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澳媒:中共間諜正以監控恐嚇澳洲人

周五(11日),澳洲內政部長公開抨擊稱,中共正有意採取各種不同手法和活動與澳洲為敵。澳媒分析說,中國政府對澳洲異見人士的監控活動已到了肆無忌憚的地步,他們不僅監視澳洲的中國公民,也監視澳洲本土公民。
新聞 • 資訊

周五(11日),澳洲內政部長公開抨擊稱,中共正有意採取各種不同手法和活動與澳洲為敵。澳媒分析說,中國政府對澳洲異見人士的監控活動已到了肆無忌憚的地步,他們不僅監視澳洲的中國公民,也監視澳洲本土公民。

澳媒分析說,中國政府對澳洲異見人士的監控活動已到了肆無忌憚的地步,他們不僅監視澳洲的中國公民,也監視澳洲本土公民。(示意圖片來源:Pixabay)

據Crikey媒體報道,在澳洲被中共政府監視的人不一定都是華人,但都被其視為反華人士或持不同政見者。過去3年中,兩名持不同政見的澳籍知名學者,馮崇義教授與楊恆軍博士,在訪問中國時被拘留。馮崇義教授在拘留期間被秘密警察盤問;而楊恆軍則被中方控於間諜罪,依然被指收押。

據時代報報導,澳內政部長Peter Dutton表示,澳人或澳籍華人應該享有民主自由。「當中國或任何其他國家開始侵犯這個價值觀的時候,澳洲政府都會介入,」他指出,「目前北京在澳洲的活動異常激烈,有意的讓兩國產生敵對的局面。」

2018年,中國問題專家、澳洲學者Clive Hamilton出版的《沉默的入侵:中國在澳大利亞的影響》一書,觸怒了中國政府。Clive說:「過去,北京對非華裔人士進行監控仍有所顧忌,不過如今的形勢已改變。有時我在咖啡館或餐館都會受到監視。」他還說,大使館已派遣特工監視他的工作場所。他也一直成為網路黑客的攻擊目標,因此不得不採取額外的防範措施。

自由黨國會議員、澳國會安全情報委會會主席 Andrew Hastie表示,中共監控的目的就是讓人產生恐懼,他說,「中共當局有意讓人感覺到,被監控被控制,從而對中共產生恐懼心理」。

據Crikey報道稱,澳籍華裔中國籍藝術家巴丟草稱多次受到監視。巴丟草表示:「有一次在公交上,我突然被4名亞裔男子包圍,他們其中有兩人帶著藍牙耳機,都是專業配備。他們跟蹤我到Woolworths超市。」 他說,「我還看到過有奇怪的車子停泊在我的住處。這些都是刻意的,他們想恐嚇我。」

據ABC報導, 悉尼科技大學學者馮崇義教授,1993年以學者身份訪問澳洲,並成功獲得永久居留權。今天,他已成為反共人士,被中共視為一名異見人士。

馮崇義教授稱,中國又回到了過去的毛澤東極權時代,他們正加強對澳洲和海外華人社會的控制和監視。他透露,自1997年以來他一直受到中國政府的監視。2017年,他到中國與體制內的人權律師及自由主義者進行交談,當時他在旅館內被中國當局拘留了一個星期,還被他們盤問。他們問他:「誰付錢給你?」他還被警告會被逮捕而長期蹲牢獄。

據馮崇義教授稱,他被拘留的時間內,警方透露情報員的報告,這包括他在澳洲進行的活動情況,以及見了非華裔澳洲人等。他說,中國政府在澳洲有很多線人,而且都是澳洲公民。線人的支付款項都在中國的銀行帳戶進行,以避免被澳洲政府審查。

他還透露,秘密警察還向他打聽一名澳洲著名學者的名字,並希望獲得更多他的相關訊息。他們對外交與貿易部極感興趣,詢問了許多關於澳政府秘密情報類的問題。

馮崇義教授表示,「過去中國政府不具備實力挑戰所有人,但現在他們已變得非常自信,甚至會肆無忌憚的恐嚇所有人。西方民主國家必須了解現實情況,中共正發動一場冷戰,即使蘇聯已經解體,冷戰卻從未結束。該黨正與世界民主國家進行冷戰鬥爭。」

Andrew Hastie議員也在澳洲人報的撰文中表示,近期訪澳的中國教授王義桅也還不忌諱的公開警告澳洲,澳洲如果拒絕與中國結盟,將會在美中戰爭中成為第一位犧牲者的悲劇。

(責任編輯:歐文奕)

展開評論
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