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Search Results for: 人在澳洲

Search Results for: 人在澳洲

【人在澳洲】贪官与“人性之恶”

近日,微信上的一则消息披露了中国的一个贪官在未被揭露时写给他儿子的一封信。不知道是真是假,但看完后,感到真是切中时弊,启发良多。信里写的是他做官的经验和体会,高度勾勒出了中国大陆官场的为官之道和生存准 …

Read More »

【人在澳洲】拆迁之痛

收到中国的朋友资讯,他吐糟说:“腐败已深入社会的每个细胞”。 事情是从他家位于市中心的祖屋被纳入搬迁计画时开始的。他家祖屋的面积被测定为200平方米,拆迁方和被拆方对这个数据均无异议。但在搬迁补偿费用 …

Read More »

【人在澳洲】草

新家的后院长满了草,密密匝匝,葱葱茏茏,肆无忌惮。 来看房子的人都说:这么多杂草,想要清除干净,恐怕要费些时日与精力呢。 面对着这蓬勃的生命,我们在心里筹划着该如何从它们强劲有力的指端抢回那本该属于花 …

Read More »

【人在澳洲】舅妈的菜园

喜欢墨村天空的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要下雨就稀里哗啦的下个够,不下了就天蓝如洗阳光明媚,从来没有半阴半晴半明半暗的折腾的人胸口发闷,情绪低落。 前两日的狂风大作,暴雨如注已成过去式。院子里的草儿在一场大 …

Read More »

【人在澳洲】开往春天的列车

在火车来的前两分钟,我刷卡进站。站台上的人不多,乍暖还寒的天气里,等车的人都如向日葵般朝着有阳光的地方或立或坐。站在我右侧的一个白人老太直至火车呼啸跟前了才将书收入囊中。我缓缓地跟在她后面上了车。 清 …

Read More »

【人在澳洲】澳洲没有“城管”

一位澳洲导游对中国游客说,澳洲没有城管。 许多中国人听了都以为是天方夜谭,因为他们一直以为,没有城管的城市一定会乱得不成样子!我们的城市有那么多勤劳勇敢的城管队员,日日夜夜忙得七窍生烟,也没能把大街小 …

Read More »

【人在澳洲】一滴酒里的世界

1961年,在伦敦,一瓶拥有四百二十一年历史的斯泰因葡萄酒被开启了。 著名的葡萄酒历史学家休.约翰逊是这样描述当时情景的:“我从来没有亲眼看见过这样的事实,原来葡萄酒的确是有生命的,这瓶外观类似马德拉 …

Read More »

【人在澳洲】澳人之“懒”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开始渐入佳境。我有机会被派遣来澳洲的一个大学进行学术交流,于是兴冲冲开始了精神和物质方面的准备。对澳大利亚,我当时只有两个印象:一是“好山好水好无聊”,二是“澳人好 …

Read More »

【人在澳洲】美丽的力量

(一) 看了《墨村花事》,丽姐知道我和我的朋友们喜欢花,特地给我发来了一组照片,照片拍摄于台北国际花卉博览会。望着照片里争奇斗艳的花儿,我宛若走在了飘着桂花甜香气息的大街小巷里。然而最吸引我眼球的却是 …

Read More »

【人在澳洲】醉驾

我刚考到驾照时,开车上路总是战战兢兢。 有一天,我正驾车走在路上,忽然看见右边那条车道冲来一辆宝马,它像疯了似的时左时右。突然,它既不打转向灯,又不示意变道,就加速硬插到我前面。 我大吃一惊,一时手忙 …

Read More »

【人在澳洲】当你老了……

有一首歌,名字是《当你老了》。是中国小伙赵照,根据爱尔兰诗人叶芝的诗《When you are old 》改编的,一首献给母亲的歌。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当你老了,走不动了,在炉旁打盹……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