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长新冠治疗需求增高 患者需等待逾6个月

澳洲各地民众对治疗新冠肺炎长期综合后遗症(简称“长新冠”)专门诊所的需求增高,部分需要治疗的长新冠患者需等待超过6个月,甚至部分患者为了治疗神经心理疾病被迫支付高昂费用。

据悉尼晨锋报6月20日报道,神经心理学家Charles Malpas在墨尔本皇家医院治疗长新冠的诊所工作,他为患者治疗脑雾、记忆丧失等神经系统疾病。

Malpas透露,维州民众对神经心理治疗的需求正达到创纪录水平,公共候诊名单上的人可能要等待6至12个月,甚至有少数患者已经等待了18个月。如果患者使用私人医疗保险,可能需要花费700至1500澳元,最高需支付数千澳元的费用。

Malpas解释说:“问题是医疗保险完全不覆盖认知诊断,患者没有办法在不自费的情况下私下获得这种服务。有时治疗费用高达数千澳元,这取决于复杂性。”

Malpas警告说,健康危机日益严重,不仅是长新冠患者,早期阿兹海默症和多发性硬化症患者也会出现认知功能障碍,将神经心理治疗纳入医疗保险将是一项重大改革。

Steven Faux教授在悉尼的St Vincent’s医院开设了一家新的治疗长新冠的诊所,目前等候名单上已经排了100人。Faux表示,目前没有足够资源来应对患者,并希望制定协议,以便所有全科医生都能治疗长新冠。

研究员Carol Hodgson教授指出,现在迫切需要资金,以确保能够向长新冠患者提供持续的护理,并对COVID-19病毒的长期影响进行研究。Hodgson还表示,由于医疗保健系统的每个部门都面临压力,许多患者预约不到,无法即时获得心理健康等治疗,这真的很令人忧心。

联邦卫生部的一位女发言人表示,澳洲长新冠患者可以获得一系列医疗保险回扣,包括看全科医生等。澳洲人也有资格享受Medicare的慢性病管理项目,但要符合必须至少有一种症状已经持续至少6个月。

这名发言人还指出,虽然神经心理治疗和评估目前没有联邦医疗保险补贴,但相关部分费用可以由私人医疗保险来支付,或者通过国家残疾保险计划(NDIS)获得支持。

长新冠患者通常被定义为COVID-19症状持续超过三个月。Sherene Magana Cruz是澳洲数以千计的长新冠患者中的一员,她每天醒来时,肩膀、脚、臀部和脚踝都感到灼热的疼痛。Cruz的喉咙后部有烧灼感,但在染疫一年多后,她仍在等待鼻喉治疗。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