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了解澳洲最新动态,点击下方按钮,再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

26周早产儿存活的真实故事|记录在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度过的139天

“作为早产儿妈妈,意味着你(我的宝宝)非常与众不同,因为上天不会随随便便找一个人来见证奇迹发生的。”

“作为早产儿妈妈,意味着你(我的宝宝)非常与众不同,因为上天不会随随便便找一个人来见证奇迹发生的。” 这是多少见证早产儿存活的父母们内心最真实的表达。

下面是小男孩洛根Logan的故事:洛根在出生时只有26周,几乎被医学界判死刑的他被记录了在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度过的139天。

故事以洛根妈妈的口吻叙述。

回忆备孕、孕期的全过程

我们夫妻二人用时三年进行各种生育治疗,最后才通过Monash IVF进行排卵。在2017年12月圣诞节的前一周,我惊喜地发现自己怀孕了!

然而,在怀孕初期,我的身体状况不好,出现了并发症,包括宫颈功能不全,需要进行宫颈缝合手术等。更不幸的是,在孕20周,也就是在进行第三次产检时,我被发现缝线没有固定住宫颈,不得不进行第二次手术。手术后不久,我发现我的羊水又破了……那时的我已经不能用沮丧、惊恐来形容情绪了。我极度担心:孩子出生的太早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原本我们预定了当地一家私立医院,但后来被告知我们需要去家大型三级医院,因为这样的医院才能具备更完备设施来应对孩子早产问题。随后,我们联系到Monash Medical Centre的分娩室,并要求见Peter Neil医生,他是业内公认的专治高危妊娠的妇产科医生。

当天晚上Peter与我们会面后,便立即安排我入住Jessie McPherson私立医院(位于Monash Medical Centre内)的产科病房,我们都知道Monash Medical Centre的医疗威望,所以稍稍觉得安心了些。

在接下来的这一天,是星期一,也是我怀孕的第21周零5天(21 + 5),Peter告诉我们,为了使孩子活下来,我需要撑到怀孕的第23周零5天( 23 + 5)。记得那时我房间的白板上有个倒计时日历,我们一家全神贯注的度过了那十四天,每一天过完时就像是在一次至关重要的战役中取得了巨大胜利。

在我产前6周的安胎期,Jessie McPherson变成了我的第二个家。产科病房的工作人员都是我的家庭成员,包括每一名病房经理、病房助理和患者服务助手(PSA)。他们与我们一起庆祝每一次的激动时刻。我印象中特别深刻的是一个叫Robyn的助产士,当我的羊水检测结果改善时,她开心的跳起舞来。他们让我在孕期的每一步都很安心,每位专业人士都与我们共进退。

终于我们成功了!

图片来源:Piqsels

当我达到了孕周23 + 5的时候,他们给我注射了类固醇激素,以帮助洛根的肺部发育。来自Monash儿童医院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新生儿科医生来访并与我们一起讨论了可能出现的最坏的情况。

我记得那是一次非常紧张的谈话,但我们对洛根能存活的渴望比什么都强烈。经过思考后,我愿意接受这个机会并做好最坏的打算。

分娩经历

在孕26 + 6周时,我经历了分娩疼痛。

在洛根出生的整个过程中,亲友的陪伴、专业的医护团队都给了我莫大的勇气。

图片来源:供图

记得那时,我必须等到NICU团队到来,才可以开始用力。家人为了让我听到孩子的第一声啼哭(虚弱的声音),使得全场都保持安静……那是2018年5月22日晚上9:21,正好比他的预产期早三个月。他出生时体重1.180公斤。

与洛根在NICU初相见

我生产后就留在Jessie McPherson妇产科康复,洛根在Monash儿童医院的NICU,我们母子离得非常近。于是,在第二天一早,我就去看了他。

当看到被电线和其他医疗设备包围的小洛根,虽新生儿科医生们向我们解释与沟通,但我心里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无比心疼。我们知道,他正在这里战斗。

那是一段让人情绪波动不已的时期,还好有家人的陪伴与鼓励。我的岳父还给洛根起了个昵称叫 “绿巨人” ,因为我们都知道他是一名战士,也是令我们惊叹的超级小英雄。

洛根这139天是怎么过的?

洛根出生时就需要借助人工呼吸器方式给予吸入性一氧化氮。一个月后,血氧浓度得到改善,他便不再需要插管了,他开始使用具有高流量氧气的CPAP(持续气道正压)。

为了监测感染和血红蛋白水平,他被安排进行了许多血液检查。他接受的两次输血,是需要超声心动图(echocardiogram)检查由于瓣膜问题引起的心脏状况。另外,医生还为他进行了脑部超声波检查以确定他没有脑出血情况,之后,洛根还经历了数个疗程的类固醇治疗。

我知道这听起来是多么的令人难以置信,但是NICU的护士们都很优秀,他们总是冷静地解答我们的疑惑。当洛根每成功闯过一关时,他们也跟着兴奋。我对护士们的感激之情难以表达。当我不在洛根身边时,他们帮我安抚……我知道洛根受到了最好的照料。

我们与洛根的美好记忆

我们每度过一个难关,就会办些小型的庆祝活动。洛根一周大时,我第一次抱了他;四周大的时候,我第一次为他洗澡;六周大的时候,我们第一次打开婴儿床,为洛根穿衣服……我们喜欢带着他到处游玩,还去拜访Jessie McPherson产科病房的工作人员。

终于在2018年10月8日,在洛根四个半月大的时候,我们从NICU出院并搬到了儿科病房。我们离开时护士们非常激动。每个人都拥抱了他。

2018年10月28日,我们创造了另一个激动人心的里程碑。我们很高兴能将洛根带出去参加Walk for Prems 2018活动。我们一家能够参加此活动,和其他家庭一起在旅途中提高,那段时光非常特别,就像普通家庭能一起出游一样幸福。

我们非常期待带他回家过正常的生活。

经历了这么多,对接下来的生活倍感珍惜。

不可轻信谣言
图片来源:Unsplash)

要感谢的人实在太多,如果没有Peter Neil医生的照顾,洛根身上可能不会出现奇迹;如果没有新生儿科专家Risha Bhatia和Damian Gilby以及Monash儿童医院所有参与洛根护理的人员,洛根也不会这么幸运。

*这个故事是在洛根五个月半大,仍在Monash儿童医院接受护理时,他的妈妈写下的。

2018年12月6日,在医院度过了198天后, 6个月大的洛根跟着夫妻二人回家了。

要了解有关Jessie McPherson妇产科的更多信息,请点击https://jessiemcpherson.org/for-patients/services/maternity/


• 咨询预约请电邮[email protected]或致电+61(03)9594 2776
• 想了解我们的妇产科医生,请访问www.jessiemcpherson.org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