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伟商业计划”被瓦解!解析新州前州议员谋私的背后主力

新州前州议员马奎尔因以权谋私正被ICAC公开启动听证调查,随着调查的一步步深入,多家澳媒都在解析马奎尔的“宏伟商业蓝图” 是怎么一步步分崩离析的。近期他的一位准合伙人被发现在泳池丧命,而另一位在反腐败调查中提到过的合伙人还欠着中国某些商业大亨的庞大债务,这也意味着马奎尔的商业计划彻底破碎。

新州前州议员马奎尔(Daryl Maguire)因以权谋私正被新州廉政公署(ICAC)公开启动听证调查,随着调查的一步步深入,多家澳媒都在解析马奎尔的“宏伟商业蓝图” 是怎么一步步分崩离析的。近期他的一位准合伙人被发现在泳池丧命,而另一位在反腐败调查中提到过的合伙人还欠着中国某些商业大亨的庞大债务,这也意味着马奎尔的商业计划彻底破碎。

据悉尼晨锋报周六(17日)报导,当前对马奎尔先生的腐败调查得知,他滥用职权与许多亚裔合伙人谋取私利,其中一位亚裔叫Jimmy Liu(也有人叫他为Jimmy Yang)。

马奎尔说自己是打算在2019年退休的时候加入Jimmy 的商业计划,同时也希望那时公开自己与新州州长Gladys Berejiklian的个人关系。

但据报道称,Jimmy 生意破裂与马奎尔和Berejiklian的感情破裂几乎发生在一前一后,甚至没有时间差。在本周协助调查的律师问他是否仍与Berejiklian有联系时,马奎尔回答说,“就算是没有当前这一调查事件,我们也不会再联系。”

出生于上海、现年63岁的Jimmy 最近向ICAC提供证据,以证明他控股的农业综合企业联合世界企业集团United World Enterprises ,以下简称UWE)支付了马奎尔前往中国旅行的费用。Jimmy 还开了一张价值1400澳元的支票为马奎尔偿还信用卡。

调查还获悉,2017年8月,马奎尔利用政府机关才有的信头文件纸张写信给领导光明食品(Bright Food)的中共高级官员,信中说,该公司的举动导致“我的政治领导人丢面子”,这可能导致“中国政府对与中国未来的合资企业提出非常严重的问题”。这封信主要是因为光明食品未能向总部位于里顿的UWE干草出口企业投入更多资金。

新州州长Berejiklian是在周一(12日)读信时叹息,并称这是“令人震惊的”和“非常不应该的”事情。

在电话录音带中听到马奎尔与Berejiklian谈论过UWE,但Berejiklian称她对这公司一无所知。她告诉调查人员说:“如果我知道会发生任何错误,那我当然会采取行动,但我可以明确表示我不知道UWE是什么意思。”

UWE的几家子公司,包括马奎尔领导的干草出口企业和位于Tamworth附近Currabubula Station的出口牛肉的企业都在2018年破产,还欠下数百万澳元,债权人中还有些极度愤怒的农民群体。

来自Rennie、在Albury附近的农民Cherilyn Bird在卡车上标志着$153,507 欠款,还标明这是UWE欠下的。卡车上的标语为, “你为什么不付钱给我们?我们不是银行。我们只是农民!”

Jimmy和他的妻子弗雷达·冯(Freda Feng)在新州最高法院被起诉,他们被要求偿还商人阿兰·杜(Alan Du)153万澳元,然而,这对夫妇声称这是这笔钱是投资而不是贷款。

另外,调查中更曝出有多个中国政府高级官员在这其中牟利。

这对夫妻在Blakehurst的物业是带有Caveat 的,Caveat 又称为留置权,这是一种可以行使在不动产title上的权利,凡是带有Caveat的不动产,未经留置权人(Caveator)的同意是不可以进行交易的。澳媒指出,该物业有5个不同的留置权人,这分别反映了这对夫妇与不同中国商业/企业大亨间的钱财往来。

其中一位留置权人是Peter Chen,也被称Chan,他被欠130万澳元。Chen曾是中国共产党在悉尼的游说小组的高级成员,同时还是亿万富翁房地产开发商黄向墨的商业合作伙伴,但黄向墨已经被澳大利亚安全机构禁止入境了。

去年,ICAC的一次调查显示,据称黄向墨已向工党官员赠送了一个装有10万澳元现金的Aldi购物袋。

与此同时,Chen还是个烟草进口商,2011年11月向新南威尔士州劳工组织捐赠了200,000澳元,2013年又向联邦政府分支机构捐赠了20万澳元。

留置权人还有个公司,该公司名为Wu International,Jimmy和他的妻子受该公司担保才能获得260万澳元的贷款,而该公司的老板亚历克斯·伍德(Alex Wood),又名Wu,是一名房地产开发商,也是前新南威尔士州工党议员王国忠(Ernest Wong)的合伙人。

ICAC了解到,王国忠利用他的雇员填写了虚假的捐赠申报表,以掩盖据称黄向墨的10万澳元现金支出。此外,王国忠在合资企业中的业务伙伴是中国国有公司Wuai。

Jimmy和他的妻子欠黄向墨开发公司玉湖集团(Yuhu Group )的何学军(音译,Xuejun He)100万澳元。

Jimmy和他的妻子似乎一直在经营“黑生意”

2019年10月,悉尼先驱晨报收到一封发送给澳大利亚税务局的信,信中提到这对夫妻经营“黑生意”的指控,其中包括未向ATO缴纳适当税款。

有消息人士,也是这封信的告密者说,“要小心。” “这里面包含指控的详细信息,包括欺诈性发票。”

除商业计划主力Jimmy外,还有位马奎尔的长期合伙人汉弗莱·徐(Humphrey Xu)。

悉尼先驱晨报报道中提及,为追求商业利益,Xu于2002年为马奎尔访华支付了11天的费用。

Xu是一名商人,据称他受到中国情报机构的压力,被要求培养高级工党议员。他于6月底在Sylvania 的Fitness First游泳池被发现死亡。

马奎尔是在2018年首次被指控说他试图从中国房地产开发商碧桂园收取佣金,那时工党要求ICAC要考虑马奎尔(那时马奎尔是Wagga Wagga的州议员)与Xu的关系,Xu曾试图在Wagga Wagga建立一个价值4亿澳元的贸易中心。(该中心的建造由于该市议会的一份报告中指出“非常担心缺乏透明度的安排”而没有被获批。)

相关链接:

新州政治震荡 有惊无险

不信任投票失败 新州州长继续任职

新州州长遭涉嫌丑闻调查后称“问心无愧”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