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時了解澳洲最新動態,點擊下方按鈕,再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

傷醫事件頻發 北京3醫生被砍 院方「維穩」扣押逾20記者引眾怒

繼上月北京民航總醫院一名女醫生被患者家屬刺死後,北京朝陽醫院的三位醫生周一(20日)下午又被患者家屬砍傷。
中國新聞
北京朝陽醫院事發現場(圖片來源:網路)
北京朝陽醫院事發現場。(圖片來源:網路)

近期大陸接連發生的醫患衝突引發廣泛關注,中國醫療資源分配不均以及「看病貴」、「看病難」等問題是導致醫患關係緊張的主要原因。繼上月北京民航總醫院一名女醫生被患者家屬刺死後,北京朝陽醫院的3位醫生周一(20日)下午也被患者家屬砍傷。

據大陸媒體報道,1月20日下午,北京朝陽醫院眼科主任陶勇被砍成重傷,後腦勺胳膊多處被砍,胳膊幾乎被砍斷,場面慘不忍睹,醫院緊急進行搶救。

目擊者稱,陶勇當場倒地,一名母親帶孩子求診亦被誤傷,現場還殘留血跡,朝陽醫院門口停了多輛警車,公安隨後封鎖了現場。

公開資料顯示,陶勇是眼科學博士,曾留學德國,畢業於北京大學醫學部,是朝陽醫院主任醫師、教授、博士生導師。

報道稱,事發於當天下午2時許,除陶勇被砍外,還有3名醫生遇襲。據現場目擊者稱,其中一名醫生被砍了4、5刀。有指疑犯遭制服後被警方押走。

院方維穩當先扣押逾20記者 財新網央視都中招

新浪微博有多個網民爆料,指事發前後有多家大陸媒體前去採訪,卻遭到集體扣留,引發爭議。據稱,有的記者是去採訪2019新型冠狀病毒情況,湊巧遇到砍醫事件,但卻被要求噤聲。

被認為是中南海打虎風向標的財新網創辦人胡舒立事發後不久在微信圈證實,指財新網一名實習女記者被抓,她起初擔心給財新網惹麻煩,拒絕透露身份;後來因為被扣住不放,才報了身份,被領回來的路上嚎啕大哭。

胡舒立在微信朋友圈指財新網記者被醫院扣押(圖片來源:wechat)
胡舒立在微信朋友圈指財新網記者被醫院扣押。(圖片來源:微信截圖)

消息人士稱,院方說保衛處同意接受採訪,回復大家,把記者都誆了進去,結果裡面都是警察,去了就出不來了,抓了一堆記者。甚至連黨媒央視一套的也被抓。

還有網民在微博貼出微信朋友圈截圖,指共有20來個記者同行有同樣的遭遇,並質問:「全國知名的三甲醫院這麼牛,怎麼沒把兇手擋住呢?」

有網民爆料指院方扣了20多個記者(圖片來源:wechat)
有網民爆料指院方扣了20多個記者(圖片來源:微信截圖)
有消息指央視記者也被扣了(圖片來源:wechat)
有消息指央視記者也被扣了。(圖片來源:微信截圖)

也有網民對醫院處理相關事件嘲諷稱,「人命當前不管不顧,先控制記者控制輿論維穩第一,真的是中國特色啊。」

病患家屬暴力攻擊醫護人員的案例近年來在中國層出不窮,究其原因與中國投入醫療照護的資源少,且分配不均有關;此外,中國沒有開放競爭的醫療體系,整個制度的扭曲,造成醫生與病人的衝突不斷增加。

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中國醫師協會發表的《中國醫師執業狀況白皮書》顯示,在中國有66%的醫生曾親身經歷醫護人員與病人衝突事件,逾3成醫生有被病人暴力對待的經歷。

另外,2008年至2018年間,傳媒報道的295宗傷醫事件中,共有362名醫護人員受傷,99名醫護人員被患者持刀襲擊,24位醫生在醫患衝突中喪命。廣東省暴力傷醫事件被報道的頻率最高,共有38宗。山東、江蘇、浙江、安徽等東部大省被報道的傷醫事件亦較多,西藏、青海、新疆等西部地區則較少。

近3個月以來,中國已發生了4起類似事件。去年10月,甘肅人民醫院一名女醫生被一名患癌病人刺死;12月,湖南一名女村醫因提醒村民做體檢而被殺害;同月,北京民航總醫院急診科副主任楊文遭病人家屬割喉死亡。

醫患流血衝突頻發 醫療體制與資源分配不均惹禍

近期發生的多起醫患衝突都與患者或家屬認為醫生治療、服務不到位,醫療費用負擔沉重有關,家屬從而長期積怨,無處宣洩,最後「魚死網破」。幾乎每個傷醫事件都能牽扯出中國醫療制度中存在的資源分配不均勻的現實。

去年12月發生的北京民航總醫院傷醫案中,患者家屬孫文斌不滿醫院對其95歲患病母親的治療效果,曾多次投訴。另外一個矛盾激化點就是醫院無法讓患者從急診轉為住院。

《財經》雜誌早前的報道引述一名民航總醫院醫生披露,由於「患者年紀大、多併發症、病情複雜嚴重。到了年底,可能門診、急診的報銷額度都用完了」,醫院未能將患者收治住院,意味著家屬可能要承擔更多治療費用。

此外,中國體制下醫療資源還存在針對官員的「特供製」,領導的專門保健,和普通老百姓享受到的醫療保健有天壤之別,公共衛生體系無法更好的為公眾服務,這也造就了中國醫病關係的惡性循環。

針對醫患矛盾不斷升級,中國醫保局會同財政部去年5月印發通知,將大病保險政策範圍內報銷比例由50%提高至60%。中共人大常委會也在去年年底通過《基本醫療衛生與健康促進法》,要用制度保障人民健康權利以及醫療人員的執業安全與尊嚴。不過外界卻對相關措施並不看好。

自由亞洲電台援引中國衛生部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陳秉中表示,「實際上沒有那麼大的比率。在中國,一些重病患者真的沒有辦法,最後被拖延至死。如果民眾不會因病至貧,相信醫患矛盾也不會激化成這樣。」

中國知名維權人士胡佳表示,如果要真正解決中國的醫療體制問題,就必須處理主要醫療資源被權貴所佔的問題。

不斷發生傷醫事件也引發網路熱議。有網民稱,「中國當前的醫患矛盾激化是中國醫療服務系統過度商業化的結果,如果不能從根本上改變過度商業化的醫療服務,中國社會的醫患矛盾只會愈演愈烈。」

還有人說,「醫生對不對先摸摸自己良心,有沒有收受他人紅包後區分對待病人,有沒有醫院攤派的開藥任務。醫生和病人相比,病人才是弱勢群體。」

 

責任編輯:米蘭

展開評論
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