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半澳人认为 被社媒广告“监视”太恐怖

最新研究显示,近一半的澳大利亚人认为科技巨头正在监视他们,社交媒体平台(包括 Meta 的 Facebook 和 Instagram)上的广告投放之精准“令人毛骨悚然”。

最新研究显示,近一半的澳大利亚人认为科技巨头正在监视他们,社交媒体平台(包括 Meta 的 Facebook 和 Instagram)上的广告投放之精准“令人毛骨悚然”。

广告科技公司 The Trade Desk 的一项研究显示,人们对 Meta 和其他科技公司如何收集个人数据越来越持怀疑态度,目前只有约 10% 的澳人信任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做广告的品牌。

众所周知,市值为 1.26 万亿美元(1.93 万亿澳元)的Meta 在监控用户的在线活动,以在其平台上投放个性化广告。 例如,如果有人在互联网上搜索再融资交易,他们的 Instagram 动态上可能会突然充满来自大银行和其他贷方的广告。

这种做法招致了严厉批评,爱尔兰数据保护委员会去年对 Meta 处以 3.9 亿欧元(6.473 亿澳元)的罚款,因为该公司声称此类广告是与用户签订合同所必需的,因此违反了欧盟隐私法。 Meta 正在对裁决提出上诉。

The Trade Desk 总经理 James Bayes 表示,随着我们进入一个更加注重隐私的时代,澳大利亚消费者越来越不满。该公司的研究显示出人们对在线数据收集缺乏信任,这正在影响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做广告的公司的声誉。“现实情况是,消费者的行为已经发生了变化,消费者的期望水平已经提高了。行业需要在这一点上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并迅速采取行动。”他说。

Trade Desk 的研究发现,46% 的澳大利亚人认为社交媒体上的个性化广告令人毛骨悚然且过于个人化,而约 50% 的人认为社交媒体广告正在“监听”他们的意见。这导致用户转向并优先考虑其他网络空间,也被称为“开放互联网”,包括新闻、网站、博客、视频和音乐流媒体服务。

加剧人们不信任的是, Meta 未能过滤掉诈骗广告,这些广告旨在通过冒充澳洲富豪们——Gina Rinehart、Andrew Forrest和Dick Smith等有影响力的人物来骗澳大利亚人的钱。

Bayes表示,社交媒体公司在“围墙花园”内运营,其中广告商直接与 Meta 和其他社媒平台打交道,而不是通过传统的广告代理商。“我们有机会创造出对消费者更好、对所有人都更好的东西,保护广告商有针对性投放广告的能力,同时重要的是保护开放互联网上新闻和内容的资金来源。” “我们认为这些事情不需要相互排斥。 我们认为可以与消费者进行更透明的对话,我们正在构建工具来帮助广告商和出版商做到这一点。”

Bayes说,33% 的澳人感觉自己更了解并更关注开放互联网,26%的人认为社交媒体的“围墙花园”更受关注,这凸显了广告商需要“把钱花在最重要的地方”。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