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产 • 投资 - 澳洲财经 - 深度解析 | 澳元还会跌吗?澳元在2017年究竟经历了什么?

深度解析 | 澳元还会跌吗?澳元在2017年究竟经历了什么?

回顾2017年,澳元兑美元汇率波动基本在0.75-0.78区间内徘徊,今年澳元走势受到什么主要因素影响?

伴随2017年结束,S&P/ASX 200指数以近7%的年增幅拉下帷幕,澳大利亚本土股票投资市场今年充满惊喜。

但反观外汇市场,澳元兑美元汇率波动影响远未达到以往水平,澳元兑美元汇率基本在0.75-0.78区间范围内徘徊,并无较大起伏。

过去一年澳元汇率波动主要受哪些因素影响,笔者带大家逐一回顾。由于篇幅限制,本文涉及的澳元汇率全部基于美元,澳元兑人民币汇率波动在此不作讨论。

澳元兑美元汇率:经济复苏背后不稳定因素同在

今年上半年以来,澳大利亚经济基本面逐渐释放积极的好转信号。

澳大利亚国民生产总值GDP在过去105个季度来没有出现经济衰退(这里的经济衰退是指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衰退),创下世界记录。

从统计局数据来看,今年头三个季度GDP增长均在1%以下,其中数第二季度表现最佳,环比增长0.9%。第二季度经济数据的乐观表现主要得益于出口贡献:商品及服务出口扭转负增长状态,季度上涨2.7%。

大宗商品价格短期提振极大地改善澳大利亚出口状况,净出口对澳大利亚GDP贡献率高达0.3%。贸易帐盈余重新恢复至较高水平,再加上铁矿石价格反弹以及美元走弱,澳元在今年7月份一度突破0.8高位。

澳大利亚季调后GDP增速变化 

同时,就业环境也明显回暖。

11月就业数据显示,季调后就业人数增长6.16万人,远超预期1.8万人增加。全职就业人口新增4.19万人,失业率为5.4%,与市场预测持平,达到2013年2月以来最低水平。

强劲的就业数据曾一度推动澳元兑美元小幅上涨。但同时,薪资增长速度仍处于疲软状态,今年前三个季度工资增长停留在1.9%低位,仅第四季度稍微略涨0.1%。工资增长缓慢,无可避免地降低家庭的可支配收入,进而使整个零售消费环境依然陷在间歇性浮动下滑状态中。

澳大利亚季调后就业人数变动和失业率变化 

经济复苏绿芽出现的背后依然是重重不稳定因素,并不牢固的基本面无法支撑汇率突破一个新的高度。

事实上,今年一季度GDP增速已经降到了自08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增速点,GDP季度公布值均低于市场预测值。同时,经济增长的持久性也受到质疑。澳大利亚第三季度GDP增长并未能延续二季度的上扬趋势,仅录得0.6%的季率。

10月份贸易帐盈余也仅录得1.05亿澳元,和预期的14亿澳元盈余以及17.45亿澳元盈余前值都相差甚大。出口月率的负增长,对倚重外贸出口的澳大利亚经济来说无疑产生直接负面影响,澳元兑美元在10月曾短线暴跌至0.7543。

 

澳联储不“跟风”,政策偏“鸽派”

2017全球央行加息潮,澳联储是为数不多几个没有跟紧潮流的央行之一。尽管此前连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都开始敦促澳大利亚开始加息活动,但澳联储利率决议一直按兵不动,现金利率已经连续第16个月维持在1.5%低位不变。

即便澳联储一再肯定澳大利亚经济明显回暖、就业市场也保持乐观,但低利率环境下通胀率却仍然低于2%-3%目标利率。

与此同时,薪资仅以2%年增速上涨,第三季度家庭消费也仅上升0.1%。家庭收入增长持续疲软已经成为“加息”政策的“致命伤”。

房地产市场脚步今年有所放缓,但悉尼和墨尔本等主要首府城市房价仍然被高估。若澳联储贸然激进加息,就意味着房价随时有下跌的风险,对一众背负高额房贷的房地产投资者来说,无疑带来巨大冲击。显然,加息在2017年澳大利亚经济局势来说并非一个明智决定。从澳联储主席多次公开讲话以及利率决议中也能看出澳联储政策偏鸽,有意打压澳元升值

 

“川普热潮”后美元汇率回吐

美元作为挂钩货币也在相当意义上影响着澳元汇率的动向。

2017年开年美元指数一度升至14年高位(103.28),但随后指数一直呈现下行趋势,全年下跌近10%,不禁让市场开始担忧美元的强势地位是否就此终结。

按以往经验来看,美联储的每次加息周期往往会带动美元指数走强,然而今年,美联储在3月、6月和12月分别加息25个基点,美元汇率不升反降,实在有所反常。

大多投行解读为美联储的加息决议不如市场预期鹰派,即便GDP增速预期上调,但通胀预期却维持不变。

美元指数变动

“川普”的政策不确定性依旧是围绕今年美元黯淡的主旋律。一反于川普上台初期承诺的一场信誓旦旦“改革热潮”,2017年年初,最受市场关注的税改和基建政策全面受阻,几乎毫无落地消息。

美元指数基本回吐川普效应累积涨幅,跌破去年11月份水平。受此影响,美元兑包括澳元在内的16种主要货币年初都下跌至少3%,和澳元兑美元第一季度上涨基本吻合。

与铁矿石价格共荣辱

作为典型的商品货币,主要大宗商品的价格走势与澳元汇率过去一年变动也密切相关。铁矿石价格在2016年年初曾跌破35美元/吨,但随后受到下游钢价暴涨传导,年内强劲反弹,一度将要冲破65美元/吨。因此在2017年初时,外界市场一致认为铁矿石价格已处于高位,随时有大幅下调趋势。

铁矿石价格变动 

过去12个月,铁矿石价格的确有所调整,但整体仍能围绕在50-75美元/每吨价格区间内上下波动。两波价格下行分别出现在3月份和9月份,外力导致的供需失衡是主要原因。

第一季度是传统的矿山供应淡季,但在年初铁矿石高位价格的刺激下,矿山发运量持续处于高位,致使中国国内45个铁矿石库存堆积过多,进口铁矿石供大于求。同时在3月份,李克强总理宣布中国年内将减少5000万吨钢产量,并且到2020年,钢产量将进一步缩减1.5亿吨。

中国的政策导向直接干预到钢材需求,进而反射到铁矿石需求上,铁矿石价格大跌超过30%,许多小型矿山直接宣布停产。

铁矿石价格随后在6、7月份有所回温,但适逢十九大召开再加上中国秋冬大气污染治理,中国北方28座城市钢厂被要求逐步限产停产。中国钢材产量在整个冬季供暖期减产3000万吨,相当于4800万吨进口铁矿石需求被削弱,铁矿石价格再次受到承压。

瑞银分析师Joakim Tiberg曾表示,当铁矿石达到65美元/吨时,澳元汇率将可达到0.78。若铁矿石价格能够升至80美元/吨,澳元则可能升至0.85;若铁矿石价格跌至50美元/吨,澳元则将跌至0.70以下。

对照澳元汇率和铁矿石价格走势图,不难发现,两次汇率下行波动正好与铁矿石价格下滑发生时间基本一致,由于中国是澳大利亚铁矿石主要进口国,澳大利亚进出口贸易对中国依赖性较强,基本面支撑下的澳元汇率回撤无法与铁矿石价格下跌相抵,大宗商品对汇率影响比想象要大。

 

2018澳元展望

笔者认为,澳元兑美元未来一年内走势依然还是回归到澳洲经济、利率政策以及大宗商品价格上。当然,美联储声称年内的4次潜在加息对美元指数会有强大推动作用。

 

作者:Iris Lin 林嘉尧

澳财网金融分析师

iris.l@bmyg.com.au

Check Also

澳元升值势头强劲 直逼80美分关口

由于美元疲软,澳元持续飙升,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