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實時了解澳洲最新動態,點擊下方按鈕,再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

房價下跌或影響選舉結果

隨著房價低迷,去年新州每5個聯邦選區中就有一個選區房價跌幅達到了兩位數,其中自由黨選區Bennelong的跌幅最大,中位數同比下跌16.3%,很多受到房價打擊的區域都屬於邊緣席位。
澳洲地產

Domain網站報道,數據顯示,隨著房價低迷,去年新州每5個聯邦選區中就有一個選區房價跌幅達到了兩位數,其中自由黨選區Bennelong的跌幅最大,中位數同比下跌16.3%,很多受到房價打擊的區域都屬於邊緣席位。

Domain經濟學家Trent Wiltshire表示,房價中位數在100萬到150萬澳元之間的選區跌幅最大,15個受影響最大的選區中,9個為自由黨持有,包括Reid和Banks等邊緣選區, 「這些選區很多是房產比較貴的地區,但不是最貴的。自由黨擁有的選區中,居民總體收入水平較高,人口也更老齡化。」

與此同時,工黨選區有更多租房者,受到公寓價格下跌的打擊更大。公寓下跌幅度最大的是西區、西北區和西南區,其中Fowler選區所覆蓋的Liverpool地區跌幅最大,年跌幅為11.5%。工黨邊緣席位,西區的Lindsay和覆蓋藍山的Macquarie,以及自由黨的Banks席位,也是公寓價格跌幅前10名的選區。

地產公司BOS Realty的Dean Jr Boskovic表示,如果工黨獲勝,負扣稅政策和資本利得稅折扣的所帶來的變化是選民首要考慮的問題。儘管首次購房者希望取消負扣稅,,但投資者和房主希望負扣稅被保留。

由於市民對房價下跌的擔憂特彆強烈,Boskovic預計很多人會轉向自由黨,尤其是在新州選舉中。

與此同時,The Agency North地產公司的Catherine Murphy表示,在自由黨選區Bennelong房價受到的影響最大,賣家最關心的是選舉結果,「本來市場情況不是很好,缺少活力,這將是給賣家帶來的另一個問題。」

living room set with green dumb cane plant

Wiltshire稱,租房者比例較高的選區可能會更加歡迎與住房有關的稅收變化的政策。租戶虛偽能買房,如果政策改變,他們就有機會入市。但也有些選區並不會受到選舉的影響,比如Page、Eden-Monaro、Richmond和Gilmore,這些地方的公寓價格都在上漲,這些地區主要遠離市中心。

悉尼大學政治學講師Stewart Jackson表示,價格下跌可能會動搖工黨在一些選區的選票,比如Watson和Barton這兩個相當安全的工黨席位,這兩個地區的跌幅分別排在第二和第三。儘管租房者可能傾向於工黨,但這可能並不意味著工黨在租房者比例高的地區取得勝利,因為在那些地方的許多租房者,如國際學生,他們沒有資格投票。

作者:秦風

圖片:網路

 

展開評論
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