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慢而谨慎”:上任四周 阿尔巴尼斯无重大失误

更新於 :2022-06-21 06:22

据《悉尼晨锋报》(SMH)记者David Crowe分析,阿尔巴尼斯的总理生涯以谨慎开端,他在一些国内政策上提前行动、成功出访,并承诺在7月底议会复会时通过立法以兑现其选举承诺。

自5月21日以来,大选后的四周内,事情都进展得很顺利。前四个星期的巨大成功体现在国际舞台上:阿尔巴尼斯在东京和雅加达会见了领导人,外交部长黄英贤则在太平洋地区展开了外交攻势,从而争取太平洋地区国家的合作与支持,以对抗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其他大多数部门的行动都比较缓慢。虽然很快做出了一些改变,但大多数需要几年时间。例如,工党迅速决定将Nadesalingam一家送回Biloela,但政府必须处理30万持过桥签者的长期签证僵局。

同样,阿尔巴尼斯在签署对联合国的正式承诺上没有浪费时间:在2030年前将温室气体排放减少43%。但签字总是容易完成的部分,总理还希望在7月就为这一目标立法,这也为绿党领袖亚当·宾德(Adam Bandt)和自由党领袖彼得·达顿(Peter Dutton)埋下了考验。

即使上议院反对该目标,工党的政策也可以生效,这与2009年联盟党和绿党否决排污交易计划(emissions trading scheme)的情况有很大不同。即使不立法,阿尔巴尼斯也可以保留这一目标。

与此同时,联盟党也存在分歧。达顿周日说,反对党不支持为减排43%的目标立法,但其他一些党内高层人士则希望在做决定前看到草案。自由党在参议院的领袖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周五基本上也是这么说的。

事实上,实际的挑战是,工党升级电网的政策来得不够快。这项政策包括向输电网投资200亿澳元,由纳税人买单,是支持可再生能源的大规模公共干预。但该计划在今年冬天不会产生任何影响,因为在自由党和国家党执政九年的时间里,未能为电网增加足够能源。

一项补贴能源生产商的新计划,即所谓的产能机制,也将需要时间。最终的设计方案要到2月份才会提交给能源部长们;没有人知道计划何时开始实施,以及消费者需要为其支付多少钱。

新政府成立后的头四个星期还经历了一次食言。阿尔巴尼斯在担任反对党领袖期间多次批评国家应急临时内阁(national cabinet)的结构,并承诺提高内阁决策的透明度。但上周五,他放弃了这一承诺,并且没有给出解释。国家应急临时内阁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内阁,它仍像以前一样神秘。

工党的议程会慢慢浮现出来。事实是,政府仍在议会大厦的部长办公室里摸索。在那里,上届政府的工作人员刚刚用完碎纸机,新政府则正在寻找技术支持——在反对党内工作多年后,一些顾问已筋疲力尽,选择不签下新的工作。一场寻找新员工的快速行动正在进行。

上一位经历这种情形的总理托尼·艾博特(Tony Abbott)入主政府时从审查开始。2013年底,艾博特在做出重大决策之前成立了一个国家审计委员会。

如果自由党开始抱怨等待阿尔巴尼斯揭晓财政预算案的时间太长,澳大利亚人应该翻翻历史。工党将用五个月的时间给出预算,联盟党则用了八个月。(当然,在2013年底联盟党有一项年中预算更新,但主要政策是在接下来的5月才出台的)。

对于新政府来说,从审查开始是一种优势,而不是劣势。阿尔巴尼斯已要求高级公务员审查医疗资金。财长吉姆·查默斯(Jim Chalmers)已要求财政部审计支出项目。查默斯将于明年2月接受生产力委员会为期五年的审查,并进行关于经济改革的辩论。

然后是将于9月或10月举行的就业峰会。工党已概述其对工作场所法律的计划,包括带薪家庭暴力假、“临时工”的最低标准、禁止克扣工资,以及确保劳务中介公司的工人待遇不低于直接受雇工人的法规。峰会将开启关于进一步改革的辩论。

这个国家需要新政府带来的复兴周期,但这个周期不会快速平稳地运行。整个过程意味着在某一时刻对政府机器的齿轮进行碾压。这是对系统的一次冲击。它理应如此。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