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實時了解澳洲最新動態,點擊下方按鈕,再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

【人在澳洲】五千里路風霜雪雨

那年前往加州探親,女兒說夏季將至,不必拿太多冬衣,可免行李過重;言之有理的建議當然服從啦!何況外出旅遊,最怕攜帶太多東西。因此除了一件外套,還隨手選了幾件短衫,輕裝啟程。

作者:心水

那年前往加州探親,女兒說夏季將至,不必拿太多冬衣,可免行李過重;言之有理的建議當然服從啦!何況外出旅遊,最怕攜帶太多東西。因此除了一件外套,還隨手選了幾件短衫,輕裝啟程。

到達舊金山後,才知寒意抖峭,根本不似女兒所講炎夏將至?在美國教學的長女美詩難得與父母團聚,踫巧是暑假,母子相陪、為遠來的雙親報名,參加黃石國家公園及大峽谷七日游。

五月廿八日先參觀了加州沙加緬度州議會大廈,陽光彷似久病初癒者,軟弱無力,照在身上根本不溫暖?心想那會像初夏?應該是春寒氣候才對。

離開州議會,車行未久便駛入了內華達州,經過小賭城雷諾(Reno)後,就橫穿廣袤荒涼的大片沙漠,美國的沙漠不像印象中全是黃沙堆積,都長著不高的野生植物。除了畢直的公路、天地寂寥陰霾,若單獨駕駛,必感驚慌、孤寂和恐懼。夜宿小鎮愛可市(Elko)。

翌晨微曦時趕路,居然陣風陣雨,橫吹直掃,真難為了司機Peter呢。偶而還飄起雪花,將車頭玻璃弄到白茫茫,害胡導遊忙著用巾拚命抹擦,能見度始終不清,大家心情低落,都在為行車安全擔心。

在愛達華州境內蛇河峽谷休息,河面橫跨鐵橋上、經常有愛好跳降落傘的年青人,站在橋墩上往下躍;極目遠眺果見橋墩處人影幢幢。先後躍下者、將近河面上空、千鈞一髮時降落傘才打開,讓大家歡呼鼓掌。真是玩命,比「笨豬跳」更險象環生。

午後到了懷俄明州牛仔鎮傑克森市(Jacson)、大家爭著在鹿角公園拍照、自然不放過遊逛滿街的禮品店。商戶鋪前皆掛著星條國旗,原來是「亡兵日」、也稱「國殤日」假期。橫街擺放各式銅塑,亦都成為觀光客相機按快門的背景;其中一位是大文豪馬克吐溫,團友中看來只有我肯與「他」合影了。

小休後繼續趕路、幾經顛簸、午後五時才在風雪中駛進黃石公園西門。車外四週陰沉沉,偶見雪雨里落單長毛水牛孤獨徘徊,麋鹿和其牠動物都不見蹤影。

景點冷清到只有我們這團人,看冒煙的版畫彩池,大家踏雪小心移動腳步。對那些來自熱帶地區的團友,生平初遇白茫茫雪花,真箇大喜過望,人人冒寒迎著飄雪拍照。

黃昏已臨,風雪吹掃寒氣侵襲,近七時半才到了山腳小市鎮,終於親嚐了饑寒交迫的滋味。大家冒雪各自購買速食快餐,人人被雪雨突襲到滿臉滿身都濕淋淋,狼狽萬分返回酒店、匆匆祭拜五臟廟、療飢果腹。

翌晨摸黑再進公園、前往觀賞瀑布,泥濘路面均被雪堆阻檔;有經驗的導遊要大家盡量踩在初降的雪花上,而不能踏到結冰已久硬度高的冰地,才可避免滑倒。

果然如此、新雪才降,腳步踩上去無聲無息,雪堆被踏即呈凹形,半點不覺滑。牽著老伴婉冰的手,相扶持向前移、幾分鐘後終於到了山崖上。遠眺那匹白布似的水流從高峰奔騰衝下,水聲震耳,雄偉壯觀。四周冷氣襲人,太太病後初癒,不宜逗留太久,便匆匆趕回巴士上。

午餐在公園內一家豪華酒店餐廳享用。啟程前、女兒的朋友譚博士一家宴客,他前後三次游黃石公園,告知有機會可品嚐獨特野味,是別處所無。趕快在餐單上尋找,居然有一式用長毛水牛:Bison、麋鹿Elk 及 Antelope 鹿等三類肉碎烹調的西餐,只售十三美元。女侍笑說她還沒享用過,要我告知品嚐後味道?

唯有胡導遊與我不約而同點用此道佳餚,回程時讓團友們羨慕不已。兩類鹿肉難分高下,長毛水牛卻肉質鮮美,比袋鼠、馬肉和鯨魚強多了。

餐後參觀冰封多時的黃石湖,而重點是「老忠實噴泉」,這個神奇噴泉、幾萬年來每隔92分鐘必定準時噴發一次,成為觀光熱門賣點。水柱射出七、八公尺高才散落,前後不到半分鐘,竟吸引了幾百位遊客在風雪中恭候。

因雪封路、下山迷途,幸而多花了近半小時,才趕到愛德華州愛德華瀑布(Idaho Fall) 市過夜。

第四天前往鹽湖城途中,不知不覺竟已從苦寒深冬跨過了春天、剎那進入夏季了。大家紛紛將多餘的外套解除,心情也因普照的陽光而開朗。是日參觀了力拓公司(Rio Tinto)世界最大的賓漢銅礦、午後到摩門教總壇及聖殿廣場。

翌日到了布萊斯石林(Bryce Canyon),在奇形怪狀的天然石陣中,嶙峋石峰雄偉,懸崖峭壁在寂寞無聲天地間挺立;在眾人驚嘆造化神奇的議論中,想起前年在雲南土林觀訪,與此景異中有同,皆為地殼變動所成。

車過了錫安聖谷公園令人屏息的巨大沙岩,黃昏抵達了拉斯維加斯這座紙醉金迷的賭城;女兒帶路,與幾位香港來的團友們一齊前往享用海鮮自助餐,大快朵頤。

第六天行程已近尾聲,先去胡佛水霸觀訪。再往大峽谷、分開南峽與西峽。西峽離賭城近,可在目的地逗留四小時、但要多花69元門票。免費游南峽、往返乘車要八小時、路遠只能逗留一小時左右。團友多選西峽,主要想走上「懸於高空玻璃廊橋」試試膽量。

是夕、「拉斯維加斯華文作協」會長、「世界華文作家交流協會」副秘書長、美國核子醫學專家尹浩鏐博士(筆名尹華)賢伉儷、專車到酒店接待,盛情款待,餐宴後往訪其四千餘呎豪宅,傾談至深宵始依依惜別。

翌晨離開賭城打道回程、車過內華達州全美最大沙漠 Mojave Desert,映眼全是「鬼樹」、英文學名: Joshua Tree,粗生野植物、當地印地安人食其果。這片沙漠中還是美國核武器試驗場,和極度機密的「51號」外星人研究中心。

黃昏回到舊金山,七日游盡興而歸;一週內乘車賓士五千公里路,到過七個州、經風霜雪雨吹襲,從寒冬轉入盛夏,如此經歷實在難忘啊。

二零二零年五月深秋修訂於墨爾本。

travel 旅行
那年前往加州探親,女兒說夏季將至,不必拿太多冬衣,可免行李過重;言之有理的建議當然服從啦!何況外出旅遊,最怕攜帶太多東西。因此除了一件外套,還隨手選了幾件短衫,輕裝啟程。(圖片來源:pxfuel)
展開評論
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