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了解澳洲最新动态,点击下方按钮,再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

安德鲁斯拒答关键问题 维州检疫酒店仍是谜团

维州首席卫生官萨顿称,关于隔离酒店雇佣私人保安,他事先未被告知,也没有人向他征求建议。
澳洲新闻

据太阳先驱报报道,周二(8月11日)在维州议会的公共帐目和估算委员会听证会上,州长安德鲁斯称澳洲国防军(ADF)未向维州的酒店检疫系统提供帮助。这个说法立即遭到国防部长的驳斥。此外,该州首席卫生官萨顿(Brett Sutton)称,关于在隔离酒店雇佣私人保安一事,他未被告知,也没有机会提出建议。维州反对党领袖斥责安德鲁斯撒谎,而太阳先驱报向安德鲁斯提出的关于隔离酒店的关键疑问也未得到回复。

安德鲁斯称ADF未向维州的酒店检疫系统提供援助,但是联邦国防部长琳雷诺兹(Linda Reynolds)迅速反击,称早在3月27日就向维州提出了ADF援助。但“ ​​ADF一直被告知,维州的“任何公共抗疫工作”都不需要协助。

她说,自3月21日起,ADF已在每个州建立了计划小组,以“迅速便利地支持任何请求”。“ ADF官员曾多次询问维州当局,是否在强制性酒店检疫系统方面需要协助,但其后维州也没有提出任何请求。

ADF参与了新州和昆州酒店检疫计划的合规性监控。

维多利亚州曾在6月24日要求850名ADF成员“为酒店检疫提供协助”,但是在第二天就莫名其妙地撤回了请求。“决定撤回请求是维州政府的事。”雷诺兹女士说。

安德鲁斯在听证会上一直回避酒店检疫计划中的关键问题和疑问。当被问及使用私人保安是谁的决定时,安德鲁斯无法说出具体决策者的名字。该计划启动后的24小时内,政府内部官员在往来邮件中就提出了对该计划的担忧,安德鲁斯对此也拒绝评论。

安德鲁斯一再表示,由于正在等待调查,他无法回答有关该计划的问题。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他所说的调查并不是司法调查。

在周二的听证会上,维州反对党议员Richard Riordan 曾多次询问首席卫生官­萨顿有关雇佣私人保安人员的决定。萨顿告诉委员会,他没有参与检疫酒店的私人保安合同。“我没有参与任何决策。”萨顿说,“我没有被告知,也没有人要求我提供建议。”

萨顿教授说,他确定卫生和公共服务厅的高级官员会参与了该决定,但卫生与公共服务厅秘书Kym Peake说,她的部门负责制定酒店检疫计划,但她也无法说出负责监督该计划的人员。

安德鲁斯被迫承认Doherty研究的初始数据,该数据表明“大量”第二波COVID-19病例可能与酒店检疫计划有关。

太阳先驱报之前曾报道维州就业厅长Martin Pakula应该为酒店隔离措施失败负责,但安德鲁斯为其辩护,并称不会让他辞职。

委员会副主席、自由党议员Richard Riordan质问安德鲁斯,将如何为维多利亚州历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和社会灾难承担个人责任。安德鲁斯表示,他目前唯一重点是确保维州能够成功走出疫情的第二波浪潮。

维州反对党领袖Michael O’Brien斥责安德鲁斯说谎,不诚实地掩盖工党酒店检疫丑闻。““听证会的重点应该放在寻找答案上,而不是为政治观点打分。

“安德鲁斯工党政府向议会撒谎,对维多利亚州撒谎。安德鲁斯只对维护他的政府有兴趣,而不是说实话。”

“我们只是想要答案,我们是唯一一个进入四级封锁的州,唯一一个实行了宵禁的州,我想维州人有权获得答案。”

太阳先驱报在上周取得负责调查检疫酒店的前大法官Jennifer Coate的同意,向安德鲁斯办公室提出来17个有关酒店检疫的关键问题。比如为什么决定以及谁决定使用私人保安来监督酒店检疫计划,没有基本的招标程序,选择保安公司的标准是什么,为什么要求850名ADF人员协助该计划的请求在发出后不久就被突然取消等等,但安德鲁斯没有回复。

(Photo by Darrian Traynor/Getty Images)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