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报复手段?煤炭之后澳产棉花遭中国当局瞄准

在中国海关通知各公司停止进口任何种类的澳大利亚煤炭后,澳大利亚的棉花产业正遭受着不小打击,澳产棉花出口行业似乎成了澳中贸易紧张局势升级中的最新受害行业之一。

中国海关通知各公司停止进口任何种类的澳大利亚煤炭后,澳大利亚的棉花产业正遭受着不小打击,澳产棉花出口行业似乎成了澳中贸易紧张局势升级中的最新受害行业之一。

据澳广周五(10月16日)报导,中国的纺织厂被口头告知停止购买澳大利亚生产的棉花,这些商家猜测该贸易行业将被施加高额关税。之后更是有政府消息人士证实称,倘若进口澳产棉花,在中国的纺织厂则将面临要支付高达40%的关税。这种行为可能导致澳中两国的棉花行业贸易不再具备可行性。

根据中国现行的贸易规则,中国政府规定每家纺织工厂可以通过配额制度来相应进口棉花量。但该报道中称,纺纱厂已被中国当局警告不要使用澳产棉花,否则将面临被削减配额的风险。也就是说,没有中国政府方面的许可,这些工厂可能因购买澳大利亚棉花而被迫多付40%的价格。

澳方“将非常重视”

澳联邦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已证实,他已经意识到中国当局可能会对澳中贸易施加影响,他也表示出一定程度的担忧,他指出澳大利亚现正在寻求能成为澳全新最大贸易伙伴的国家/地区。

Birmingham说,中国当局理应排除对澳大利亚棉花行业存在歧视性问题,因为这根本不属于歧视性的行动范畴;而在一个公平竞争的贸易环境中,中国当局这么做可能会对中国国际事业的发展造成伤害。至此,澳大利亚方面是将予以认真对待的。

联邦农业部长戴维·利特普劳德(David Littleproud)表示,澳大利亚联邦政府还尚未就棉花贸易往来与中国当局洽谈,双方都还没有收到正式要如何去做的相关消息,Littleproud承认说,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很难从中国北京那里得到答复。

Littleproud指出,如果中国当局愿意与澳大利亚交涉协商,那我们才能解决分歧,但现在看来,中国当局还没有要通过实际的交谈来解决这场似乎快成定局的分歧。

“当然,我们作为澳大利亚的一分子,同时还属于政府官员,我们随时准备发挥我们的作用,准备就此事与中国当局进行对话。”

澳大利亚工业界对8亿澳元的棉花市场日益感到紧张,该市场通常占全国棉花种植的65%。

澳大利亚棉花和棉花运输商协会在周五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说,该行业正在“试图了解出口条件的明显变化”。

声明中还说:“对于我们的行业而言,很明显,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最近一直在劝阻其当地纺纱厂使用澳产棉花。”

“我们的行业正在与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合作,包括贸易和农业部长办公室,以调查情况并充分了解正在发生的贸易变化。”

没有书面内容

澳大利亚棉花公司首席执行官亚当·凯(Adam Kay)担心该行业可能会受到澳中紧张贸易关系的影响,忧虑这个行业会像其他本在中国市场蒸蒸日上发展、却被抑制的澳大利亚行业一样,成为一种澳中贸易关系的一种牺牲品。

“我们当然一直在非常努力地确保所有程序和规程以及文书工作都完美无缺,因为我们知道澳中关系被紧张氛围包围;即便如此,在知道这件事后,我们还是觉得出乎意料。”

“目前还没有任何书面内容,这全是口口相传,这也是我们需要深入了解的内容。”

Littleproud谈论其他选择

Littleproud说,政府正在与工业界“迅速”合作,以了解澳中贸易紧张局势的“规模和真实性”。

“澳大利亚正在积极商定新的自由贸易协定、开拓新兴市场,目前澳产棉花已经可以送往印度尼西亚,就在几个月前刚刚两地达成协定;印度和越南也大量使用我们的澳产棉花。”

“我很高兴地说,我们将继续开拓其他市场,但我们希望与中国当局能建立公平、开放和透明的贸易关系。”

澳大利亚棉花协会和棉花运输商协会表示,与中国的行业关系长期以来受到重视和尊重。但他们说:“现在了解到的这些澳中棉花出口的变化实在是令人失望,特别是在我们与中国当局多年来建立了这种互惠关系之后。”

就在近日,悉尼先驱晨报于周一(10月12日)报道,中国国有能源供应商和钢厂接到口头通知,要求停止进口澳大利亚煤炭,港口也被告知不要卸载澳大利亚进口煤炭。

自澳大利亚2018年指控中国干预其国内事务后,澳中关系开始恶化。今年4月,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呼吁国际社会对COVID-19病毒疫情在中国的起源进行独立调查后,两国关系进一步转坏。多家澳媒报道称,中国当局先后采取“报复手段”,不仅对澳大利亚大麦征收高额关税,暂停了从几个澳大利亚屠宰场进口的牛肉,还对澳大利亚葡萄酒业的倾销指控展开了调查。

相关链接:

迹象表明 北京停止进口澳洲煤炭消息似属实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