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宇说】记那些年我上过的补习班

更新於 :2021-09-05 03:41

 

晓宇说
晓宇说

7月,中国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要求各地不再审批新的校外培训机构,现有培训学校一律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并禁止上市融资。

8月31日,中国教育部又印发《关于加强义务教育学校考试管理的通知》,要求一、二年级不能进行纸笔考试,其他年级原则上只组织一次期末考试。考试结果不排名、不公布、不传播,不得根据考试成绩设置“重点班”。

一系列教育的改革政策,不禁让我们这些从小和补习班一起长大的孩子们唏嘘不已。

记得我第一次接触到补习班这个东西,还是在小学二年级,那时候学校是不允许办补习班的,但学校和老师偷偷地办,学生必须参加,一个是学奥数,一个是学作文。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当时大家千篇一律地背诵作文模板,不是帮妈妈洗碗,就是给妈妈洗脚,总之和水是过不去的。

后来上了初中,学校里开始有了成绩排名,我大概是初二初三的时候开始上补习班,那会儿真的是补习班的盛世。大连有两座有名的补习学校,志成和科苑,两家补习学校的主校在同一处,面对面竞争,其余还有不少分校。

当时的补习学校和普通的学校也没什么分别,周六周天两天都在补习,和学校里的时间安排一样。学校里和我同年级的差不多有八九百人,一段时间安排一次考试,语数外物化五科,跟期末考试一样,按成绩分成不同的班级,也就是说,你有钱还不够,孩子真的得学得好,才能进补习学校里的重点班级。而重点班级的老师又和普通班的不一样,都是当时大连市各个初中最好的老师。还记得我补习班的语文老师就是一位很有名的老师,我上初中那阵子,也就是十年前左右,他的一对一价格就是两个小时2000元,真的是令我记忆深刻。

中国学生
中国学生(图片来源: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那时候人人都在补习,学习好的不好的,家里有钱的没钱的,尤其到了中考那阵子,连老师和家长都要去上补习班。上的什么补习班?美其名曰中考题目详解补习班,通俗点讲,就是补习机构说自己得到了今年泄露的中考题目,你来我这里我偷偷给你讲,回家让孩子把解题思路一背就好了。

虽然我那个时候还未成年,但也知道这种补习班实在是太扯,不过那些成年的老师和家长们却都红了眼想抓住这个好机会,600块钱30分钟的泄题班被一抢而光,一节课有200多个人挤在一个大教室里。还有我们隔壁班的数学老师,花了一万二买了一道中考数学大题,现在想想也觉得很搞笑。

时间一晃到了现在,现如今的孩子们无疑比我那时候承受着更大的压力。不少家长开始了“鸡娃”式教育,给孩子打鸡血,不断给孩子安排补习班、兴趣班,不停地让孩子去拼搏。

而此次的“双减”政策一出,也许对于孩子来说,更应该转变心态的反而是父母。那些给孩子报了培训班的家长们,都早已习惯了“时间托管”和“孩子成绩上升”的各种甜头。但当潮水退去,新一轮“内卷”的方向又在哪里?在孩子未来的成长空间中,家长要付出更多的将不再是金钱,而是时间,对于正在“996”的多数家长来说,这可能是更奢侈的投入成本……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