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時了解澳洲最新動態,點擊下方按鈕,再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

夏言聊天室:人不以善言為賢

這些年來,為什麼總有人不遺餘力地渲染澳洲存在「反華」勢力與「歧視」現象呢?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Australia

前幾天我寫了一篇小文《不敢擔當就少出頭》,結果引來不少反饋。有人問:公開信反對「種族歧視」,呼籲「媒體報道要保持公平」有啥不妥?我的回答是:中國古賢莊子曰「人不以善言為賢」。意思就是,表面功夫再好,若其動機不善,就不是賢達之人。

作為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澳大利亞最引以為豪之處,就是在多元文化建設領域的偉大成功;不但讓整個社會充滿了文明與公平,各族群之間也保持著非常良好的互動與和諧。澳洲還是一個以法治國的社會,任何「以膚色或種族的起因而侮辱,、惡言傷人、羞辱或恐嚇他人」的歧視行為都是被法律所嚴格禁止的。也就是說,所謂的「反華」與「歧視」在澳洲根本就沒有市場。

我主管澳洲一份華文報多年,至今為止,我不認為澳洲社會存在針對華人的種族歧視。4月8日是Covid-19 疫情發源地-武漢被解封的日子,澳洲的華人「精英」巧合地選擇這個日子發出一份虛幻的「公開信」,一本正經地譴責一個原本就不存在的假象;很難不讓人聯想其背後的政治目的,難免有著執行某種指令替中共當局發聲之嫌。

這些年來,為什麼總有人不遺餘力地渲染澳洲存在「反華」勢力與「歧視」現象呢?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從澳洲政府制定「反滲透法」開始,中共當局首先對號入座。其聲稱制定這樣的法律是「反華」、「辱華」,是對澳洲華人的「歧視」。我們不去評論這項法律是不是針對中國政府制定的,但中共的言論卻已經把澳洲華人與中國政府綁在一起了,一副同榮共辱的樣子。

澳洲政府制定法律阻止外國勢力的侵犯,生活在澳洲的華人為啥要去充當擋箭牌呢?可偏偏「代表華人」的社團領袖們,如黃向墨、王國忠之流不斷地營造所謂的「反華」與「歧視」,試圖挑唆華人干涉與阻擋澳洲政府的這項法律。

澳洲社會穩固,不是誰想抹黑就會變黑的,儘管紅色代言人綁架了華人群體,對澳洲社會在政治、經濟、文化等領域造成了很大傷害,但澳洲政府乃至澳洲各族裔從來沒有將華人與中國政府畫上等號。冤有頭、債有主,每一個個案最終都是由造孽者自己承擔,未涉及和傷害過無辜華人。澳洲或許存在「反共」言論,但絕對不存在「反華」勢力,更罔論「歧視」。

澳洲的「華人僑領」與「名流」曾發布過多次「公開信」,比如「要求澳洲政府在南海問題上站在中國一邊」,又如「要求澳洲移民部收回成命,讓黃向墨歸山」等等。每次都貌似替澳洲華人請命,但事實上都是在為他國政府效力,與澳洲華人群體沒有絲毫關係。

自從Covid-19疫情衝出武漢,蔓延到全世界並造成極大的人員死亡開始,社會輿論一直指向中共當局有意隱瞞疫情的真相。而當疫情困擾整個澳洲社會時,一些華人商團令人作嘔的行為也確實引起了一些西人對華人的反感。但主流媒體在揭露事實的時候,從來都就事論事,沒有擴大輿論的打擊面,難道批評某些華人就是對華人的不公平?譴責大國政府就是辱華?

就像幾年前,澳媒揭露黃向墨的惡行時,被打上「反華」的標籤一樣;是誰允許政府或個人替代整個華人群體的呢?我不相信華人精英們會分不清政府與百姓之間的關係,可他們永遠只看到憤怒者的「抱怨與不滿」,而那些害群之馬對澳洲社會帶來的災難,他們全都視而不見。

正當「公開信」被媒體炒作時,推特上冒出一位非常不給力的年輕華人,他被人拍攝到在墨爾本的某商場超限額代購奶粉,當顧客出面阻止時,該年輕人竟然試圖毆打勸阻者。拍攝者以「澳洲人受夠了」為題,上傳了該視頻;結果視頻被大面積地傳播,無數的中英文留言都是謾駡,「中國人滾出澳洲」之極端言論也時有出現。眼光偏頗的華人精英們是否又該抗議澳洲社會「侮辱」、「歧視」華人呢?

把一項個人行為強加在整體華人頭上,與把幾句極端語言上升到「澳洲歧視華人」的高度,其性質是一樣的:不但偏頗而且無知,都不可能對澳洲社會產生什麼影響。

有道是:「人無信不立,國無信則衰」。我不去討論大國之誠信與興衰,但希望願意拋頭露面替澳洲華人發聲的精英們要懂得兼善天下,不能貪圖私利;要明辨是非,切莫抹黑澳洲。當社會輿論把華人推向風口浪尖上時,更不應該刻意地將華人整體與罪惡捆綁在一起,然後高調譴責「歧視」,這是非常危險的,也是非常不道德的。

展開評論
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