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培养幸福人才 拒绝“批量制造” —— JAC Chadstone教育学院校长梁老师专访

“你若盛开,蝴蝶自来。”

教育,赋予孩子应对这个变化世界的基本技能和心理素质。“我希望从这个学校走出去的学生能成为积极乐观向上的人,找到自己的闪光点,并将这个点发挥到极致,去做真正有热情为之奋斗一生的事情。” 当JAC的梁老师(Olivia Liang)说起这番话时,她明亮的眼神中闪烁着憧憬,也许,帮助孩子们成才也正是她自己愿意攀登一生的高峰。

梁博士近照

梁老师是JAC Chadstone教育学院的校长,这所学校是墨尔本华人社区一所倍受欢迎的课后辅导学校,包括1 -12 年级强化辅导,私校奖学金、公校精英班、精英公校备考辅导和VCE课程辅导。梁老师看上去书卷气十足,秀气的脸庞带着一抹温和的微笑。教育似乎是她今生注定的缘分,她从2008年登陆澳洲的时候就开始接触中小学教育培训,在La Trobe大学读博期间,读的是教育心理学,研究课题是“六年级学生继续在七年级学习第二语言的信念、动机和行为”。这项研究解释了家庭的参与、孩子的心理变化与学习行为之间的关联,不仅仅针对语言的习得,对于其它知识的习得,也是颇有借鉴。

这个博士学位对梁老师来说得之不易,不仅是知识,更是人生历练——她总共花了8年时间来完成,期间她换了研究课题,又生了两个孩子,深刻的体会到了各种辛苦。“最难过的时候是,我怀着老二,5天Full-time工作,两天在大学教书,半夜还要爬起来分析我的博士论文,还要备课,基本上没有太多睡眠的时间。”然而,她就是靠着一定要坚持下去的信念完成了论文,也在自己人生的考验中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现在回想以来,那真的是人生中一段无法重来的经历。如果你咬牙坚持下来了,困难就变成了金子般的宝贵经验。放弃是很容易的,而坚持是最难的。”

就这样,梁老师一直在教育领域耕耘不辍,4年前接手了现在这所学校。她真心热爱教育,享受与孩子之间的互动。每当孩子们考上奖学金或心仪的学校,她比孩子们还要开心。有一次一名学生考到了墨尔本文法学校80%的奖学金,她高兴得跳了起来,“哇!太棒了!”而对面的学生和家长反倒一脸淡定。

澳洲式教育vs 中国式教育

好多中国父母把孩子送到澳洲学习,且先不谈论学费与生活费,那么在澳洲的教育体制下,到底怎样才能达到最好的学习效果呢?

梁老师说,“澳洲学业压力相对来说要小很多,但家长不能无底线放松对孩子的要求,即使没有太多竞争,也要在自己能力所及范围内,做到最好。”

“其实考试只是一个契机,相当于打靶射击时,叩动扳机的一刹那;而之前,却要做好准备工作:靶子(目标)有没有明确,子弹有没有上膛,准心有没有校正等等。只有万事具备了,子弹才能百发百中。同样,孩子在备考奖学金过程中会受益很多,比如写作水平会有大幅度的提高,数学能力会比同龄学生超前很多,建立良好的学习习惯和逐步养成独立学习的能力,等等。这些提高会对他们将来的学习影响深远。”

与中国相比,澳洲的教育环境更开放、更多元,学生不是只有学业这一条路可以走,可以多方面自由发展。如果想发展音乐,可以去艺术学院,在音乐方面发展到极致;想发展体育,也有途径和平台。但古人说,“书山有路勤为径”,学习是不容易的,无论你学什么,想要达到更高的目标都要经过艰苦的、枯燥的训练。

梁老师说,在这个学校创办十几年历史中,她通过观察学生们的成长轨迹,发现成才的孩子有一个共同特征:自律。他们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想要把事情做得出色,对自己的道路有一个清晰的认识。不管学什么、做什么,对自己做事甚至做人,都有一个很高的规范和标准要求。

因材施教

一位教育学家说过,“衡量一个学校是不是有好的教育理念,不是看它培养出多少杰出的人才,而是看它是否重视每一位学生。”

在中国的学校,人们经常听到“因材施教”这个词,但在中国这只是一个理想。而在澳洲的学校,“因材施教”的教育理念正被付诸实施。

在资源充足的学校尤其是私校,老师会在7年级第一天“开放日”的时候把学生分成不同的组。“一位来自一所墨尔本著名女子私校的学生家长说,梁老师你知道吗,孩子第一天去学校就做了4个小时的考试!而这考试是为了给她们分班的,数学分不同的组,英文分不同的组,其它的科目再分组。”学校给不同的孩子不同的素材,不同的内容,不同的课程以符合他们不同的学习需求和认知水平。现在墨尔本大部分私校都尽量做到因材施教;公校中也分为精英学校和精英班,目的就是给优秀的孩子更广阔的平台和知识。

墨尔本大学一位教授曾做过一个长期的跟踪研究。研究发现,小学时,高中低三个层次的学生,在进入中学7年级后,如果还使用同样的教材,好学生就落到中等了,下面的学生也会慢慢赶上来,学生的能力就很难再有区分了。梁老师总结说:“澳洲社会是一个良性竞争的环境。我们的教育宗旨是:让好的孩子更好,被发现,让他们保持领先、一路领跑;让中等的孩子奋发向上,在现有基础上更好的发挥能力;稍微弱一点的孩子快点赶上来,发现自己独特的闪光点,按照自己的兴趣点发展下去。”

家有少年初长成

孩子进入青春期后,生理上荷尔蒙分泌过剩,精力也过剩,家长们普遍反映很难管教,“熊孩子叛逆得狗都嫌”,这在9年级的学生身上比较明显。对此很多私校都不约而同的制定独特的解决方案。

比如,有一所女子私校就把9年级的女生带到山上住一年,锻炼她们吃苦耐劳、团队合作、以及独立生存的能力。整个课程安排的非常丰富,除了学习外,学生们还要骑马、游泳、钓鱼、冥想、几天的负重徒步行走。梁老师发现,当这些女生经过一年训练,从山上下来后,每个人看起来都变成了很健康、很独立的个体,心智成熟得也非常快。她们会很笃定未来要走哪个方向,怎么走。一所赫赫有名的老牌私校也有类似的课程,英国查尔斯王子也曾读过这个课程。这些男生在山上住满一年后,看上去更加彬彬有礼,更加珍惜眼前的学习机会,表现出尊重知识、尊重老师以及同学的优良品质。

梁老师建议说,家有青春期的孩子,家长可能要少说、多做,默默陪伴他们。多组织一些家庭活动,带他们出去远足,劳其筋骨、累其体肤,把他们过剩的精力正面的疏导出去之后,面对的就是一个很健康、放松的孩子。

这些年,梁老师虽然没有冲到第一线去教学,但是她经常跟第一线的老师共同商量教学内容和大纲。目前她正在审阅书目、更新材料,因为澳洲的高考大纲每四年一变,她要确保所有的材料都是最新的,跟考试接轨。

“我们要立足教学质量,包括老师的质量、书本的质量,以及把知识有效传播的质量。”

梁老师希望,所有来参加辅导的学生都能有所收获,无论是知识方面,还是情商、学习动机,甚至怎样自我完善。在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学习只是一件事情。心智上怎样成熟,怎样在高压下调整自己,跌倒了怎么爬起来,这都是生活的考验。帮助学生获得必要的技能和心理素质来应对这些考验才是教育的终极目标,也是梁老师想要实践的教育理念。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