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了解澳洲最新动态,点击下方按钮,再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

疫情造成澳大学收入损失惨重 教育部长:大学应考虑重新定位

八校联盟(Group of Eight)的首席执行官Vicki Thomson说,“ COVID-19让我们不情愿地面对一件我们一直以来都知道的事情——过度依赖留学生学费收入,已经使我们的资金系统崩溃了。 ”
澳洲新闻

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因受疫情影响,20%的国际学生至今仍不能返回上课,澳洲的大学学费收入损失巨大,因而多次要求联邦政府投入额外的资金予以资助。教育部长Dan Tehan最近拒绝了大学的拨款请求,称政府已经保证了大学一半的收入,大学管理层应当重新定位其经营方向,把重心移向国内学生的教育。

澳大利亚大学联合会(Universities Australia)发布的新模型显示,在未来3年内澳洲大学的收入将下降160亿澳元。校长们警告称,如果得不到额外的资金资助,澳大利亚的研究能力将严重受损。

悉尼大学校长Michael Spence在6月2日与Tehan会面时说,由于大学损失了国际学生的学费收入,澳洲的研究领域将面临灾难性的前景。他说一些能帮助挽救生命、摆脱目前困境的重要研究团队人员的可持续性受到威胁,“澳大利亚的顶尖科学家取得了卓越的成就,失去他们将对我们的经济和未来产生灾难性的影响。”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校长Brian Schmidt也表示,他们的大量研究费用来自于国际学生的学费。他说资金短缺问题已经非常严重,如果在今后几个月得不到解决,将失去潜在的初级研究人员。

为解决国际学生不能入境而造成的财政预算缺口,迪肯大学(Deakin)和中央昆士兰大学(CQU)已经解雇了一些工作人员。Schmidt教授也计划,国立大学在今年削减1亿澳元的支出。

JobKeeper薪资补贴计划已将大学行业排除在外。但莫里森政府已做出保证,无论入学人数减少多少,政府都将为国内学生提供180亿澳元的资金。

Tehan告诉澳大利亚人报,大学总收入的一半是由政府提供的,不会再增加其研究经费的拨款。他强调大学管理层应该重新定位其经营方向,把重心放在“本地学生和在线教育”上,保持更好的平衡。

Tehan还说,“联邦今年已投入了约96亿澳元用于所有领域的研究与开发……在未来4年中,仅对教育领域的研究就会拨款124亿澳元。”

八校联盟(Group of Eight)的首席执行官Vicki Thomson说,其成员校的研究能力因疫情而严重受损,“ COVID-19让我们不情愿地面对一件我们一直以来都知道的事情——过度依赖留学生学费收入,已经使我们的资金系统崩溃了。 ”

澳大利亚人口研究所发布的新研究指出,持有海外签证的学生中有20%的人还不能回到澳大利亚,其中大多数是中国学生,澳大利亚的大学,尤其是八校联盟大学的预算收入因而减少。

研究说,大学面临的“收入危机”将在未来12个月内更加严重。为增加收入,大学需要改变商业模式或进行重大的改革。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