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实时了解澳洲最新动态,点击下方按钮,再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

北京正在“耍心机” 澳大利亚该如何应对?

Varghese说,澳大利亚与中国关系的“蜜月期”已经结束。他在一次商业演讲中表示,“未来前景看起来更加复杂,更加糟糕”。
澳洲新闻

中国对澳大利亚的煤炭进口限制和大麦进口的“反倾销”调查,是正常的贸易规则,还是北京利用600亿澳元的出口贸易在故意对澳洲施加经济惩罚?

据悉尼晨锋报报道,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大麦出口市场。 2017年,澳大利亚三分之二的产量——648万吨、价值15亿澳元,运往了中国。中国在啤酒中使用澳大利亚大麦,也是牲畜饲料中玉米的替代品。在美国副总统彭斯承诺与澳大利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合作扩大巴布亚新几内亚在马努斯岛上的海军基地后,中国突然宣布了这一消息。

最可能的解释是,北京对堪培拉在南太平洋布署战略事业感到愤怒,对此进行经济报复。堪培拉立即向北京提出了干涉澳大利亚国内政治和干涉区域自卫政策的抗议。

前外贸部长、现昆士兰大学校长Peter Varghese称:“两国间关系进入冷冻期及解冻让我们看清了北京的策略。” 虽然尚无法确定当前的情况,但Peter Varghese非常怀疑,他说,这不是偶然事件,是中国共产党在耍花招。 “他们永远不会明说,他们是在发出信号,还是只是常规的贸易制裁。”Varghese说。

“就个人而言,我认为他们是试图向澳大利亚发出警告信号。这是他们战略的一部分——他们让你猜测,你做过的什么事情让他们不高兴了。 这用的是文化大革命中同样的迫害手段——自我批评。他们等着你自己说出来。一旦你想出什么事可能让他们不高兴了,你会想自己怎么去解决。”

贸易部长Simon Birmingham表示,中国的煤炭和大麦出口禁令是毫无依据的。“这里有一定的策略因素。中国施加影响力和控制的整个模式是让你先对他们让步,以换取他们不会侵犯你或做出什么苛刻的事情。”按照这一逻辑,北京只是单纯改变进口政策还是对澳大利亚施加政治压力并不重要,因为效果是一样的。

北京经常利用贸易手段来惩罚那些令它不满的国家。比如暂停向日本出口稀土,通过削减购买“K-pop”音乐来惩罚韩国,减少鲑鱼的进口来惩罚挪威等等,现在对澳洲采用的是同样的做法。

Varghese认为,北京用不确定性,不断制裁的可能性,来训练澳大利亚对它的恐惧,并在寻求取悦它的过程中学会预测北京的愤怒。“最终会让各国主动问自己这个问题:’我下一步的做法会惹恼北京吗?那么我最好不要这样做。”瓦格塞说。

接下来的问题是我们如何应对?澳大利亚对中国的收入依赖超过其他任何发达国家。根据澳大利亚官方统计数据,上个财政年度,对中国的出口收入占澳大利亚总出口收入的30.6%,价值1230亿澳元,是澳大利亚第二大出口市场日本的两倍多。

Varghese对这个难题的思考方案,一个是国家方法。另一个是针对个别行业。

在国家层面,他说“如何更好地分散风险?如何减少对中国的依赖?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应该更重视印度。印度是澳大利亚的一个重要的市场,它增加了我们的复原力。” Varghese去年撰写了一篇重要报告,关于如何更好地利用快速增长的印度经济。政府和反对党都承诺采纳其主要建议。

在行业层面,Varghese认为大学部门应该改善对中国风险的管理。澳大利亚大学不应将每年赚取的数十亿澳元的中国学费都花掉,而应将一定百分比的利润用于长期投资基金,作为形势变化的抵御能力基金。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