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時了解澳洲最新動態,點擊下方按鈕,再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

【人在澳洲】彭加木之死及夢

我敢說這十個考察隊員,就是中華民族傑出的男兒,他們敢作敢當,尤其是在三十五年漫長的心理煎熬中,他們守信踐約,沒有相互推諉,更沒有私下告密,推卸罪責。
人在澳洲

彭加木神秘失蹤了!

一九八零年下半年,這個消息傳遍整個中國,傳說撲朔迷離,十分離奇。
傳說有四種:一,被UFO外星人綁架;二,逃亡蘇聯;三,被科考隊員殺害;四,被流沙掩埋。

當時我正在編輯《少年科學》雜誌,所以對傳聞特別關注,到處打聽,但得不到一個滿意的答案。當時葉永烈來我辦公室聊天,他曾經去中科院採訪過,我問過他,他也說不清原委……

這個神秘的謎團,直到二零一零年才被打開,雪藏了三十五年。

起因是一個叫朱明川的法醫,偶然從師輩鄧法醫家屬的手中,得到一份鄧法醫研究彭加木死因的資料,這才揭開真相。

朱明川在文章中說,經過鄧法醫對彭加木乾屍DNA的鑒定:頭部有三處鈍器傷痕;四肢有十一處銳器傷痕;胸、腹、背等部位有二十七處銳器傷痕……因此鄧法醫的結論是被集體他殺。

既然滿身傷痕是集體他殺,那麼在曠無人煙的羅布泊沙漠里,兇手當然是考察隊的十個隊員們無疑了。

那麼為何隊員們要集體殺害自己的隊長呢?

根據鄧法醫的記錄:彭加木生前患有兩種癌症,體質虛弱,性格暴躁,脾氣固執,跟隊員們的情緒非常對立,在嚴重缺水和食品的情況下,隊員們提出向軍方求救,用直升飛機運水,彭加木卻以直升飛機運水太貴,運一次水要花費國家好幾萬元為由,要求隊員自力更生,就近找水,隊員在附近鑿了一米多深的水井,根本不見水氣。在此陷入絕境的情境下,彭加木和全體隊員鬧翻了。隊員們一致認為,你患了絕症,活不下去,可我們還要求生,絕不跟你隨往死路上去,於是就發生了和美國電影《東方列車謀殺案》情節一樣的故事。

彭加木充其量只是個極左思潮的受害者,本文出於對死者的尊重,對他的私德不作任何評判,而只對極左環境下人性的扭曲,作悲憫和反思。

彭加木(圖:維基百科)

誰說中華民族的脊樑被打斷了誰說沒有一個是男兒?

我敢說這十個考察隊員,就是中華民族傑出的男兒,他們敢作敢當,尤其是在三十五年漫長的心理煎熬中,他們守信踐約,沒有相互推諉,更沒有私下告密,推卸罪責。

當全體隊員被困沙漠中,在缺水,缺食品的境況下,而患了癌症的彭加木,卻思維極左,行為乖張,執意拒絕外援,明知找不到水,還逼著大家向沙漠深處冒死,在這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是誰第一個振臂一呼,舉刀殺了他,然後大家一哄而上,共捅了他二十一刀。二十一刀,可見大家對他有多仇恨。

為寫此文,昨晚在網上查閱資料到深夜,天亮時做了個夢,夢見豬八戒帶了一群蠢豬在乾涸的沙漠里轉悠,眼看水沒有了,食品也沒有了,境況十分危急,但群豬不知道,還在聽豬八戒哼哼卿卿忽悠……我迷糊中一個念頭,這和當年彭加木帶領科考隊在羅布泊的境遇多相似啊——
忽然尿急,夢醒了,至於後來夢中有否哪頭先知先覺豬,敢于振臂一呼宰了豬八戒,我就不知道了。

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八日於食薇齋南窗

作者:王亞法

展開評論
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