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人在澳洲】值得焚香阅读的一本画册

人在澳洲

茶几上放的是女儿送我的新年礼物—美国地理杂志摄影记者,加拿大人保罗・尼克莱在南北极的摄影画册《Born To Ice 》。

画册用的是无光铜版纸,重量三公斤半,在意大利印刷,手工装订。 著名影星莱昂纳多作序。

莱昂纳多的演技高超被很多人熟知,做制片人也很有成就。最近几年他把许多精力投入到了环保事业当中,在这本画册的序言中,他这样说:我们每个人都面临选择:帮助地球疗伤,还是继续毁掉地球?这是迫在眉睫的现在,而不是将来的某天。

这个被国人称为小李子的演员,并不是仅仅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去要求别人,他自己从2015年成立了以自己为名的基金会,并陆续的投入了1.7亿人民币的资金用来保护环境和野生动物。在管理其它的投资时,也把保护环境的项目摆在了第一位。

这本画册,集保罗・尼克莱在北极、南极多年拍摄的照片精选,每一张都是许多摄影家们梦寐以求的震撼效果。昂贵的纸张、印刷和装订,和这些顶级的照片相得益彰。厚重的画册放到茶几上,自有一种凛然高贵的气度,古人阅读时要焚香沐浴,大约面对的就是这类好书。

翻拍几张粗略感受一下:

保罗四岁时随家人到了加拿大最北部的巴芬小岛,整个岛上只有二百多人。那里没有电视,没有手机,食物供应仅靠一年一次的船运。他的童年全在冰上、雪上度过,他热爱那里极端的天气和风景,学会了在极寒条件下生存的本领。这些都为他日后成为两极风光和冰上动物摄影师、生物学家奠定了基础。

在Ted论坛上的讲演中,他给大家显示了下边这样一张照片,并且调侃说,:“这就是我的办公室,希望大家能珍惜自己的办公场所。”当时保罗在水下已待了一个多小时,四肢麻木,毫无感觉,让他的同伴帮忙出水,却被错意为照相。我们可以从这张工作照看出他那些精彩照片的来自不易,潜水、生物学、水下摄影等等的综合知识缺一不可。

保罗的大半生是在北极生活度过,后来又上南极去了十五次。常年和北极熊、鲸鱼、企鹅、海象、海豹等极地动物打交道的过程,遇到了许多动人的故事,他自己认为和这些动物在冰上交往,远比在纽约街头人群里穿行自在。

Paul Nicklen

演讲中最为感人的一段是他与一只斑点海豹的故事。那段奇遇一直埋藏在他的心底,至今提起来,还是让这位壮汉和听众都不禁动容。

在南极海域上,保罗和一个熟知海豹习性的生物学家坐着橡皮艇海上考察,一只重一千多磅母海豹口衔着一只企鹅撞击他们的小艇。保罗很紧张,但还是在同伴的鼓励中下了水。

这只母海豹观察了他一会儿后,开始叼着企鹅照着他扔过来。反复几次后,保罗意识到这只母海豹是在喂他,在水下感动的一塌糊涂,对飘浮在自己周围的企鹅不知该怎么办。这时,母海豹意识到对面这个人没有本领吃活的企鹅,于是,她便送来一只死的企鹅。这样的一幕持续了四天,最后一天时,母海豹吐泡泡,摇摆跳舞,发出嘎嘎的动静,保罗以为海豹为自己不能吃企鹅而抓狂,失去了耐心。转回头来才发现,一只体型硕大的公海豹在他的身后,母海豹用这些动作吓退了那只公海豹。

企鹅很萌,招人喜欢,海豹吃企鹅招来人们的痛恨。保罗客观的指出,这只是食物链的循环而已,不能以人们的喜好来判定。多少年来,大自然就是这样沿着自身的平衡机制循环前行的。企鹅濒临的最大威胁不是海豹,而是冰的快速融化。在这一点上,企鹅、北极熊和许多的极地动物都一样,面临着环境变化带来的最大威胁。

作为一个把毕生精力都花在冰上的生物学家和摄影家,没有谁比他更能看的清楚温室效应对两极的影响。二十多年前,他们从来看不到死的北极熊,因为它们在食物链的顶端。近些年来,特别是近五年来,因为夏天缺少浮冰,北极熊找不到食物和休息的地方,到处都能看到一些瘦骨嶙峋的身影和尸体。我们不愿看到的惨景不幸正是现实。

为此,保罗和朋友一起,建立一个海洋遗产基金会(Sea Legacy)旨在保护我们海洋的生态,这本画册的所有收入都将投入这项工作。

身为热爱冰川和野生动物的平头百姓,我懂得保罗的忧虑。除了亲眼目睹一些冰川后退的实景,看着震撼人心的美丽冰川一条条的后退的痛心之外。还有亲历青岛和墨尔本这两个城市由避暑胜地正在向火炉转化的过程。显然,温室效应每个人都能感受到,而它正在毁掉地球上一处处美景,一样样物种,更不幸的是这些变化都是不可逆转的。

保罗在他的讲演中说了一句话:“冰之于海,相当于土壤之于花园。”这个比喻很浅显,想想却是异常沉重。如果两极的冰都慢慢融化,不仅这本美丽画册中所有的美景和动物将不复存在,整个大自然运转系统的坍塌后果将会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