的邮件,内容是:号召在澳华人举行“反种族歧视网上大游行”,同意与否,请回复。我想,“澳洲总理代表澳政府多次公开赞扬华人在新冠病毒流行病中的表率作用;维多利亚州州长严厉表示在疫期出现的对华裔攻击的行为绝不容忍;澳洲各大媒体和警方都积极关注并呼吁保护少数族裔免受侵害。”说澳政府有这样那样的缺点或错误,我信;说他搞种族歧视,或放纵种族歧视,到了非游行示威的程度,与事实不符,我不信。

投票
对于这个”游行‘事件,我没有“同意”,也没有”不同意“,我选择直面自己的内心。(图片来源:PXHERE) PXHERE

没有理会陈先生。

上网,看到好消息:澳洲加大筛查力度,任何人都可以去检测新冠病毒,免费。我除了特别能吃,不是吃苦,是吃饭,身体好好的,没必要检测吧!

闲来无事,决定去玛雅。车辆明显增多,一律兴致勃勃往前冲。可能都憋坏了。

大道边,入口处,电子屏幕提示检测新冠病毒的具体地点,以及所需证件:医保卡、驾照或护照。

玛雅也有检测点?那我要去凑凑热闹。

宽广的停车场一角,排了十几辆车,依次缓慢前行。受检者不用下车。有专人登记,专人检测;“专人”,就两个人。

我没有带卡,通知家人拍照发过来。

检测时,有人受不了,要求停止,稍作调试后继续;有人彻底放弃;有人宣布明天再来;有人是第三次来。一律热泪盈眶,很伤心,很痛恨病毒的样子。

不久轮到我了。长棉签,伸进嘴里,直达喉部,轻轻转一圈。没什么感觉。另一根长棉签,钻到鼻腔深处,重重旋几圈。都是取涎液。钻鼻子有点难受,酸胀上冲,眼睛很热。别人看我,一定也是热泪盈眶,很伤心,很痛恨病毒的样子。

很快离开。继续逛玛雅。

约15小时后,收到医院短信。先查对单词,再强硬翻译,历经艰辛打乱重组。一百多年前的林琴南,不懂英语,就这么干的,干成大翻译家,译了四十余种世界名著。短信内容为:检测结果是,未发现新冠病毒。如果你在隔离中,那么还需要继续自我隔离,直到你的医生告诉您,不需要再做别的检测;如果不在隔离中,那么一旦你出现了什么症状,例如咳嗽、头痛、发烧等与新冠病毒感染相似的症状,你需要及时告诉你的医生,直到你的医生告诉你,不需要再做别的检测。

觉得好啰嗦。是翻译得糟糕,达不到林琴南的水平?未发现新冠病毒就好。维州635万人,目前感染总数为1,384例,已痊愈1,300人。墨尔本500万人,岂会选拔我中奖。

以前以为大灾大难来了是四处奔逃,没想到会闭关锁国。尽管碧空天天如洗,也只能继续缩在家里喘气。

想起陈先生的邮件。同意与否?回复:可不可以既不表示“同意”,也不表示“否”?之所以如此,是不愿意落下口实。

之后陈先生没再理我。是永远不理吗?不知道。无所谓。

(写于2020年5月3日星期日)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