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澳洲华人美女代购揭秘:每天聊15小时微信!学费、生活费、房租都赚出来了!

澳洲事儿
无论是对货架上婴儿奶粉的断货感到愤怒的父母,还是把一箱箱奶粉搬上军舰的中国军人,任何人都有机会与一个动摇全澳各地企业的现象擦肩而过。 
小张(音译,Angela Zhang)是澳洲50多万留学生之一。近日,居住在墨尔本的她向澳媒透露了澳洲代购的日常,透露了她如何通过代购致富的秘密。

据小张说,她平均每天要花15个小时在微信上和买家沟通,通常是一对一的私聊,有时候也会开群聊直播代购过程,和买家往往只需要沟通几分钟就能下好一单。
小张每周能接到70-100单生意。通过代购,她不仅赚到了在澳洲留学的生活费,甚至学费和住宿费几乎都解决了。

平时,她会在朋友圈向买家推荐产品,然后按要求购买,打包好之后转给物流公司发到中国。每周发到中国的澳洲代购包裹大概有50万包,小张只是15万澳洲代购的一个缩影。

她说自己可以随时随地工作。“第一次替人代购是圣诞假期的时候,我的闺蜜之一让我给她寄点澳洲的优质名牌产品。”她说,“四个月后,我意识到当代购赚的钱就足够我在澳洲的基本生活开销了,所以我辞掉了原本的打工,开始全职代购。” 

墨尔本大学毕业生小胡(音译,Yaqiong Hu)说,她父母最初是反对她当代购的,因为觉得这份工作“没个正经”,但在看到她丰厚的收入之后便改变了主意。 
“我爸妈觉得坐办公室、有份固定收入才叫正经工作。”小胡说,“但他们意识到代购收入比坐办公室高,就开始把它当成一种职业了。” 

据估计,整个代购行业的价值高达25亿澳元。自三鹿奶粉事件后,澳洲代购们抓住机会向焦虑的中国消费者推销澳洲配方奶粉,从事澳洲代购的中国人也越来越多。
过去十年里,中国中产阶级增长,对澳洲产品的需求也越来越大,留学生和新移民则为他们服务。结果是,代购生意从少数几个拎着购物篮的人,发展成了价值数十亿元的产业,整合了全澳的零售、营销和物流服务。 

如今,随着代购渠道全面展开,业内人士称,每周有多达50万件包裹发往中国。不光是奶粉,还有化妆品、服装、食品、葡萄酒、维生素、玩具——任何买家想要的东西。 
然而一些代购的无良行为引起了澳洲当地人的不满,一些怎么也买不到奶粉的宝爸宝妈在网上分享代购从商店货架上把婴儿配方奶粉一扫而空的图片或者视频。
后来超市进行奶粉限购,而代购们总能找到方法多买几罐,把代购的名声都搞臭了。更恶劣的是,一些犯罪团伙甚至直接偷窃放在仓库里的奶粉。

澳洲的企业曾试图绕过代购,自己开拓中国市场。贝拉米(Bellamy )就是这样一家寻求直接向中国销售产品的公司,但由于亚洲客户对代购有着固执信任,这一商业计划以失败告终。
而Blackmores则选择和代购合作,CFO Aaraon Cannin呼吁澳洲公司要和中国代购合作。他称代购是“澳洲最大的销售、人脉、形象大使和网红”。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