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澳洲華人美女代購揭秘:每天聊15小時微信!學費、生活費、房租都賺出來了!

澳洲事兒
無論是對貨架上嬰兒奶粉的斷貨感到憤怒的父母,還是把一箱箱奶粉搬上軍艦的中國軍人,任何人都有機會與一個動搖全澳各地企業的現象擦肩而過。 
小張(音譯,Angela Zhang)是澳洲50多萬留學生之一。近日,居住在墨爾本的她向澳媒透露了澳洲代購的日常,透露了她如何通過代購致富的秘密。

據小張說,她平均每天要花15個小時在微信上和買家溝通,通常是一對一的私聊,有時候也會開群聊直播代購過程,和買家往往只需要溝通幾分鐘就能下好一單。
小張每周能接到70-100單生意。通過代購,她不僅賺到了在澳洲留學的生活費,甚至學費和住宿費幾乎都解決了。

平時,她會在朋友圈向買家推薦產品,然後按要求購買,打包好之後轉給物流公司發到中國。每周發到中國的澳洲代購包裹大概有50萬包,小張只是15萬澳洲代購的一個縮影。

她說自己可以隨時隨地工作。「第一次替人代購是聖誕假期的時候,我的閨蜜之一讓我給她寄點澳洲的優質名牌產品。」她說,「四個月後,我意識到當代購賺的錢就足夠我在澳洲的基本生活開銷了,所以我辭掉了原本的打工,開始全職代購。」 

墨爾本大學畢業生小胡(音譯,Yaqiong Hu)說,她父母最初是反對她當代購的,因為覺得這份工作「沒個正經」,但在看到她豐厚的收入之後便改變了主意。 
「我爸媽覺得坐辦公室、有份固定收入才叫正經工作。」小胡說,「但他們意識到代購收入比坐辦公室高,就開始把它當成一種職業了。」 

據估計,整個代購行業的價值高達25億澳元。自三鹿奶粉事件後,澳洲代購們抓住機會向焦慮的中國消費者推銷澳洲配方奶粉,從事澳洲代購的中國人也越來越多。
過去十年里,中國中產階級增長,對澳洲產品的需求也越來越大,留學生和新移民則為他們服務。結果是,代購生意從少數幾個拎著購物籃的人,發展成了價值數十億元的產業,整合了全澳的零售、營銷和物流服務。 

如今,隨著代購渠道全面展開,業內人士稱,每周有多達50萬件包裹發往中國。不光是奶粉,還有化妝品、服裝、食品、葡萄酒、維生素、玩具——任何買家想要的東西。 
然而一些代購的無良行為引起了澳洲當地人的不滿,一些怎麼也買不到奶粉的寶爸寶媽在網上分享代購從商店貨架上把嬰兒配方奶粉一掃而空的圖片或者視頻。
後來超市進行奶粉限購,而代購們總能找到方法多買幾罐,把代購的名聲都搞臭了。更惡劣的是,一些犯罪團伙甚至直接偷竊放在倉庫里的奶粉。

澳洲的企業曾試圖繞過代購,自己開拓中國市場。貝拉米(Bellamy )就是這樣一家尋求直接向中國銷售產品的公司,但由於亞洲客戶對代購有著固執信任,這一商業計劃以失敗告終。
而Blackmores則選擇和代購合作,CFO Aaraon Cannin呼籲澳洲公司要和中國代購合作。他稱代購是「澳洲最大的銷售、人脈、形象大使和網紅」。
展開評論
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