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浸在痛苦与焦虑中的澳籍印度人

“弟弟告诉我,医院里人满为患,没有床,没有氧气,没有护理。人们在没有氧气的情况下垂死。”

印度的COVID-19疫情正以火山喷发之势肆虐全国,许多定居于澳洲的印度人时刻焦虑地担忧远在印度的亲人与好友的现状,不得不面临正在传来的噩耗。据澳洲政府公布的统计数据,目前有8000多名澳大利亚人仍然滞留在印度。

“无法回去探望,太太快奔溃了。”

Anjali是一位定居在悉尼的印度人,她有6名家人生活在印度,她说,她的一名兄弟是医生,“弟弟告诉我,医院里人满为患,没有床,没有氧气,没有护理。人们在没有氧气的情况下垂死。”“ICU的氧气已经用完,在10分钟内就有25人死亡。”她兄弟说。

Vivek告诉本报记者称,他的岳父目前正在印度的ICU里抢救,已经二天了,她太太因为无法回印度看望父亲,已经急到要奔溃了,“现在能获得重症监护病床已经非常不容易了,但医院缺少医疗设备,只能靠运气了。”Vivek说。在采访后第二天,Vivek发来短信说,“老人家刚刚过世了”。

“我传染给了父亲,结果父亲死了。”

在太阳先驱报的报道中也讲述了一些滞留在印度的澳洲人的无奈故事,2019年12月,43岁的Sundararajan女士和丈夫、孩子一起离开了墨尔本的家,去印度的清迈和年迈的父母同住,这是一个让她后悔终生的决定。

在抵达印度后不到一个月,Sundararajan感染了COVID-19,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传染了她76岁的母亲和79岁的父亲。15天后,她的父亲去世了。“那是令人心碎的经历,我不知道我心里是否能平复下来”。她对澳新社说。

由于国境被关闭,Sundararajan至今无法回澳洲,却又遇上了第二波疫情。

在短短一周内,Sundararajan女士有三个朋友失去了他们的父亲。“我居住的城市在一个停车场进行了大规模火化。人们排队等候火化亲人。”她说。

“在过去的两个星期里,我们没有走出过家门。”Sundararajan女士说,“周围传来的都是死亡的消息。当地所有商店都没有饼干、香蕉、面包和鸡蛋。我们只是用家里的存货来应付。每个地区都只能自食其力。”

她说,在首都,囤积氧气瓶、抗病毒药物和扑热息痛的现象非常普遍。

Sundararajan女士表示,她支持澳大利亚在5月中旬之前禁止所有航班进出印度的决定,不能让澳大利亚陷入相同的麻烦。“我只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能够回到墨尔本的家。”她说。

“我期待能尽快回到澳洲。”

32岁的Wadhwani和丈夫在2019年8月辞去工作,带着3岁的儿子一起搬到印度的普纳,照顾80岁的生病的公公。他们原计划在两年后回澳洲的家。

现在,他们已经花了每人3000澳元的高价购买了阿联酋航空机票,准备在7月回澳。但他们担心这个计划会被延长的飞行禁令所打乱。

这个家庭还承诺将把一个滞留在印度的三岁女孩带回澳大利亚。“她独自与年迈的祖父母在一起,所以她需要尽快到澳大利亚来,”Wadhwani说。“她的妈妈联系了我们,我们同意带她回来。”

她说,普纳现在的情况是“可怕的”,是印度活跃病例最高的城市。

目前,他们所能做的就是呆在室内,希望等来边境方面的好消息。

“我们不出门。一切都在家里进行。我们有一个80岁的老人和一个3岁的孩子,所以我们不能让他们处于危险之中,”Wadhwani说。

“我们很害怕,每天都有我们认识的人死去,包括我的邻居和我的熟人圈子里的一些人。

“希望我很快就能接种疫苗,希望我的航班在7月能准时起飞,那样我就能回家了。”她说。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