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房价下跌或影响选举结果

随着房价低迷,去年新州每5个联邦选区中就有一个选区房价跌幅达到了两位数,其中自由党选区Bennelong的跌幅最大,中位数同比下跌16.3%,很多受到房价打击的区域都属于边缘席位。
澳洲地产

Domain网站报道,数据显示,随着房价低迷,去年新州每5个联邦选区中就有一个选区房价跌幅达到了两位数,其中自由党选区Bennelong的跌幅最大,中位数同比下跌16.3%,很多受到房价打击的区域都属于边缘席位。

Domain经济学家Trent Wiltshire表示,房价中位数在100万到150万澳元之间的选区跌幅最大,15个受影响最大的选区中,9个为自由党持有,包括Reid和Banks等边缘选区, “这些选区很多是房产比较贵的地区,但不是最贵的。自由党拥有的选区中,居民总体收入水平较高,人口也更老龄化。”

与此同时,工党选区有更多租房者,受到公寓价格下跌的打击更大。公寓下跌幅度最大的是西区、西北区和西南区,其中Fowler选区所覆盖的Liverpool地区跌幅最大,年跌幅为11.5%。工党边缘席位,西区的Lindsay和覆盖蓝山的Macquarie,以及自由党的Banks席位,也是公寓价格跌幅前10名的选区。

地产公司BOS Realty的Dean Jr Boskovic表示,如果工党获胜,负扣税政策和资本利得税折扣的所带来的变化是选民首要考虑的问题。尽管首次购房者希望取消负扣税,,但投资者和房主希望负扣税被保留。

由于市民对房价下跌的担忧特别强烈,Boskovic预计很多人会转向自由党,尤其是在新州选举中。

与此同时,The Agency North地产公司的Catherine Murphy表示,在自由党选区Bennelong房价受到的影响最大,卖家最关心的是选举结果,“本来市场情况不是很好,缺少活力,这将是给卖家带来的另一个问题。”

living room set with green dumb cane plant

Wiltshire称,租房者比例较高的选区可能会更加欢迎与住房有关的税收变化的政策。租户虚伪能买房,如果政策改变,他们就有机会入市。但也有些选区并不会受到选举的影响,比如Page、Eden-Monaro、Richmond和Gilmore,这些地方的公寓价格都在上涨,这些地区主要远离市中心。

悉尼大学政治学讲师Stewart Jackson表示,价格下跌可能会动摇工党在一些选区的选票,比如Watson和Barton这两个相当安全的工党席位,这两个地区的跌幅分别排在第二和第三。尽管租房者可能倾向于工党,但这可能并不意味着工党在租房者比例高的地区取得胜利,因为在那些地方的许多租房者,如国际学生,他们没有资格投票。

作者:秦风

图片:网络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