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人在澳洲】夕阳移民的苦辣酸甜——服饰篇

我也来了个华丽转身!
人在澳洲

最小的孙女在The MacRobertson Girls’ High School毕业时,同学们商定最后一次聚会还穿校服,但要按照自己的想法修改校服。孩子们想法多好,含意应是对中学生活画上一个句号,对未来生活开启一个冒号。孙女把修改的任务交给了我,当然也把她的设想告诉了我。

接到这个任务我很高兴,也很重视,但没按照她的要求,自作主张的把原来的翻领去掉改成圆领,找出自己的白毛裘皮镶在上面。知道还不够时尚,拆开肩缝,开了一个椭圆形的大孔,心想孙女一定喜欢,心里美滋滋的。谁知孙女一看直摇头,说领口太小,又镶着毛皮,不合适。她果断地拿起剪子,从肩部开始接着胸部后背剪了一个大窟窿,又将衣服一截为二,看得我心惊肉跳。孙女还扬言要自己动手,但当时正是紧张复习迎考的阶段,怎能让她分心花时?我又一次认真地听取她的意见,按照她的设计,在她剪的大窟窿上细细地装上松紧带。哈!原来大得全身都能穿过的领口变成了漂亮的裹着肩部的一字领!后背、前胸裸露得恰到好处。再放出裙下的宽贴边,将下部做成一条A字裙,一件校服连衣裙就变成了一身小洋装。孙女去买来花边点缀在上面,校服完美蜕变为漂亮时装。孙女穿上果然瞬间晋级,亮丽异常。她高兴得马上拍照传给朋友。我当然比她还高兴,不只是为了这件衣服,更是为孙女的成熟、果断。我只是小修小改,她是改朝换代。真是一代胜过一代呀!

我又想起在服饰上与孙女最大的一次冲突。那是在前几年,她提出要去打耳洞,一个中学生怎么可以戴耳环?孙女说学校同意的,只要不是有坠的,而且好多同学都打了。而这在中国是绝不可能的。我觉得匪夷所思,一个中学生怎么可以有这样的装饰。她父母也不赞同,但阻止不了执拗的她。从此孙女耳朵上就多了个耳钉。另外几个孙女不甘落后,马上紧跟。回想刚来墨尔本时,看到有人手上带着几只戒指,腕部套上几个手环,颈上项链,画着眉毛,涂着口红,还有在身上纹图案,在鼻子上挂着小环,总觉得怪异得无法接受。如今自己的孙女都会点脂抹粉了,上了大学后也开始注意自己的服饰,学着装扮自己,偶而会给头发上点色,给指甲涂点彩,参加正式派对时还会穿上坦领、细腰、大裙摆的礼服,踩着细细高高的高跟鞋,戴上首饰,化好妆,从头到脚“全副武装”出门。看着孙女的这些打扮,我也慢慢从不习惯到习惯,从不喜欢到喜欢,直至欣赏羡慕。

我觉得领口是中西式服装区别最大的地方。中国人比较含蓄,不会坦胸露背。记得我刚到墨尔本时,买衣服也常常是因为领口太大,只能忍痛割爱。有时买回家还要动动手,从肩部缝掉一点,让领子变小。以前看到那些坦胸露肩露脐的服装,还有超短裙,热裤这类前卫的衣服,很不以为然,总觉得有失风化。这里的女式服装,随意性也比较大,披着挂着的,心想没有钮扣,怎么给前胸足够的保暖。这些观点就成了我在这里选购衣服的难点,因此,每次回国总要不怕辛苦,包里装、箱里放地带衣服来,始终认为衣服还是中国的合适。

回想自己是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出生的人,由于技术落后,品种缺乏,材料单一……不!最主要是观念的落后。那时的衣服,品种式样几乎老少一律,男女类同。男的是衬杉、西裤、中山装;女的是衬衫、长裤、两用衫,夏天穿上一条裙子已经是足够美了,区别仅仅在新旧和颜色上。至于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讲到穿衣打扮就是资产阶级生活作风。裤管窄了几分,宽了一寸,头发卷了点,领口大了些,裙子短了点,都会被说成是奇装异服,流氓作风。轻则批评教育,重则上纲上线,挨批受斗,更不要说化妆戴首饰了。由于职业限制,我更不敢越雷池一步,颜色也就白、灰、蓝为主,年纪大了更是只选黑色。精心购买的饰品,也只能藏在抽屉里,偶而拿出来欣赏欣赏。曾记得来墨尔本上英语课时,老师要每个学员说出自己喜欢的颜色,我毫不犹豫地说“黑色”。老师回应的不是“good”,“nice”,而是两手一摊,摇摇头,给了一个“惊讶”的表情。是呀,我被禁锢封锁得太久了。

在这儿居住时间长了的我,慢慢适应了这儿的服饰环境,观念有了很大的改变,觉得穿衣打扮是个人的私事,审美观点人人不同。随着时代的发展,服饰不再只是为了御寒遮体,它更是外在美的包装与再造。谁会喜欢一个邋遢肮脏的人?更别说信任和尊重了。而且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国家,自然环境不同,文化底蕴有异,发酵孳生出的服饰当然不一样。日本有和服,印度有沙丽,俄国的布拉吉,英国的苏格兰短裙……而且随着时代的发展,服饰也在不断变化。像中国的传统女装旗袍,小小的立领,紧紧苗条的造型,已不适应现代女性日常穿着了。有了这种观念,再看这里的服饰,觉得一切都很顺眼。这里的人比较开放,善于敢于表现自己;这里的气候又是“全年无四季,一天有冬夏。晴雨一瞬间,气温如波浪”。更觉得领口大,不但凉快,而且穿着整个人都显得有精神,气质高贵,何况觉得冷就加条围巾、丝巾,甚至项练都可以。衣服随意点,穿脱都方便。披着挂着的像披肩,热了松开点,退下点。冷了拎上点,包紧点,随意调整,又美观又休闲。

爱美那是人的天性,谁不希望自己得体、精致、有魅力、有风采。我开始留意这里的服饰市场。那玲琅满目、美不胜数的商品让你目不暇接。只是价格昂贵,一个澳元抵五元人民币。折算下来,舍不得买。不买就看吧!看着这些色彩鲜艳、设计新型的服饰也是一种享受。我赞美那些服装设计师、饰品设计师的奇思妙想。款式的多样,材质的新颖,再加上制作之精良,使市场一片繁华。真是新的时代,新的一代,新的需要,服饰市场的车轮就这样飞速地滚滚向前。我更发现网上、报纸上、市场里经常有打折的商品,有的低至二、三折。这些商品有的是过了季节,有的是尾货,还有是断码的。我一直因为自己身材矮小,在这里买不到合适的尺码而苦恼。断码中常有小尺寸,而且打折以后就不那么昂贵了,太好了!收古董的人喜欢“捡漏”,我也来个“捡漏”。哈哈!原来这里也有适合我购买的服饰。

我很庆幸,晚年来到这个可以完全释放自我的地方。知道自己已经是日落黄昏的年纪了,不抓紧时间好好美一下,更待何时?想想如今的我,家庭的责任、社会的义务都已尽到,终于可以放下肩上的担子,好好的打扮自己。我更认为,穿衣打扮也是一种境界,是一门学问,需要自己修炼。有想法,就有行动!现在的我衣服的色彩丰富了,红里呈紫,绿中显青的……灰中有黑的是我的首选;衣服的式样也多了,连衣裙、风衣、大衣、披风……只要适合自己就大胆穿,还戴上了饰品,赏试着与服装搭配。每次出门前照照镜,整整衣,唇上浅浅地涂点红,发上轻轻地抹点油,信心百倍地走出去!我也来了个华丽转身!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